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气候变化的挑战

世界贫困人口首当其冲,正受到全球变暖的影响。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如何帮助他们来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非洲之角遭遇了50年来最为严重的洪灾。”“千年一遇的干旱正席卷澳大利亚。”“阿尔卑斯山的气温升至1,300年来最高。”“全球性的天气紊乱现已被认为不可避免。”

以上,不过是近几个月来世界媒体的部分头条新闻。在对气候变化保持骑墙态度多年之后,媒体终于站到了科学家、经济学家和政治家的一边,他们坚信,正如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Kofi Annan)所说的,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严峻的挑战之一”。

过去几年,全世界对气候变化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巨变。气候变化是人为导致而非周期性自然现象的科学观点已经得到广泛认可。自《施特恩评论(Stern Review)》出版以来(参见方框内容),人们已意识到:不采取行动所导致的经济后果,将类似于“20世纪上半叶的世界大战和经济大萧条”。更为重要的是,人们开始意识到,气候变化不仅仅对环境构成威胁,而且已经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不论他们身在何处。

人道问题

“气候变化的环境标签已被撕掉”,凯尔国际贫穷与气候变化动议协调官查尔斯·埃尔哈特(Charles Ehrahrt)如是说:“这让我们得以窥见气候变化的真实面貌——这是一个经济和民生问题,一个粮食安全与用水问题,一个健康问题,一个冲突与难民问题,一个人权问题……同时亦是一个环境问题。”

尽管埃拉尔形容人道组织对气候变化的挑战反应迟缓,但他相信,人道组织现在终于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他补充道,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在引发人们对气候变化的关注上起到了重要作用,并“最早”认识到气候变化将对穷人产生更大的影响。

虽然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自1999年起便开始关注气候变化的风险及其对灾难管理的影响,但是,国际联合会副秘书长易卜拉辛曼·奥斯曼(Ibrahim Osman)还是承认,全球变暖,不论是在运动内还是在运动外,仍然被视为一个环境问题,而非人道问题。

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出演的关于气候变化的记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取得了惊人的票房。在荷兰首映时,奥斯玛对戈尔说:“时至今日,我们仍需解释对气候变化如此关注的原因。其实,原因很简单:气候变化将导致更多的极端性天气;将有更多的洪水、热浪、干旱、强飓风与台风。更为严重的是,这些自然灾害影响的将是年老体弱者和那些最弱势人群;将是最贫穷国家的最贫困人口。

贫困人口首当其冲

依据《世界灾害报道》,在过去的十年间,与天气相关的灾害已经翻了一番。该杂志主编乔纳森·沃尔特(Jonathan Walter)警告,气候变化将使更多的弱势人群受到灾难的威胁。

发展中国家尤其易受气候变化的威胁,因为他们常常缺乏抵御洪水和其它自然灾害的手段。更为糟糕的是,他们的经济常以农业和捕鱼业等易受气候影响的产业为基础。更有甚者,这些国家的贫困人口常常居住在低海拔的海岸沿线、泛滥平原或无植被坡地等最易受灾难侵扰的地区。

缓慢变化的气候条件以及愈加频繁的极端气候事件可能会威胁他们的粮食安全、减少他们获得淡水的途径,并增加他们感染经水传播疾病的几率。

在近期的一项研究中,世界卫生组织指出,气候变化加速疟疾、腹泻、营养不良和其它疾病的传播,导致死亡人数每年增加15万例、患病人数每年增加5百万例。“我们在非洲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卫生官员报告说疟疾正在从未爆发过的地区爆发”,奥斯曼说道:“由于气温上升,疟疾正在向纬度更高的地区蔓延。”

首当其冲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的贫困人口。欧洲老年人的脆弱性在2003年的热浪中凸显出来:短短几个月间,因炎热而死亡的人数就达到3万。2006年,在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爆发的洪水,也表明这些国家无力投资来建设用以保护其公民的必要基础设施。

为不可预见的气候作准备

贫困人口是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主要人群,其脆弱性已经促使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将气候变化作为其从保健和医疗到救灾和备灾各领域工作的重心。

“我们的工作变得更复杂了,”国际联合会行动支持部负责人彼得·里斯(Peter Rees)如是说:“我们正努力与不可预见的天气模式和不断变化的灾害形式作斗争。”

2006年末,厄尔尼诺现象让运动有些措手不及,在加勒比海地区,飓风强度比预计减弱,而在太平洋地区,台风“榴莲”(Typhoon Durian)在菲律宾与越南肆虐,台风强度比往年增强。索马里和肯尼亚在一年一度的旱季到来时却遭到了暴雨的袭击。

“未曾经受过洪水的人对诸如霍乱、疟疾等经水传播的疾病是毫无防备的,”里斯坦言:“我们本该建立一个更具战略的联系,把蚊帐更早地发放给他们。”

