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困顿的来客
在邻国避难的伊拉克人

 

中东地区自1948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中,大量伊拉克人涌入约旦和叙利亚,给两国的公共服务造成压力。两国的红新月会是如何应对这些需求的呢?

 

阿卜杜勒-萨塔尔、杜尼娅、纳瓦勒和阿卜杜勒-卡里姆这四个人有两大共同点:一是死亡的威胁迫使他们逃离祖国伊拉克;二是他们在邻国依靠该国的红新月会生活。这两男两女来自不同的种族,有着不同的社会背景,每个人都有着各自逃离伊拉克的故事和理由。虽然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但受到的威胁却是相同的:不逃命就会死于非命。

由于那场始于2003年的国际武装冲突以及内部争斗,伊拉克的安全局势日益恶化,恶劣程度史无前例,许多伊拉克人几乎都无法在国内生存下去。结果造成约420万伊拉克人离家出逃。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称这是自1948年80多万巴勒斯坦人逃往邻国以来,中东地区最大的人口迁移。

为了保命,30岁的阿卜杜勒·萨塔尔一年前离开巴格达来到大马士革住了下来。2007年6月当钱快花完的时候,他决定回巴格达卖掉自己的车,那是他剩下的唯一值钱的东西。

他解释说:“这是我唯一的选择。”他说话还有些困难。

刚一到家,他的麻烦就开始了。在去卖车的路上,他在一个检查站被拦了下来,车被收走了。他和另外九个人被塞进一辆小型货车,然后被带到一间屋子里。

阿卜杜勒-萨塔尔回忆说:“我看到天花板上吊着刑具。”人们遭到殴打和虐待,两个人被当场击毙。其余的人被带到巴格达萨德尔城边一个叫萨迪亚的地方,那儿已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刑场。

人质们的头被自己的衬衫蒙住,按照命令跪在地上。天破晓时,他们遭到了近距离的枪击。阿卜杜勒-萨塔尔中了三枪,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颚部,到现在他连张开嘴都很勉强。他说:“我至今都无法相信我会有那么幸运。疼痛难以忍受,但我还是得以潜逃回家。”其他的人均当场死亡。

家人把他送到附近的医院,做了好几个手术。他害怕再遭绑架和杀害,在出院的当天就去了大马士革。

杜尼娅也是什叶派的,丈夫是个铁匠,曾一直帮助伊拉克部队为车辆配备装甲。她逃离巴格达是因为她丈夫受到警告之后紧接着就被抵抗势力绑架了。

阿卜杜勒-卡里姆和纳瓦勒是前社会复兴党党员,也都是什叶派。他们要是一直待在家里,早就惨遭杀害了。在1991年美国的轰炸中,纳瓦勒失去了双腿。

膨胀的人口

据数份国际报告的估算,每月约有5万伊拉克人离开自己的国家,大部分都前往叙利亚和约旦,然后再试图转往第三国。

叙利亚阿拉伯红新月会会长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塔尔(Abdul Rahman Al-Attar)说:“每月约有2 .5万到3万伊拉克人进入叙利亚。许多人无法自谋生路。”

自2003年伊拉克爆发冲突以来,已有超过200万流落国外的伊拉克人穿越国界进入邻国叙利亚与约旦。两国人口的大幅增长(叙利亚增幅超过8%,约旦达15%)造成卫生、教育、供水及其它系统的紧张,消费品、房地产及房租的价格飙升。在约旦避难的伊拉克人超过了75万,在叙利亚则有近150万人。

家乡的危险

为了帮助流离失所的伊拉克人,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以及国际人道机构向他们提供卫生保健、社会心理支持以及教育援助。约旦和叙利亚没有把伊拉克人当成难民,而是将他们视为宾客或侨民。

