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专访贝克莱·格雷塔

 

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新任秘书长贝克莱·格雷塔64年前出生于埃塞俄比亚。他在商界、人道领域和政府机构都拥有丰富的领导经验。然而他也经历了许多苦难:当过5年政治犯,人到中年时在加拿大避难。《红十字与红新月杂志》与您分享这些经历背后的故事。

 

在当选联合会秘书长仅4天后,您就在日本召开的八国集团首脑会议上发出关于高粮价的警告。您特别担心饥饿问题吗?

是的,我对这一问题非常关切。饥饿问题总是隐藏在人道领域之中。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文明危机存在着使饥饿问题加剧的因素——贫困、灾难、庄稼歉收、人口增长、粮食分配不均,对用庄稼做燃料不断增加的需求以及文化之间的摩擦,这引发了许多冲突。

但我们也可以满怀希望。人类利用聪明才智最终会找到解决办法。应对饥饿是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多方面的工作。其中之一是应对严重饥饿问题。另外就是建设灵活应变的能力,例如国际联合会在15个非洲国家所开展的5年粮食安全项目。帮助人们自力更生是非常重要的。

在您的议事日程中还有其他首要问题吗?

当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城市暴力、人口流动迁徙和各种疾病发生时,许多人的生活受到影响,但也有许多人的生命得到挽救。我们也促进了社区和当地民间社会的决策、责任感甚至是民主化进程。我们为和平做贡献,并努力建设基层能力和民间社会力量。

例如,阿富汗红新月会在阿富汗所有地区都开展行动。国家红会总是在其他组织未开展工作的地方行动。在缅甸,不允许外来组织介入,缅甸红会就在那里开展工作。我们得到了各国政府和民众的一致认可。

全体志愿者携手努力,不分性别、种族和肤色。他们以基本原则为核心通力合作,不愧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我们团结起来就真正能在世界上发挥巨大影响。

您背后的动力是什么?

1984年的某个星期二,我加入了埃塞俄比亚红十字会,星期四秘书长就把我带到一个发生饥荒的地区。一对夫妇为了埋葬饿死的两个孩子来找我要衣物。他们对我说:“我们想把孩子裹好。”那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令人震惊的事情。他们看上去精神紧张,你能感觉到他们眼中的痛苦和对生活的憎恶。他们并没有哭,这让我非常感动。我以前从未见到过这一幕。我们竭尽全力帮他们体面地安葬了孩子,想方设法支持他们。

那次经历使我痛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一切。在埃塞俄比亚,我们做到了。我们的系统能够非常有效地运转。我昼夜不停地工作。

看到孩子们因没东西吃而挨饿,以至于营养不良、快要饿死了,我觉得极端痛苦。想起这些事情,我的内心就非常沉重,半夜时常会醒来。

您在新的岗位上能发挥什么作用?

我自己也曾有过穷困潦倒的经历。我知道那种感觉。我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我知道饿着肚子去上学的滋味。我蹲过监狱,也当过难民。这一切给了我敏锐的洞察力。我相信,一旦获得支持,人们就能够扭转不利局面。我满怀激情地帮助他们自力更生。这是可以实现的。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前景如何?

我坚信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会不断发展壮大。灾难接连不断,冲突无休无止,人们之间的差异仍将使我们四分五裂。虽然人类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冲动,想要帮助身处危难之人,但巨大的分歧仍将人们割裂开来。这是人类心理的一种矛盾——一方面在挽救生命,而另一方面却无法停止冲突和暴力。

各国红会是国际联合会的基础。全球网络和基层社区志愿者,还有我们特有的人道原则——所有这些构成了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

罗斯玛丽·诺斯是《红十字与红新月杂志》国际联合会编辑。


贝克莱•格雷塔
©INTERNATIONALFEDERATION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