“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一生中可能会遇到不止一种与天气相关的灾难。” 国际联合会灾难政策与预防部主任穆罕默德·穆希尔(Mohammed Mukhier)补充道。

“我们所做的是分析这些风险,并帮助当地社区妥善处理这些风险。毕竟,提高意识是穷人上得起的保险,”他如是说。研究表明,在易遭受灾害的地区,有效的训练、规划、疏散演习以及无线预警系统的安装,往往是生死攸关的措施。

“灾前投资预防,比灾后补救损失要经济得多。” 穆希尔指出。

面对未来更多的救灾与备灾需求,自2000年来,国际联合会已经将其用于救灾备灾的资金增加了一倍。

“我们已加强了能力建设,丰富了救灾备灾资源,”里斯说:“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各国红会作出同样的努力。”

帮助各国红会学会“适应”

自1999年起,国际联合会开始评估全球变暖的风险,2003年,它要求各国红会接受一年前设立的“红十字/红新月气候变化与备灾中心”的帮助,为全球变暖的负面后果作好准备。

总部设在荷兰海牙的红十字/红新月气候变化与备灾中心形容自己是气候变化与削减灾难风险之间的桥梁。它致力于帮助生活在易受自然灾害侵扰地区的人们适应环境变化带来的风险,减少他们受直接影响的几率。

该中心负责人马德琳·赫尔默(Madeleen Helmer)说:“‘适应’在1990年代是一个忌讳字眼,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它被视为对污染排放的纵容,而污染排放是导致气候变化的根本原因。然而,现在每个人都意识到,尽管要与之作斗争,但也要找到忍受气候变化的方式,别无他法。

“气候已发生变化,并正以更快的速度发生改变已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尽管这一点非常确定,我们却不得不面对其后果的不确定性不断增加的难题。”

她解释说,气候变化专家与预报专家可以开始预测某个特定区域将遭受到的自然灾害。譬如,中美洲可能会遭受更多强风暴和飓风的袭击,降雨量也随之增多。这会使危地马拉与尼加拉瓜在面临洪灾、滑坡和风暴潮时更加脆弱。一旦发现风险,下一步的任务就是确定易受害的区域(通常是孤立的社区或城市的贫民区)和住在那儿的居民。然而,也许还有令人不快的意外。诚如赫尔默所言,易受洪水侵袭的地区已经遭遇干旱或热浪的袭击。

以两个试点项目——一个在孟加拉国,另一个在尼加拉瓜(参见方框内容)——的结果为基础,该中心拓宽了其既定使命,为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这个大家庭提供有关气候变化的讯息。

“我们告诉各国红会气候变化的潜在风险,以及这些风险将如何影响他们的计划与任务,”赫尔默指出,“然后,我们帮助他们将气候变化因素纳入现有计划中,从而减少因自然灾害而造成的伤亡与损失。”

提高意识、加深理解

在过去的两年中,非洲、亚洲、加勒比地区、拉丁美洲以及太平洋地区有20个国家红会已经开始针对气候变化开展工作。

太平洋岛国尤其支持该方案。未来100年间,这些国家将面临海平面上升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他们的生存将受到严重威胁。

很多社区正亲身经历着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季风模式的变化导致庄稼死亡;气温上升导致危害鱼类的藻类大量繁殖;风暴潮也在增多。

“我们的目标首先是让各国红会了解气候变化,这样,他们便能帮助这些社区削减他们面临的风险,”运动的地区气候变化与灾难事务首位代表丽贝卡·麦克诺特(Rebecca McNaught)说:“为了避免制造一种无望感,我们的工作重点是一些务实的措施。”

萨摩亚红十字会与所罗门群岛、汤加和图瓦卢红会一起,正在推行一个计划,其目标是教育红会雇员与志愿者、评估国内风险与优先事项、建立一个气候变化专家与政策制定者的网络,并制定具体的适应行动。

2007年,气候变化中心为多达40个国家红会提供资金施行该计划,同时希望更多的国家签署参与该计划。据联合国报道,非洲将是世界上最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地方,因为非洲国家极度贫困、人口增长率高、过度依赖降雨型农业,居民生计过度依靠自然资源。

马拉维和莫桑比克的国家红会已经开始将气候变化因素整合进他们的降低灾难风险项目。但是,非洲已在经受更加频繁的强风暴、旱灾与洪涝,因此当务之急是帮助人们适应这些灾害天气带来的风险。

寻求合作

不论国际社会作出多少努力来阻止气候变化,气候变化正在发生,并将继续恶化。面对这一现实,运动已经认识到,仅靠孤军作战,无法解决这一问题。

去年,德国、印度尼西亚及荷兰的红十字会与引领全球可持续银行的楷模荷兰合作银行基金会建立了合作关系。今后4年,来自雅加达东部和西部的4个易受灾村庄的千余名村民将学习面对气候变化引发的洪水、疾病和粮食安全风险时如何自我保护,以及如何利用荷兰合作银行的小额信贷计划,减小其金融风险。

