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寻找庇护所

 
中国西北部的一个气氛融洽的活动中心欢迎因艾滋病而被社会遗弃的人。  

在毛驴和小推车来来往往的泥泞街道上,中国红十字会活动中心的绿色大门欢迎着过往路人进来躲避严寒,借助炉火取暖。门外挂着漂亮的塑料花环,墙上张贴着有关艾滋病知识的海报,户外的信息板上有维吾尔语或汉语的信息。

活动中心里满是年轻的穆斯林志愿者,房间里充满着嘈杂的谈话声。这些志愿者们正计划深入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中心地区进行下一个社区访问。

古尔娜(化名)回想起四年前她和女儿确诊被丈夫传染上艾滋病病毒的情形时,眼中噙满了泪水。她说,当时感觉自杀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古尔娜一家人住在靠近哈萨克斯坦边界的伊宁市,满心羞愧且对社区隐瞒实情。因为古尔娜的丈夫可能是与别人共用静脉注射器吸毒而染上艾滋病病毒的,这家人处于被孤立的境地。

古尔娜一边看护着感染了艾滋病并同时处于肝炎晚期的丈夫,一边还得照顾她那携带了艾滋病病毒的小孩,自己也经受着病痛的折磨。她丈夫临终时恳求她去参加红十字会举办的培训班。尽管她已经筋疲力尽、意志消沉,但还是强迫自己去了活动中心。

在那儿,古尔娜找到了庇护所。她说自己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感觉,因为这里有很多住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

当说到志愿工作时,她说:“我的世界比以前开阔了,也得到了别人的尊重。我现在心态很好,能接触各种不同的人,如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吸毒者,这很不错。”

2007年,她被聘为中国红十字会联络官员,她挣到的钱能使她和女儿吃得很好,这有助于抗逆转录酶病毒治疗。

古尔娜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来这儿聚会,了解信息,分享他们的经历。而这在我们自己的村子里是不可能的。”

在过去4 年中,30多名志愿者组织了多次防治艾滋病培训班,通过社区家访和表演戏剧的形式来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并减少歧视。他们表演的戏剧能吸引大批观众,包括坐在小凳上带着艳丽头巾的中年妇女和一些站在舞台两侧的男人和青少年。舞台上的恶作剧、观众发出的阵阵笑声以及感同身受的默默饮泣吸引了很多路人。

在中国,人们正努力开展工作,帮助全国约70万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全世界共有330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这些统计数字及其背后人类所付出的代价促使作为红十字与红新月艾滋病病毒全球联盟成员的中国红十字会承诺在2010年之前不断扩大防治艾滋病工作的规模。中国红十字会的目标是:向2700万人传播有关预防艾滋病及减少污名和歧视现象的信息,面向86.6万人开展同伴教育,并为9万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家人提供服务。

在新疆18206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中有四分之三以上曾注射毒品。海洛因涌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途径有两种:一是从邻国阿富汗进入;二是从东南亚的“金三角”沿货运路线途经云南进入新疆,1989年中国首例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就是在云南确诊的。刚开始时,艾滋病病毒或多或少仅限于注射吸毒者,可现在这些人的家人也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现有800万人说维吾尔语,因此志愿者们常常用这种语言工作。在新疆大约80%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都是维吾尔族人,保守的穆斯林文化意味着在宣传这方面的卫生知识时要注意其文化敏感性,尽可能男女分开并由维吾尔族人自己来宣传。

观念的改变需要时间。古尔娜对自己的情况还是很谨慎,她只信任自己的母亲,也会很谨慎地选择倾诉对象。

红十字的一个艾滋病项目官员亚辛阿卜杜拉说,一直以来,HIV项目在人们中树立信任和赢得尊重都很不容易。

他说:“最初,上门和人谈艾滋病和毒品是非常困难的。志愿者们经常被人赶出门外,遭到拒绝,有的还会被人泼脏水。人们还常常对他们恶语相向。因为受到歧视,志愿者们有时会放弃工作。现在人们开始接受我们的志愿者也认可红十字会了。当志愿者登门宣传防病知识时,人们都积极响应还会提出很好的建议。”

澳大利亚红十字会艾滋病顾问丁夫娜肯尼指出,要开展这些项目,社会信任是非常必要的,而这需要付出巨大努力。

她说:“增进信任要依靠人们能够体谅理解,保护他人隐私,特别是对他们吸毒经历或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身份保密,不抱有成见,不妄作猜测,而是细心为人着想,与其建立真诚而稳固的关系。”

阿卜杜拉说,生活被这些影响慢慢改变着。

“志愿者们也有些变化,在社区中有了一定的发言权。他们开始认识到自己是个志愿者而不是没用的人,为自己的社区做出了很多贡献。 ”

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以及一些像喀什这样靠近哈萨克斯坦边界的城市中,红十字会开始接触被边缘化的少数人群。

阿卜杜拉说:“如果你能与人平等对话,交流就会比较容易。你必须注意自己的用词,因为如果你说错了话,言语会伤人。这些人有很多生活上的问题:没有工作,贫困,携带着艾滋病病毒。他们确实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鼓励他们参加艾滋病培训班。之后,他们往往都成了志愿者。”

阿卜杜拉说:“认同是很重要的。除了在培训中,你还必须在谈话中融入到他们中去。这些弱势群体常常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因为他们不自信,也担心谈话内容被泄漏。如果你能像对待朋友或亲人那样真正地尊重他们,你才能着手解决问题。”

凯利•钱德勒
凯利•钱德勒是澳大利亚红十字会的传播协调员



当有人吸食海洛因过量时,援救人员喷洒灭菌剂能使自己免受艾滋病感染吗?
志愿者通过表演向大家传播相关知识。
©WANG MIN BING / AUSTRALIAN RED CROSS

 

 

 

《2008年世界灾难报告》

今年报告关注的重点是艾滋病病毒和艾滋病,报告称艾滋病对一些国家和人群已造成了灾难性影响。报告调查了艾滋病对人道工作、难民和遭受战争和自然灾害之人的影响。这一问题的规模和人们面临的挑战使得开展高效和经济的项目显得至关重要。索取《世界灾难报告》请发送电子邮件至以下地址:wdr@ifrc.org。

 


 

中国:
面临危险的流动工人

在中国,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是一个最好绝口不提的秘密。随着艾滋病病毒在中国的持续蔓延,污名和歧视导致的孤立现象也随之而生。对艾滋病及其传播方式的误解使数不清的人产生偏见,认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几乎是不能接触的。

苏州市的外来人口数量大得惊人,该市人口为1100万,其中有500万是外来人口。据权威部门估计,至少有300万男性外来建筑工人。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大部分来自贫困地区,他们要挣钱寄回家。

一些研究表明,由于离家时间太长,男性外来务工者会造访性工作者而且不常使用避孕套。有观点认为他们可能是中国艾滋病流行的关键人群,因此中国红十字会决定将他们纳入艾滋病防治计划中。刘是一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他说:“在我们那儿,如果政府知道你感染了这种病毒,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得理解,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把自己的病情告诉别人的。直到有天早上我病得下不了床了,我的家人才知道,他们逼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那一刻是最难受的。”

在中国红十字会的支持下,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组建了一些基层社团来帮助和他们有相同遭遇的人,他们保持联系并邀请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参加他们的聚会。他们还提供同伴教育以及如何坚持治疗等相关培训。其中一个成立时间较长的互助小组甚至拥有一个访问量相当不错的内部网站,网站上还设有一个聊天室并在制作电子期刊。还有一位律师志愿者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提供法律援助。

约翰•斯帕罗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