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停止使用集束弹药

 

在经历了数十年清除集束弹药的失败以及集束弹药不断给平民造成苦难之后,全世界越来越关注停止使用这些可怕武器的问题。

 

自二战中首次使用集束弹药以来,该武器已造成了成千上万无辜平民的死伤。12岁的艾哈迈德是近期的受害者之一。艾哈迈德生活在黎巴嫩,2006年的战争显示了这些武器被大规模使用时所具有的巨大破坏力。被严重炸伤的艾哈迈德说:“我正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踢足球,这时球撞上了什么东西就爆炸了。”联合国估计约有400万枚子弹药被投掷在黎巴嫩的土地上,其中100万枚并未引爆。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反地雷行动协调官员本·拉克(Ben Lark)解释说:“从许多武装部队的角度来说,集束弹药物有所值:这类弹药可以大批量生产,它们具有很强的爆炸威力和碎片杀伤力,易于对某一特定区域进行饱和轰炸。”这些致命武器相对简单,由一些霰弹筒组成,能用飞机投掷,也可由导弹或大炮发射。霰弹筒在半空中打开,释放出650枚小炸弹或是子炸弹,这些子弹中填塞了爆炸物、受到冲击就会爆炸。但这些小炸弹经常不爆炸,这类弹药的不精准和不可靠是臭名昭著的。

谁在遭受痛苦?

拉克说:“未爆炸的子弹药一般看上去并不危险,它们通常落在地面上,体积不大、有时色彩鲜艳。当人们(特别是小孩)在园地或院子里发现它们时,很可能会捡起来。这样做的后果往往造成重伤甚至死亡。”

当集束弹药被用于居民区或是偏离预定目标时,结果将会是灾难性的。子弹药爆炸时,金属碎片四射。而据估计有大约10%到30%甚至更多的炸弹不会爆炸,对大片地区造成污染,威胁到援助与重建工作。

在1999年科索沃冲突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收集的数据显示,在近500件平民伤亡案例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是由集束弹药造成的,大致相当于由地雷和其它各种弹药造成的伤亡人数的总和。集束弹药造成14岁以下儿童死伤的可能性接近杀伤人员地雷的5倍。

行动起来,限制使用

在成功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后,国际社会反对使用集束弹药的呼声越来越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武器处主任彼得·赫比(Peter Herby)解释说:“大部分武器都是在冷战期间设计、生产与购买的。但它们现在被用于农村、城镇甚至城市以及发展中国家等截然不同的环境与形势中。讽刺的是,国际部队借人道和保护平民之名介入有关冲突时也在使用这些武器。

令人吃惊的是,尚没有专门适用于集束弹药的公约。这些武器被归类为常规武器,其使用受到国际人道法有关常规武器的规则的制约。国际人道法规定,集束弹药的使用不得造成与其所取得的军事优势不相称的平民伤亡。它们也不得被不加区分地用于攻击军事目标和民用目标。最后,应采取一切可行的预防措施以防止因使用该武器而造成的平民伤亡。

赫比说:“很难指望各国会认真落实这些规则。考虑到这种武器的不可靠与不精准,有区别或按比例地使用该武器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需要专门的法律来规范其使用。”

科索沃与黎巴嫩的冲突再次表明使用集束弹药是不适宜的。这促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世界各国立即停止使用不精准与不可靠的集束弹药,禁止用其攻击位于居民区的军事目标,销毁不精准与不可靠的集束弹药的库存以及在其等待被销毁期间,不向他国转让这些武器。2007年8月,在上述条款的基础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新增一个国际人道法条约,该条约包含的重点内容为:“向受害者提供援助,清除集束弹药并开展活动以减少此类武器对平民居民的影响。”

2000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科索沃冲突后发起的倡议取得了一定的成功,通过了《常规武器公约》的一项议定书,规定武装冲突各方负责清除其未爆武器或为此提供援助。同时还要求它们及时提供弹药类型和位置的相关信息。议定书没有对集束弹药的使用进行限制,也未对降低其未爆率提出要求。此外,它也未提及未爆炸的武器,集束弹药袭击(特别是在居民区进行时)在子弹药未爆炸情况下的高度危险性或不分皂白的效果。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已联手应对这方面法律的缺失。在禁止使用集束弹药的国际公约出台前,挪威红十字会竭力说服本国政府暂停使用集束弹药。 挪威红十字会顾问普雷本·马克森(Preben Marcussen)说:“各国红会对于集束弹药造成的人道后果都有其独到的认知,因此有义务游说决策者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全面禁止

联合国排雷行动协调中心驻黎巴嫩办事处负责人克里斯·克拉克(Chris Clarke)说:“2006年黎巴嫩冲突后,集束弹药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污染。我们认为,绝大部分弹药都是在战争的最后72小时投掷的。”

黎巴嫩局势以及对需全体成员国一致同意方可通过的《常规武器公约》进展缓慢日益的失望促使挪威率先发起一项有别于《常规武器公约》的倡议。该倡议要求各国承诺通过谈判达成一项高标准的公约。2007年2月,来自46个国家的代表发表了《奥斯陆宣言》,呼吁在2008年达成一项国际公约,禁止对集束弹药的使用、生产、转让以及储存,因为这一武器会对平民造成的无法承受的伤害。

当前,各国在《常规武器公约》框架内或是通过挪威倡议讨论集束弹药问题。在集束弹药问题上同时有两套规则体系处于谈判之中也带来潜在的问题,就是可能没有一套规则能得到广泛认同,或更糟的是,各国可能会以“各取所需”的态度来对待相关法律。

尽管还很难预计这个问题将如何得到解决,但在挪威的倡议下,相当多的国家仍决心在一年内通过谈判就集束弹药问题达成一项规范性公约。虽然对年轻的艾哈迈德及其他因集束弹药死伤之人来说,这个公约也许通过得太晚了,但对于那些将来可能身陷战争与冲突中的无辜民众来说,该公约将会消除他们所面临的主要威胁。

 


©USAF / 法新社图片

 

 


黎巴嫩,12岁的艾哈迈德在踢足球时被集束弹药炸伤。
©MARKO KOKIC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应对行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27个国家进行一项预防性的“反地雷行动”。这些行动或是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的一部分来实施,或是由各国红会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下开展。该行动通过收集数据、降低风险与风险教育的方法,致力于减少地雷及包括集束弹药在内的战争遗留爆炸物所带来的影响。在发生武装冲突的地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直接向受害者及各国红会的急救服务部门提供紧急援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在23个国家为残疾人提供假肢康复服务或为这一服务提供支持。

 


有超过30%看上去小而无害的子弹药未爆炸。
©MARKO KOKIC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事实与数据

有34个国家生产集束弹药,有75个国家存有集束弹药。现有的集束弹药库内存有数十亿枚爆炸性子弹药。据报道,2005年美国库存内有近7.3亿准部署状态的子弹药,俄国与中国的库存应该也有与此相当的规模。

遭受过集束弹药攻击的国家与地区有:阿富汗、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与黑塞哥维那、柬埔寨、乍得、车臣、克罗地亚、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福克兰/马尔维纳斯群岛、伊拉克、以色列、科威特、老挝、黎巴嫩、黑山、沙特阿拉伯、塞尔维亚(包括科索沃)、塞拉利昂、苏丹、叙利亚、英国、前苏联、越南及西撒哈拉。
资料来源:人权观察

据估计全球因集束弹药造成的伤亡约在56218到64982人之间,其中有275名军人, 3906名不明身份者,其余都是平民。
资料来源:国际助残组织

马尔科·科基奇(Marko Kokic)
马尔科·科基奇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出版和图片编辑。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