各国红会正在寻求与更多的组织合作,共享应对气候变化的各种经验。在荷兰,红十字会参与了“HIER(荷兰语,意为‘这里’)运动”,该运动联合了40个致力于自然、资源保护、环境、发展与人道事业的非政府组织,目标在于说服至少一百万消费者采取行动,对政府与商业政策施加影响。

在太平洋地区,国际联合会已经携手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办公室(UNOCHA)、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以及太平洋应用地理科学理事会,共同构建“太平洋灾难网络”,该网络覆盖太平洋地区所有与灾难风险管理相关的事项,包括气候信息与远期预报。

马德利·赫尔默表示运动在与其它组织合作时保持中立与独立。她说:“我们声援严格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呼吁,因为这正是气候变化的肇因。但是,我们不会就必须如何采取措施,或者某个特定国家应该做什么,提出具体意见。其他合作伙伴理解并尊重我们的立场。”

丽贝卡·麦克诺特指出:“国际联合会利用在其核心工作领域帮助最易受害人群的使命,倡导诸如气候变化的事宜。运动传达出一条明确信息:其对气候变化的关切是出于人道考虑。”

倡导变化

“我们现在更加直率,”里斯说:“在中欧地区反复遭受洪灾后,我们建议这些国家的政府加大备灾力度,增加在洪水控制上的投资。毕竟,人道救助常是发展失败的替代物。”

运动同时更加积极地参与有关气候变化的国际会议。2004年12月,印度洋海啸发生后不久,联合国在日本神户召开了削减灾难风险会议,运动派了一个小组参会。在此次会议上,各国首次一致认为气候变化是引发灾难的潜在风险。

2006年11月,在肯尼亚内罗毕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运动派出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个代表团,作为尝试进行实况调查和建立联系网络的举措之一。随着内部力量的发展, 运动同时计划12月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召开的会议上扮演更加积极的推动者角色。

巨大推动

过去一年来,气候变化迅速成为运动的优先议题。由于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工作对象是弱势人群,最初,对其工作与气候变化的关联性,存在保留意见。现在,这种保留意见已荡然无存,因为气候变化对世界贫困人口的影响已经日益明显。它不再被视为许多需要优先考虑的工作之一,而被看作为完成现有的卫生保健与备灾工作而必须处理的一个问题。

“我们正向各国红会发出关注气候变化的强烈信息,”赫尔默补充说道:“发展中国家将首当其冲受其影响,但是,发达国家也不能忽视其迫在眉睫的危险。”

“运动为面临着我们这个时代最严峻挑战之一的弱势人群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 海默尔指出:“我们行动迅速,但问题是,气候变化的步伐更快。”

克莱尔·杜尔(Claire Doole)
克莱尔·杜尔是日内瓦的一名自由职业记者。


©REUTERS / STRINGER, COURTESY http://www.alertnet.org/

©REUTERS / KIERAN DOHERTY,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施特恩评论》:气候变化的经济学

2006年10月,英国财政部发表了由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施特恩爵士(Sir Nicholas Stern)所作的报告。该报告指出,气候变化将对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对其行动宜早不宜迟。它警告,若环境“产业照旧”,世界经济将缩减五分之一,并呼吁未来我们应采用更具有可持续性的能源。 该评论还强调适应气候变化的必要性,目的是保护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健康,且使生活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以下是摘录自该评论的几个重要观点:

“气候变化的影响不可避免,应对这种影响,适应政策至关重要。然而,在很多国家,适应政策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未来的几十年间,在减轻措施发挥作用之前,适应是应对这种影响唯一可行的方法。”

“为使新建的基础设施与建筑物适应气候变化,经合组织成员国需要的额外费用每年可达150亿至1,500亿美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0.05%-0.5%)。”

“适应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尤其严峻的挑战,更大的脆弱性和贫困将制约这些国家的行动能力。发达国家支出的费用很难估计,但很可能为数百亿美元。”

“必须加快并支持发展中国家的适应努力,包括通过国际发展援助来支持。世界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应提供200亿美元资金,帮助贫穷国家适应气候变化的挑战。”

“必须努力加强机制建设,完善风险管理和备灾、灾难应对和难民安置等机制。”

An Indonesian man arranges merchandise in his flooded shop in Jakarta in February 2007.
©REUTERS / CRACK PALINGGI, COURTESY http://www.alertnet.org/

