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致力于戒毒康复工作

 

意大利的项目率先给吸毒者带来希望。

 

车辆疾驰过意大利首都罗马郊外的一个边缘地区,这里的快餐店和学校附近有一块狭窄的地段,每天中午到晚上7点之间都会有一辆露营车停在这里。在鳞次栉比的高楼的对比之下,这辆露营车显得极不起眼。不时有人来到车窗前,取几支注射器,将用过的针头扔进一个摆放显眼的黑桶里,然后走开并注射海洛因。有些人看上去很平静,有些则紧张不安,也有人待在那儿聊上几句。

意大利红十字会的维拉马拉伊尼项目设有两个街头服务站,其中一个外展社工马尔切洛解释说:“我们刚开始来这儿的时候,一些人指责我们是在鼓励人们公开吸毒。但他们现在知道我们是为了帮助吸毒者减少对他们自身及周围的人所造成的危害。”

虽然要取得成果尚待时日,但成果并非遥不可及。针头交换项目降低了艾滋病病毒传播的风险。用过的针头不再散落在学校附近的地面上。有关卫生知识与戒毒康复方面的重要信息在非常轻松和平静的氛围中传递给了约300名每天到这儿来的吸毒者。许多生命得到了挽救。仅2007年一年,托尔贝拉莫纳卡街头服务站每月平均有10次介入到过量吸食海洛因的事件中,为过量吸毒者注射救命的解毒药纳洛酮。自1992年以来,他们共挽救了1500多名过量吸毒者的生命。

该组织的许多志愿者也是意大利红十字会的社会工作者,而且他们都曾吸过毒。其中一名社会工作者吉诺说:“我们挽救吸毒者的生命,使他们有机会康复。”这些工作人员比别人都更明白:吸毒者需要的不是谴责而是同情。

人道

他们工作的重点是与吸毒者建立信任关系,以便吸毒者在需要帮助或愿意接受帮助时能及时地获得帮助。当他们耐心地倾听那些时常不连贯的故事或是艰难地跋涉于极其阴暗的地方以查看吸毒者的藏身之所时,他们对工作的热情付出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的工作使其接触到一些处于社会最边缘且被丑化的人们,其中30%的吸毒者因非法移民身份而被其它机构忽视。在反对歧视吸毒者的斗争中,他们体现了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人道原则。

马尔切洛接着说:“在街上红十字标志为我们提供了保护。吸毒者因此不会认为我们站在政府那边。同时,它还让吸毒者感到我们比警察和其它机构更值得信赖。”

每个人的故事都是独特的。贾恩卡洛是家里七个孩子中的一个,他在罗马的棚户区长大,靠着乞讨度日。14岁时,他开始小偷小摸并沾染毒品,从此不断进出监狱。他的姐姐死于艾滋病,一个兄弟死于过量吸食毒品。在监狱里,他遇到了维拉马拉伊尼的外展工作者。他说:“我从没想过我还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们让我认识到,只要我愿意,我就能找到出路。”他加入了维拉马拉伊尼的康复治疗团体,“戒毒并不容易,但他们支持我,给我时间,也不催我。”现在,贾恩卡洛负责管理维拉马拉伊尼的收容所及其夜间庇护所。他解释说:“每天有30个人到我们这里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康复方式。”

活跃的外展服务、同伴教育以及灵活的治疗方式是维拉马拉伊尼的独特之处。80名工作人员中约有一半人曾是吸毒者。在灯光明亮的走廊上,人们相互友好地拍拍肩膀或是停下来聊会儿天,分不清楚谁是来接受帮助的人,谁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他很可能是医生,也可能是每天来这里注射美沙酮的300人中的一个。

警察的怀疑

医学专家、维拉马拉伊尼创始人、红十字终身志愿者、意大利红十字会主席以及红十字运动常设委员会副主席马西莫巴拉说:“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人们因生活境遇的不同而各异。因此,治疗应符合个体的具体需要,而不是让个体被某一特定疗法所束缚。”

