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中国:在废墟上重建家园

 

在中国一个偏远的山区,人们在重建被可怕的天灾毁坏的房屋。

 

从黄林建(音译名)家的屋顶看过去,树木繁茂的山坡环绕着一个山谷,这儿的情景向我们讲述着这一家人在过去一年中的经历。

几百米以外,在那条水流湍急而混浊的河流对岸,你可以看到那黄褐色的土木结构房子已然是一片废墟。

这位58岁的农民说:“我们所有的东西都被冲到河里了。我绝望了,不知怎么办才好。”门前那顶临时帐篷就是他们全家当时的栖身之所。

然而,结局是皆大欢喜的。2006年7月中国中南部湖南省偏远的山村地区岭秀乡遭遇了严重的洪灾和山体滑坡,造成数千户居民无家可归。在国际联合会的援助下,这里建起了240间房屋,我们脚下这间简陋但结实的红砖房就是其中之一。在毗邻的江西省也重建了60间这样的房子。

黄林建说:“我们很高兴现在能住上这样的房子,而不是我们原来的土坯房子。”

这几间新房中住着8户人家。屋里粉刷一新,白色的墙和水泥地。大多数屋子里还配有简单的木头凳子、桌子和床。

同依然是本地主要建筑样式的传统土木结构房屋相比,这些房子给人一种安全感,这不但极为重要,同时也向受益人强调了这类项目的价值。

向前一步

一个村民说连他96岁的老母亲都从未经历过去年那样骇人的大暴雨,暴雨不但引发了泥石流,还把整个村子冲得支离破碎。该山区以南的中国东南沿海各省遭遇了两场台风的侵袭,台风的“尾巴”也将灾害带到了这里。

国际联合会驻北京的东亚地区代表处救灾管理官员谷庆辉说:“政府能满足大多数人的紧急需求,如转移灾民以及提供食物与临时居所。”但我们在一次评估中发现,初期紧急救灾行动后,“还有很大的差距存在,因为大量房屋倒塌,人们不得不搬出去。如果得不到进一步的帮助,他们很难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

在此之前,国际联合会在中国的工作重心是紧急救灾,这种重建表明其在中国的工作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国际联合会与中国红十字会策划的试点项目向房屋被毁的居民提供了价值12000元人民币(1,500美元)的建材。他们同时还能从当地政府得到5000元人民币的资助以及另外5000元人民币的无息贷款。此外,根据各自不同的需求,这些家庭还需要2000元至30000元不等的现金。一位地方官员说,需要针对项目的一些特点给村民们做思想工作,“许多人对把厕所建在屋内有点迟疑,因为他们过去习惯在屋外上厕所。”

由于地形的阻碍以及可用资金有限,重建项目的重点放在汝城县岭秀乡。这里聚居着很多瑶族人,去年夏季的洪水造成许多家庭无家可归。

这样一来,附近乡镇居住较为分散的几百个家庭就得不到红十字红新月的重建援助,只能自谋生路。去外沙乡长春村看看,就能看出明显的反差。

顺着一条在雨天连四驱车也无法通过的蜿蜒土路开上去,就看到了一片新房子。40岁的王庚林(音译名)站在一座新房子前,他家是散居在这个定居点的18户人家中的一个,他们以前山上的房屋都被洪水冲走了。

王庚林只能用5000元的政府资助、5000元的无息贷款以及从亲戚那里东拼西凑借来的一点钱,盖起了这座新家。

他说:“我们最大的问题是,这里所有的人现在都欠了债。”他共欠了10000元的债,很多邻居比他欠的还多。他靠在山坡上种生姜的收入在短时间内是无法还债的。他说,冬天一到,他就要加入打工大军,跟他们一起涌向邻省广东各地的工厂。

考虑到时间和资金的限制,王庚林能建起这样的房子已经很了不起了。

当然,他也不得不因陋就简、速战速决,顾不上质量。屋子不是用水泥而是用石灰浆匆匆建成。屋里的墙没有粉刷,砖块就裸露在外;屋顶用了块防水油布盖着。屋里没有自来水,而且差不多每天晚上都会停电。

大额捐款

在他家周围,房屋被毁的家庭盖起了几座房子。但当红十字援建的房子在四个月的紧张工期内就建成时,这些房屋却大门紧锁并且还没有完工。该县红会负责人肖春英(音译名)说:“大多数情况下,人们的钱都不够把房子盖完,也没钱做内部整修,所以只能继续住在亲戚家。”

肖春英40多岁,精力充沛,也是这个县的副县长,而县政府就是执行该项目的主力。肖春英结合自己的双重身份调动这里紧张的资源,这一做法也是中国红十字会如何实地运作的一个写照。

根据1993年通过的一项新法律,中国红十字会开始从行政上与该国卫生部脱离。脱离进程在高层已经结束,但在基层只是取得了部分进展,而该组织对基层政府的依赖性仍然很大。

尽管如此,中国红十字会与卫生部的分离使其单独募集资金的能力增强。去年,国家红会从一家国有大型石油公司和中国四大银行之一得到了大额捐款,地方上的红十字分会也在以一定规模进行相同的工作。

国际联合会东亚地区代表处主任阿利斯泰尔·亨利(Alistair Henley)说:“在中国公民社会逐渐开放之际,中国红十字会正处于不断演变与不断自我定位之中。同国际联合会在此类项目上的合作有助于国家红会在这一新环境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也许更为重要的是,与此类似的重建项目也是优化资源以期产生远期效应的最有效方式。当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以11%的速度增长,摩天大楼和高速列车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时候,从国际上为中国募集救灾款项也变得越来越难。

可行的模式

在过去的十年中,对国际联合会为中国发出的资金请求的回应呈下降趋势,去年的资金请求只募到了预计目标的20%。

如果说国际上存在着一个感知差距,那么在湖南南部山区,经济现状使这一差距显得更为明显。汝城县人均年收入约1,200元,被政府划为“贫困县”。

肖春英说:“导致这儿贫困的关键问题是交通不便。”我们从距这儿最近的城市郴州坐车过来,很容易明白她的意思。从那里过来要花3个小时,一些路段坑坑洼洼,路面凹凸不平。

中央政府计划在今后三到五年内修建一条贯穿该地区的国家高速公路,并新增一条铁路。这些措施会给该地经济带来有力推动,即使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

即使这里的生活水平开始提高,还有许多村子抵御灾害的能力仍然不强。不管今后几年经济将发生怎样的转变,可以预期,这些村庄将继续受到破坏性极强的洪水与风暴的蹂躏。但亨利说,有了这个项目,“我们相信我们拥有一个成功的可行模式。我们和中方合作伙伴能够以这种模式来帮助这些群体中最易受到伤害的人,用一种更持久的方式重建家园,开始新的生活。”

 

 


一位邻居在查看他毁坏的房屋。
©
弗朗西斯·马库斯 / 国际联合会

 

 

 

 

 

 

 

“我们很高兴现在能住上这样的房子。”

 

 

 

 

 

 

 

 

 


黄林建、雷投珠(音译名)和他们的孙子高兴地站在岭秀乡的新房子前。
©弗朗西斯·马库斯 / 国际联合会

 

 

 

 

 

弗朗西斯·马库斯(Francis Markus)
弗朗西斯·马库斯是在中国工作的一位媒体顾问。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