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为肯尼亚疗伤

 
肯尼亚大选后的危机已造成数百人死亡、超过25万人流离失所。肯尼亚红十字会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帮助下,颇有成效地为那些受暴力事件影响的人开展援助工作。  

在肯尼亚中部裂谷省纳库鲁镇的一个流离失所者营地,米尔德丽德阿金伊坐在她的帐篷里说:“我们村受到攻击时,我刚刚出院。我跟着家里人逃到附近的教堂里,而我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往另一个方向逃了。红十字会帮了我们大忙。我离开家时什么也没带,但是在这儿,他们帮我找到了儿子,给我们全家吃的,给我衣服穿,还安排帐篷让我们住。”

她是被迫居住在流离失所者营地中的30多万人中的一员。这些人由于2007年12月肯尼亚总统大选结果公布后引发的暴乱而逃离家园。暴乱发生后,政府立即委派肯尼亚红十字会来协调人道援助工作。

截至2月底,肯尼亚红十字会已经给流离失所者分发了8千多吨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如防水油布、蚊帐、毯子、厨具、塑料桶、肥皂和衣服等。红十字寻人工作使大约4百人(大部分是儿童)与家人重聚。红十字医疗诊所诊治了约3万名门诊病人。红十字咨询工作组向数以千计的人提供了心理支持服务。

肯尼亚红十字会每天还组织向多个营地运送7百多万升水,并建起公共厕所和其它卫生设施。从危机爆发之日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就一直在支持肯尼亚红十字会的工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能够从其位于内罗毕的大型后勤中心调派卡车、轻型车辆和飞机、医院救治伤员用的医疗用品、紧急口粮、水与卫生设施和其它必需品。

1月1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派遣该组织驻内罗毕的地区外科医生去援助埃尔多雷特的医院,随后又派出一支一线外科小组,提供培训或直接援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法医专家向太平间负责人及市政官员提供帮助,确保正确辨认暴力事件中丧生者的身份。该组织还在其擅长的寻人、水与居住环境、后勤及安全等领域提供服务。

坚持培训

肯尼亚红十字会秘书长阿巴斯格莱特说:“肯尼亚红十字会之所以能够快速反应,得益于过去5年中我们在培训与备灾方面的大量投入,尤其还得到了丹麦红十字会的鼎力相助。我们有58个分支机构组成的工作网络以及成千上万名随时待命的经过专门培训的志愿者。大选前,我们还在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就一项备灾计划开展紧密合作。我们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道率先深入一线,真实了解暴力局势的范围。我们自1月1日起就开始将食物送到流离失所者手中。”

当其它机构因安全顾虑而推迟行动之时,红十字已设法将工作人员和救济物资送到了受影响地区,尽管当地民兵或地方帮派设置临时路障予以拦截时也遇到了一些紧张的时刻。格莱特解释说:“我们每个分会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中都有会说当地语言的。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也非常关注自己被看作是公正的组织。我认为,这个组织比从前壮大了,并且被公认为是一个公正地提供援助的颇有声望的组织。”

他补充说:“对那些受影响的人来说,暴力发生后的头几个小时和几天最为重要。我们必须做好援助准备并迅速地去帮助他们。头一天半的时间里,我们就是这么做的。随着危机进一步展开,我们还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保持了经常性联系,这种联系至关重要。”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内罗毕地区代表处主任帕斯卡尔屈塔说:“在肯尼亚,国家红会不仅有能力做出应对,也能够协调包括联合国的工作在内的整个人道应对工作。”

他接着说:“肯尼亚红十字会为营地里的流离失所者提供了全面的保护和援助,他们在营地里有效协调所有的人道行动。我们的职责就是支持肯尼亚红十字会开展的行动。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来说,这是一种新型伙伴关系。在此类紧急事件中,我们拥有更多作为领导者的经验,因此,我们在开拓新的领域。”

与肯尼亚红十字会的合作并非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唯一的新领域。在肯尼亚危机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首次尝试在此类紧急局势中部署一个快速反应小组。一月份的第一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从日内瓦总部派遣了15名外籍员工支持内罗毕代表处。快速反应小组不仅包括一线代表,也包括行政人员、协调官和医务人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非洲之角地区行动部主任亚历山大利贝斯金德说:“我们列出了一份在此类紧急局势中所需的技能清单。我们将这份清单交给内罗毕代表处,然后他们告诉我们哪些是他们需要的。我们能根据每个部门的人员登记表在24小时内将所需人员部署到位。事实证明,这种工作系统在肯尼亚是有效的。我们派去的人员经验丰富且能够很快融入现有团队。他们的任务很明确:去支持而不是去接管工作。我们与肯尼亚红十字会的合作也正是遵循这一原则。”

伯纳德•巴雷特
伯纳德•巴雷特曾是驻内罗毕的代表。

肯尼亚红十字会的一辆卡车给纳库鲁体育场的流离失所者营地送水。
©BERNARD BARRETT / ICRC

 

 

 

 

 

 

 

一个水与卫生设施小组正修建一个自来水装置,向莫洛附近的埃尔布尔贡小学营地的流离失所者供水。
©BERNARD BARRETT / ICRC

 

 

 

 

 

 

 

肯尼亚红十字会秘书长阿巴斯格莱特。
©BERNARD BARRETT / ICRC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