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一个设想的由来-——
漫画家专访

 
著名法国艺术家让•吉罗(笔名墨必斯)创作的一本漫画生动再现了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从1859年至今的历史。下面他与我们分享了他对世界和当代人道行动的看法。  

让•吉罗先生,您为什么答应接受这一 创作任务?

我接到很多创作邀请。一些邀请相对而言更具合理性,比如说你们的项目,因为它超越了纯专业界限,具有明确的公共目的。所以我不敢怠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请求。你们红十字与红新月组织现已成为我们世界人类意识的一部分,而且还是人本主义这种普遍思想的捍卫者。现在,从索尔弗利诺战役中追溯这一思想的历史构建是令人着迷的。

您是如何完成这一创作的?

从艺术层面出发,既有历史准确性的要求,又有创作通俗易懂漫画的必要,我必须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和谐一致。换句话说,我不得不借助于许多老照片和大量文字材料,并运用漫画所特有的情节策划让我的想象力自由驰骋。例如,在第一页中,亨利·杜南在向一名法军上校解释他为什么要组织对所有伤者进行救援。事实上,我们不知道他们当时是否有过那种对话。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清晰地揭示杜南的行动背后的动机,并说明这种行动是多么不平凡。

我不断转换着绘画风格:一种新颖奇特,几乎是属于青少年的,另一种则现实得多,受到当时图片很大影响,第三种令人回想起某种象征手法,借以描绘像一战这类特殊事件的暴虐和残忍。提到一战,我将自己的许多情感和家庭的历史融入绘画中。我是一个爱突发奇想的人,总喜欢用多种手法表达情感。

您对当今的人道行动有何看法?

现在事情不像以往那样泾渭分明。过多的参与方和那些想在人道领域争得一席之地的人造成了一种混乱。其中一些人的道德基础和能力是令人质疑的。我们知道,一些组织是由某些政治势力操纵的,甚至是由其一手创立的。过去几年内军事干涉的所谓“人道化”也令人担心。然而军人也是人,和我们大家一样;他们觉得不应该使用武器,而要用其他方式行动。

今天,媒体的力量如此巨大,我们感到必须采取行动,无论在达尔富尔、西藏还是其他地方。我们被自己过度的热情和有点疯狂的想法冲昏了头脑,结果可能引发暴行。再加上殖民历史给西方世界留下的罪恶感以及一些国家对这种负疚感的利用……真是非常复杂。

我很高兴能为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做这个工作,因为我清楚:无论是在战时还是在自然灾害中,你们都始终努力保持独立,并且只根据需求不加歧视地开展工作。你们在全世界都依靠志愿者开展行动,他们熟知当地状况和人们的真正需求,这样有助于避免发生错误。这无疑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优势之一。

您相信基本价值的存在吗?

当然。不得压迫最脆弱的人——这是个基本观念。我们总是急于为失败者提供帮助。但是每次我都设法三思而行,特别是当考虑到媒体如何描述这种情况的时候。身为受难者不一定就意味着他们是无辜的好人。

此外,我们往往将一些国家妖魔化而不懂得国家都是按照自身逻辑行事的,就时间而言,这种逻辑远远超越了个体的一生。 我们忘记将历史重新引入我们的世界观。我认为,在每个人类群体中都存在着一种集体无意识,我们不能仅仅从一种人道或个人的角度来分析所发生的一切。这让我想起康拉德劳伦兹关于鸽子的一段话:它们是和平的象征,但它们并不比别的动物更凶残或更柔弱。生存比其它一切都更重要。

许多事情都让正直的人厌恶,而我们应懂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想想我们的哪些做法可能会令人反感。在所谓富庶的国家里,数百万人受困于经济上的、政治上的、组织上的或概念上的风暴,他们的处境无人问津。我们都为他们做了什么?今天,我们应该与人类自我毁灭的倾向作斗争,并设法保护我们的生态系统。有朝一日地球会变得像复活节岛那样:一片荒芜,只留下一些雄伟的遗迹。但我依然是个乐观主义者!如果我们作为人类失败了,我坚信其他具有良知的生命形式终将取代我们。

采访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传播官员迪迪埃·雷沃尔

动漫作品《一个设想的由来》现有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的版本,可以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际联合会免费获得。


让•吉罗, 笔名墨必斯.
©DIDIER REVOLJ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