菲利浦是个说话温和的人,父母都是专业人士。他讲起了在吸食毒品的恶性循环向他逼近时,他所过的双重生活:“多年来,我确信自己可以一直过双面人的生活。我有工作、房子、未婚妻。即使心里清楚自己正在坠入地狱,但在注射毒品的那一刻,你什么都忘了。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坠入谷底,而等待你的只有牢狱或死亡。”

虽然每一个案例都是独特的,但大部分人都会提到“猛然醒悟”,也就是吸毒让人不堪重负的那一刻。维拉马拉伊尼致力于在这一时刻到来时,提供一杯茶、一个栖身之所、心理咨询或是任何其他所需的服务。

当菲利浦最终被捕时,他遇到了意大利红十字会24小时应急小组的志愿者安娜。起初警察并不信任这个工作组,但现在,他们只要逮捕了海洛因吸食者就会给工作组打电话。维拉马拉伊尼提供美沙酮以缓解强烈的戒断症状。这样,接下来的诉讼程序就能进行得较为有序。菲利浦在几个月后猛然醒悟。他说:“8月15日,我在罗马的一个停车场,准备好了针管。我突然意识到自己陷得太深了。我想起了安娜,就拿出她给我的名片并给她打了电话。” 现在,菲利浦在维拉马拉伊尼进行的为期20个月的治疗已经完成了一半。

从最初在一个房间里由一些专业人士每周数次向五名吸毒者提供咨询开始,维拉马拉伊尼现在已发展成为一个可以提供中长期住所的团体,它就位于意大利红十字会大院的花园里。它每天向700多人提供范围广泛的服务,包括无需预约的24小时诊所、夜间收容所、监狱外展项目、三段式治疗项目、家庭支持小组以及工作互助组(独立运营)。这些服务都是在不断地应对需要中发展起来的,现在该组织每年向3000多名吸毒者及其家庭提供帮助。贾恩卡洛说:“维拉马拉伊尼是意大利同类机构中唯一根据吸毒者的需要提供不同帮助的机构。”

新一代吸毒者

这种做法也给维拉马拉伊尼带来了包括募集资金在内的挑战,这也就意味着该机构的工作人员经常要与意大利红十字会一起奋战在宣传工作的最前线,为减少对吸毒的污名与歧视现象而大声疾呼。在国际层面上,该国红会率先推动反毒品政策的人道化。它推动106个国家红会同意并签署了以推动人道的反毒品政策为内容的《罗马共识》。2004年,维拉马拉伊尼和意大利红十字会开始为姊妹红会举办培训班,迄今已有10个国家红会参加。一些红会在培训后已着手开展应对吸毒者问题的项目(据估计全世界有2亿吸毒者)。比如,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红新月会已在德黑兰成立了一个流动服务站,而乌拉圭红十字会则为加强其街头服务站的工作而设立了热线电话。

但令人悲哀的是,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甚至还可能恶化。社会工作者们十分担心年轻人对软性毒品不以为然的态度。大家都认为这是维拉马拉伊尼下一个必须关注的问题。

罗马的泰尔米尼火车站,一个雨夜,从黑暗中走出来几个浑身湿透的人,他们欣喜地发现这里有热茶喝。现在是在过量吸毒者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四处查看的时候了,这些人可能倒在停泊的车辆之间,或瘫坐在照相亭里。

看着外面那些蜷缩着的孤独身影,法布里齐奥伤感地说:“涉毒孩子的年纪越来越小了。”远处,车站的灯如同碎玻璃片一般发出冷冷的光。他接着轻声说道:“刚刚20岁就失去了希望,这实在是件悲哀的事。”

接着,他翻起了外套领子,又顶着濛濛细雨走进了夜色中。

 


罗马的泰尔米尼火车站,维拉马拉伊尼的红十字志愿者和一位医生在帮助两名过量吸食毒品者。
©VILLA MARAINI

 

 

 

 

 

 

 

 

 

 


街头服务站的工作者吉诺捡拾用过的针头。
©VILLA MARAINI

 

 

 

 

 

 

 

 

 

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坠入谷底,而等待你的只有牢狱或死亡。

 

凯瑟琳•伦杰尔 (CATHERINE LENGYEL)
凯瑟琳伦杰尔是驻希腊的一名自由撰稿人。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