返回杂志首页

应对斯里兰卡的困境

 

斯里兰卡一面仍在努力从两年前发生的海啸灾难中恢复过来,一面又深受解决无望的武装冲突的困扰。在这个国家,许多人境况堪忧。三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讲述了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如何应对各种需求。

 

运动各成员密切协调,联合行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斯里兰卡开展工作已有20多年,它与斯里兰卡红十字会密切合作,致力于帮助当地的居民。斯里兰卡政府与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以及其他试图在该岛国北部和东部实现自治的小型派别间的长期武装冲突影响着当地居民的生活。2004年12月26日发生的海啸导致大面积破坏及多人丧生,救灾行动汇集了各国红会和国际联合会提供的新援助,形成了本运动一次规模庞大的行动,其工作重点首先是救灾,然后是灾后的重建。

重建工作仍在继续。但最近武装冲突再起,停火协议支离破碎,对运动在斯里兰卡开展的工作再次构成挑战。在北部与东部地区,对行动范围的限制与行动中日益增加的安全顾虑迫使一些合作伙伴缩减或是暂停其重建和发展活动。这种情况已经引起对海啸受难者获得人道援助权利的关切。为给运动建立安全框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尽力给予运动其他成员适当的建议与指导,以在风险管理与行动的迫切性之间建立平衡。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增强其行动以应对冲突导致的日益增长的需求,并尽可能与斯里兰卡红十字会联合行动。局势的复杂性使运动内部的协调至关重要但同时也更为困难。在如此动荡不安的情况下,共同关注受难者并尊重运动的基本原则是取得行动成功的最佳途径。

迈克尔·迈尔斯(Michael Myers)
迈克尔·迈尔斯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斯里兰卡的行动代表

 


成千上万流离失所者生活在斯里兰卡东部拜蒂克洛(Batticaloa)地区的吉兰(Kiram)营地。
© DOMINIQUE SANTONI / ICRC

 


在吉兰营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斯里兰卡红十字会提供帐篷和基本的救灾物资。
© DOMINIQUE SANTONI / ICRC


重建家庭联系

因武装冲突或灾难而离散的家人,往往由于不知道亲人身在何处、境况如何而焦虑万分。疑虑与牵挂无时无刻不啮噬着他们:“我的姐妹还活着吗?我爸爸怎么样了?我得告诉他们我还活着。”在斯里兰卡,许多人都了解家人音讯全无以及无法与自己最亲近的人联系的滋味。海啸、武装冲突以及大规模迁移打乱了这个小岛上许多人正常的家庭生活。

斯里兰卡红十字会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斯里兰卡的主要合作伙伴,2005年下半年,它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及美国红十字会海啸恢复计划的资助下,开始了一项为期两年的能力建设项目,重启并加强其寻人服务。斯里兰卡红十字会行动部副部长苏雷恩·佩雷斯(Surein Pereis)称:“斯里兰卡红十字会致力于提供高效的寻人服务。为悲痛中的人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带给他们失散家人的消息。”在项目施行的第一年,暴力状况的升级使该国北部和东部成千上万的人流离失所,无法自由行动。这个国家的大片区域在长时间内无法通行。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普图库迪伊鲁普(Puthukkudiyiruppu)办事处主任丽贝卡·多德(Rebecca Dodd)回忆说:“原先每个周末,人们坐2个半小时的公共汽车就能探望亲属,但现在他们与亲属的联系完全被切断了。所有的家人都迫切地想知道亲人是否安全。”通过能力建设项目,斯里兰卡红会的志愿者们接受了基本寻人技巧的培训。

红会志愿者的主要任务是收集并传递有关家人紧急消息的信件。穆莱蒂武(Mullaitivu)地区寻人志愿者主管普拉塔吉尼·伯纳德(Prathajini Bernard)说,“斯里兰卡红会的强项就在于其志愿者。我们能以最快速度传递信件。在办事处下属分支工作的志愿者认识他们社区的成员和家庭,所以能轻而易举地确保信息的送达。”由于当前的武装冲突持续阻碍该国一些地区的家庭成员维持正常的联系,今天人们仍需要这些服务。

斯里兰卡红十字会新近加强的寻人服务是全球红十字与红新月网络的一部分,该网络致力于在常规通讯系统被破坏或瘫痪时,帮助因冲突或自然灾难而离散的家庭成员重建并维持其与国内外亲人的联系。这一服务所满足的需求是同食物、水、药品及住所一样的人类基本需求。

萨拉·布兰福德(Sara Blandford)
萨拉·布兰福德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科伦坡的寻人代表。

 


这个家庭的两个儿子在1990年的军事行动中失踪。© JON BJORGVINSON / ICRC


亲人命运未卜的痛苦

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亭可马里(Trincomalee)办事处得知又有一个渔民失踪时,我们知道必须尽快去他家提供帮助。我们第二天上午抵达了他家所在的村庄,一个叫皮恰玛(Pitchammah)的年青妇女接待了我们,她哭了一夜,两眼通红。全村人都来了,但我们要求他们离开,以便与皮恰玛私下谈谈失踪的事。皮恰玛给我们看一张他们结婚那天的照片,一个英俊的年青人站在她的旁边。她向我们描述了前一天丈夫维贾伊塞纳(Vijaysena)如何去了市场。有邻居看到他拎着买来的东西正往家走,但却未能回到家。他在一条仅有1公里长的路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皮恰玛同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任何必要的当局接触以确定她丈夫的下落。当天,我们就开始给军营、警察局以及泰米尔伊拉姆猛虎组织在这一地区的领导打电话。但各方的回答都是不知道。

在接下来的一周,我们再次来到该村庄,这里又发生了一起事故:有人被杀了。我们与遇害者的父母见了面,并讨论是否应该向有关当局报案。当我们要离开时,皮恰玛来找我们。尽管她长着一张圆脸,但看上去消瘦憔悴。她听到谣传说维贾伊塞纳在失踪那天被“某些不认识的人”在市场附近逮捕并带到警局。这条新消息增加了我们找到他的机会。我们找到那个目击者,她说当天她确实在这个村里,看到一辆卡车经过,卡车中有一个脸上蒙着布的人。她当时认为这个人是被捕了。但与一个路人谈论后,她觉得那个人可能只是用那块布蒙着脸,防止尘土。尽管该目击者认为她看到的人并不是维贾伊塞纳,但她的说法被口口相传,添油加醋,直到被皮恰玛听到。

我们只能告诉皮恰玛我们的调查结果,包括查访拘留场所、致有关各方的电话、信件以及与他们的会见等。我们所有的努力最终都毫无结果。有关维贾伊塞纳命运与下落的寻人请求将被提交给上一级,希望这样能发现一些新线索。同时,无论皮恰玛还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组对维贾伊塞纳到底出了什么事都一无所知。他只是斯里兰卡下落不明人员名单上众多名字中的一个。

芭芭拉·莱克(Barbara Leck)
芭芭拉·莱克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亭可马里的保护代表。

注:为了尊重信息来源的机密性并保护受难者及其家人的隐私,所有人物均使用化名。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