凯尔国际:迎接气候变化的挑战

凯尔国际贫困与气候变化动议协调官夏尔·埃拉尔说:“人道组织迟迟才将气候变化问题作为自己的工作内容,因为我们用了很长时间才弄清,这是我们的事情。部分原因是媒体一直将气候变化表现为环境问题,另外还因为我们的工作人员或是没有发现气候变化与人道工作的关联性,或是仅将其视为需要优先考虑的工作之一。然而,人们正逐渐认识到,气候变化并不是一个附带的事宜,而是我们处理现有优先工作事项时必须应对的问题。”

“2006年6月,我们创设了气候变化与贫困动议,该动议旨在帮助成员机构了解气候变化的后果,从而决定他们的优先工作事项。在一些被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列为面临高风险的国家,如孟加拉国、莫桑比克、尼加拉瓜及塔吉克斯坦等,我们的一些适应项目已经逐步到位[见方框内容]。”

“在将气候变化与减灾项目整合起来方面,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扮演着引领角色。对于能力建设和项目实施方面的合作机遇,凯尔国际表示欢迎。我们希望超越纸上谈兵的阶段,开始在行动中进行合作。


尼加拉瓜:削减风险

地点:北大西洋自治区卡贝萨斯港(Puerto Cabezas)的瓦瓦布姆(Wawaboom)与贝塔尼亚(Betania)。
内容:建造避难所、提供监测水面高度的降雨量测量仪、安装太阳能无线预警系统、进行急救与紧急反应训练、开展社区废物清理行动。
原因:该地区容易遭受严重洪灾和森林火灾,对粮食安全、人们的生计与健康产生威胁。
展望:尼加拉瓜红十字会正与科研机构和气象部门联系,以建立与国家、地方以及乡村当局对话的论坛,并与教育机构合作,将气候变化与学校课程和大学研究项目整合起来。

Everyone is talking about climate change in Samoa, including Red Cross volunteers who learn how it will affect their island home.
©萨摩亚红十字会


孟加拉国:削减风险

地点:孟加拉国的80个村庄,涉及人口总计16万。
内容:公共林业、水位升高的水井、削减灾害风险的交流、改善就医与工作途径的竹桥工程、备灾的能力建设。
原因:缺乏抵御严重的季节性洪水的能力。
展望:国际联合会和孟加拉国红新月会与英国国际发展署和研究农村社区如何理解与适应气候变化的日本京都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


©REUTERS / CHARLES PLATIAU,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灾难频发的一个世纪

2007年2月,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报告,到2099年,气温很可能将上升1.8至4摄氏度、海平面上升28至43厘米 (参见www.ipcc.ch)。全球变暖可能会导致:
·饮用水短缺:南部非洲与地中海地区可利用的淡水减少一半,导致百万计的人口面临饮用水短缺。
·饥荒:非洲的农业产量下降15至35个百分点。海洋和其它生态系统遭到破坏。近50%的生物物种面临灭绝。
·疾病:非洲有8千多万人面临感染疟疾的危险。有更多的人面临感染登革热的危险。
·沿海洪灾:7百万至3亿人受到沿海洪灾的影响。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是小海岛、孟加拉国、越南,以及一些沿海城市,如加尔各答、香港、卡拉奇、伦敦、纽约和东京。
·人口迁移:海平面上升、强风暴、洪灾和干旱导致数以亿计的人被迫背井离乡。
·灾难:强风暴、干旱、洪灾、森林火灾及热浪的强度不断增大。

Australian farmers Chris and Claire Priestley inspect a dead cow on their drought-affected property in New South Wales.
©REUTERS / PAUL MATHEWS, COURTESY http://www.alertnet.org/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灾害缓解者

里卡尔多·孔蒂(Riccardo Conti)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水与居住环境部负责人,带领着一个由一百名工程师组成在一线开展工作的团队。他的主要任务是确保世界上最弱势的人群能够获得水源,特别是在武装冲突的局势下。由于水供应受气候变化影响,这项任务正日益变得艰难;洪水与干旱愈加频发,给灌溉系统与供水和卫生设施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孔蒂的部门正积极寻找途径,缓解全球变暖的影响。

他解释道:“我们一方面尽量在我们的工作领域内减少对环境的影响,一方面鼓励当地社区采用环境友好型能源与消费模式。”

在厄立特里亚,该团队已经引进了太阳能抽水系统,作为柴油抽水系统的“绿色”替代系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该团队劝说人们在穆红都河沿岸植树而不是种庄稼,以减少土地侵蚀、确保布卡武市(Bukavu)的持续供水。

工程师已在尼泊尔和卢旺达的监狱引进了生物气工厂;在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成千上万的人使用节能炉做饭,减少木材消耗,为反对破坏森林与沙漠化的斗争贡献力量。

引入绿色技术除了可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外,还可以帮助受气候变化影响最深重的地区更加节能。

“我们一贯及时应对环境的脆弱性,”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水文专家托马斯·尼德格(Thomas Nydegger)说道:“但是,气候变化使环境变得更加脆弱。”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