8月,约旦国家红新月会面向伊拉克人的五个卫生所中的一所落成。国际联合会已发出了一项1500万美元的资金请求,用于帮助在叙利亚及约旦的伊拉克人。两国红会与国际联合会合作,将向在约旦的4万家庭及在叙利亚的3万家庭提供卫生保健服务。叙利亚阿拉伯红新月会与联合国难民署及其它组织合作,在全国建起了12个卫生所,提供妇科、牙科、内科、神经科、儿科和疫苗接种等医疗专项服务。

最近对大马士革三个卫生所的走访表明前来就诊的患者人数众多。每个诊所一天要接诊150到200名患者。赛义达扎伊纳卜诊所的外科医生阿克拉姆·哈萨尼说:“我一周要治疗近200个骨科患者,许多人都有枪伤或旧伤。”

这些诊所既收治伊拉克人,也收治叙利亚人。贾拉马纳卫生所负责人阿米尔·阿里说:“这个街区近70%的人口是伊拉克人,其余的是叙利亚人。对他们,我们一视同仁,谁来都欢迎。”

2007年7月,在安曼与大马士革召开了两次重要会议,研究帮助难民接收国应对危机的最佳方案。安曼会议由约旦和伊拉克外交部联合主持,国际联合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及各国红会均有代表参会。会议呼吁国际社会向两国政府提供实质性的援助,使他们有能力应对由日益动荡的局势所带来的挑战。

在大马士革,政府机构、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联合国和一些人道机构讨论了如何改善在埃及、约旦以及叙利亚的伊拉克人的卫生保健质量。

阿卜杜勒-萨塔尔、纳瓦勒、阿卜杜勒-卡里姆和杜尼娅以及成千上万的伊拉克人对在流亡中还能受到照顾感到庆幸。阿卜杜勒-萨塔尔说自己近期不会重返家园。

他说:“他们从伊拉克给我的堂兄弟打了电话。我很害怕,他们知道我住在大马士革。”

他身上的三个伤疤似乎已经愈合,但是他以及其他成千上万人经历苦难后留下的心理创伤却要更长时间才能愈合。


©DABBAKEH /国际联合会

 

 

 


©DABBAKEH /国际联合会

 

 

大规模迁移

联合国难民署估计,超过420万伊拉克人逃离了家园。其中,约220万人成为国内流离失所者,另外超过200万人逃到了邻国,特别是叙利亚与约旦。许多人在2003年冲突前就背井离乡,冲突爆发后,流离失所者的人数不断增加。2006年,在欧洲寻求避难之人中最多就的是伊拉克人。

 

 

 


©DABBAKEH / 国际联合会

 

 

 


©DABBAKEH /国际联合会

 

 

 


©DABBAKEH /国际联合会

萨利赫·达巴格(Saleh Dabbakeh)
萨利赫·达巴格曾是国际联合会中东及北非地区的新闻代表。

 

 

伊拉克的国内流亡

为躲避派系间的暴力冲突,每天都有数百户家庭逃离家园。一些人住进临时居所,另一些人和家人或朋友住在一起,更不幸的人则住到废弃的建筑或帐篷里。尽管在伊拉克国内行动受到严格限制,但大部分人还在向北部逃亡。超过200万伊拉克人成为国内流离失所者。

流离失所家庭留下了除现金以外的绝大部分财产,然而,许多家庭已用光了其经济储备。他们的出现给收留社区带来了经济压力。在国内流离失所者停留的许多地方,由于缺少工作机会,就业成为一个挑战。他们的出现还增加了供水、卫生服务、教育以及食品供应方面的压力。因此,流离失所影响到每个人。许多流离失所的家庭还与亲人失去了联系,迫切希望得到他们的消息。

伊拉克红新月会仍是援助国内流离失所者的主要人道机构。2005年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向包括流离失所者和常住居民在内的最易受伤害人群展开救助行动。除了支持卫生机构的工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修复供水设施,并支持伊拉克红新月会开展各类项目,包括向流离失所者提供生活必需品及寻找失踪者。
希沙姆·哈桑(Hisham Hassan)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伊拉克事务发言人。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