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缅甸
伊洛瓦底江之痛

 
一个没有名字的小男孩艰难地应付着这场把他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灾难。  

这个小男孩独自坐在修道院的一个角落,眼睛盯着地面。他沉默不语,对周围的喧闹毫不察觉,完全封闭在自己的世界中。

28岁的山达昂是缅甸红十字会的一名志愿者,她正仔细查看一群到达毛宾镇上的飓风幸存者。这些人中有一些被送到了修道院。他们一安顿下来,山达便开始寻找最需要帮助的那些人。

她跪在这个小男孩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有没有人和你一起?”

他抬起头,喃喃地说:“我不记得了,不知道。 ”

她把孩子搂在怀中,孩子哭了起来。山达昂也哭了。孩子无需讲述他的遭遇,山达已从他的眼中读到了。

她说:“我会和你在一起的,别担心。”

飓风纳尔吉斯于5月2日席卷了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地区,造成10万余人死亡或失踪,约有240万人受到影响,飓风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伤痛。在两个月内,缅甸红十字会在国际联合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多个伙伴红会的支持之下将2500吨救济物资发放到了50万人手中。分发的物资包括:6.1万只塑料桶、150万个净水药片、59吨大米、6.2万顶蚊帐、2.7万套卫生用品包、9.3万张防水油布、5.9万张毯子、1.5万套临时住所包和2.4万套厨具。此外,还开展了一些项目来改善医疗卫生以及水与卫生设施并寻找失踪家人。

然而,即使在清理尸体、重建家园、恢复生计、身体创伤治愈之后很长时间,心理上的创伤仍是挥之不去的。也许伤害并不如以前那么显而易见,但它是真切存在的,而且对很多人来说,伤痛是永远无法抚平的。他们能尽力去做的是学会如何应对它。

对这个没有名字的小男孩来说,这也许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所经历、所看到的都是他所不愿再想起的。也许他的父母还活着,也许他的兄弟姐妹还活着,但他的眼神让人感到他们早已被飓风带来的巨浪卷走了。搜寻其家人的工作仍将继续。同时,山达昂也正努力带他走出这场恶梦。

她叫他“达-埃”,意思大概是“我的小家伙”。她经常拥抱他,给他关爱和照顾,她请其他孩子过来玩。有时孩子们过来后,他也会加入他们一起玩。晚上她会在那儿哄他入睡。

现在孩子会开口说话了,但只对她一个人说。当她去其他地方工作时,他就又缩回到自己的角落里。目前在三角洲地区发生的这个小男孩和许多其他人的故事都反映出人们非常需要情感上的支持,这也说明了国际联合会为什么正在将这类援助系统地整合进它所开展的耗资5080万美元、为期三年的缅甸行动中。可以向别人寻求帮助、会有人聆听、分担他们的悲痛并给予他们希望,这对灾难幸存者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早期和适当的心理支持(减轻苦痛以及提供建设性计划)也可以帮助受影响人群更好地应对灾难并避免他们的伤痛越来越深。

不仅仅是年幼者特别易受伤害。山达昂还碰到另外一个不知姓名的幸存者,她大约70岁左右,半边身子已经瘫痪,还丧失了说话能力。

志愿者说:“她独自一人,无法告诉我她的名字、从哪里来或者是否还有亲人。有人在某个地方发现了她,并把她送上了一辆运送幸存者到我们镇上来的车。她一定已在风雨中熬了很多天。她非常悲伤。”

尽管这位老人不会说话,但昂还是在努力收集信息。她问一些问题,让老人用点头或摇头来回答。与此同时,缅甸红十字会也在其它幸存者营地中分发她的照片,询问是否有人认识她。

可怕的事情在别处也渐渐出现了。圣桑莫是评估三角洲地区的需求和行动的红十字项目官员,她在拉布达避难所中发现了一个明显精神失常的65岁女性。和小男孩一样,她已经把自己封闭起来。当她终于开口说话时,她说她的丈夫、女儿、女婿、婆婆还有七个孙儿都被风暴潮卷走了。

她22岁的儿子在激流中将她拉到一棵漂浮的树上才救下了她。他们在洪水中漂流了整晚,第二天早上才漂到河岸上。他们步行数英里才回到家,一路上心里都忐忑不安。

她另一个儿子也活下来了,但其他人都被冲走了,尸体最终被拦在水闸前。当闸门打开后,尸体又漂了回来,她在村子里眼睁睁地看着亲人的尸体从她身边漂过。

这正是三角洲地区的伤痛。

约翰•斯帕罗
约翰•斯帕罗是一名驻马来西亚的传播顾问。

 

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地区,炯达村,一个在纳尔吉斯飓风中流离失所的小男孩站在他的帐篷里。
©REUTERS / STAN HONDA,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山达
©JOHN SPARROW /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