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加沙:
战火中的 平民

 

在一年半的封锁过后,加沙发生了长达三个星期的激 烈战斗。加沙人民是这场没有赢家的冲突首当其冲的受害 者,对他们来说,恢复正常生活和尊严的道路仍然漫长。

这个故事成为阿拉伯世界的头条新 闻。三天里,14岁的阿米拉 · 盖 雷姆的名字出现在加沙城中心泰勒-哈 瓦地区的死亡人员名单中。坦克炮击使 她的家化为一片瓦砾,她的父亲和两个 兄弟当场死亡。1月17日受伤的阿米拉 被人发现,次日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停火 协议生效,双方结束武装对抗。年轻的 女孩在附近一所被遗弃的房子里避难, 像很多其他人一样,这家房主被迫在激 烈的战火中逃离家园。

尽管阿米拉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但她仍然摆脱不了战争留下的伤 痛。阿米拉很快接受了手术,她身 上的伤口将会愈合。妈妈整夜守护在 她床前。她将会有个容身之所,即使只是暂时的。但是,她能否将为了逃 出房子或是残垣断壁而不得不爬过父 亲和兄弟尸体的那段记忆永远抹去呢?

在许多方面阿米拉的故事代表了 2009年1月的加沙地带,它饱受了长达 三周、前所未有且毫不间断的暴力摧 残。在这场冲突中没有赢家,唯一深 受其害的是平民。

由于独立信息的缺失,很难精确 测定战争的伤亡。根据1月底加沙卫生 部公布的数据,有1380多人死亡,5640 人受伤。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在受害 者当中,妇女和儿童的比例特别高。

尽管这一数字令人难过和难以接 受,但也并不完全让人惊讶。加沙差 不多有150 万人口。大部分人都聚居 于人口密度高的城区。在这样的地方 采取军事行动只会让平民承受巨大的 危险。

冲突的痕迹

希贾亚是加沙城最贫穷的地区之 一。这里到处都残留着冲突的痕迹。 战事结束没有几天,就在学校重新开 学之前,孩子们又涌向街道和他们最 喜欢的游乐场。许多孩子跟着巴勒斯 坦红新月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 作组跑来跑去并将为战争中房屋受损 的家庭发放急需的救灾物资:用于替 换被炸毁门窗的塑料布、毯子、水桶 及其它清洗和烹饪所需的基本用品。

但这还不能平息莱拉 · 赫卢的愤 怒,她是停火之后接受紧急援助的8
名受援者中的一员。这位六个孩子的 母亲小心翼翼的走在所住楼房的楼梯 上,几天前她还和另外七户人家住在 这里。莱拉的周围满是瓦砾和家具的 碎片,她说:“这栋楼被炸过好几次 了,谢天谢地,丈夫、孩子和我那天 已经离开了。”

该楼最顶上的两层已经在暴力的 冲击下坍塌了。剩下的一堵墙上残留 着一个直径1.5米的大洞,透过这个洞 可以看见约2公里外以色列南部的村 落。莱拉 · 赫卢说道:“我们在这里住 了20年了。现在我们无处可去,我们 失去了一切。”

如同地震袭来

在整个加沙地带,有数千栋房屋 和公寓在冲突中完全或者部分遭到破 坏。2月初,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 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统计,在冲突激烈 的地区有超过3300栋房屋被毁。有些 地区像是遭遇过地震袭击一样。这里 每一个人几乎都遭受了这样或那样的 损失。

冲突最激烈的时候, 三分之二 的加沙人完全无电可用,三分之一的 人没有饮用水。冲突结束三周后,数 以万计的人仍然没有自来水,他们不 得不以正常价格两倍的价钱从私人供 应商那里购水。加沙的某些地区以及 加沙地带北部的一些地方,如贾巴利 亚、拜特哈农和拜特拉希亚,必须等 待更长时间才能重新使用公共供水和 供电网络。

加沙城的污水处理设施位于农业 区,它在战争的第二周受到轰炸。马 雷克· 科马尔津斯基是红十字国际委员 会的一名工程师,他回忆道:“3 百万 升的废水顷刻间淹没了附近的居民区 和田地、冲走了庄稼并威胁着成千上 万人的健康。”战争结束后,他们花了 三周时间才使得污水泵站重新运转。

因为伤员,通常是受重伤的人, 突然大量地涌入,卫生部门连续三周 以来夜以继日的工作,几乎达到崩溃 的边缘,他们依靠发电机来维持设备 运转,即使燃料随时有用尽的危险。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包括阿尔库德 斯红新月会医院在内的8家医院和至少 26家初级医疗保健中心都受到战争直 接或间接地破坏。

封锁措施的后果

一年半之久的封锁过后,加沙及 该地人民受到的打击更为严重。红十 字国际委员会加沙地区代表分处主任 安托万·格朗解释说:“1月份冲突开 始前,情况就已经很严峻了。以色列 从2007年夏天开始实施的封锁措施对 医院、卫生系统和水电供应都造成灾 难性的影响。”驻西岸拉姆安拉的巴 勒斯坦当局与加沙的哈马斯行政机关 之间缺乏合作,从而无法为改善基本 的公共服务所需的援助物资进入加沙 提供便利。

封锁还给人民带来了其它负面 影响:近50%的失业率,恶性通货膨 胀、日益增长的贫困、农业生产下 降、饮食质量恶化对越来越多人的长 期健康构成威胁等等。所有在加沙的 人道组织都在努力对抗这些影响,向 以色列当局提出抗议,因为他们几乎 控制了进出该地区的所有线路。

安托万·格朗表示:“要使加沙恢 复常态并重建其基础设施就必须不间 断且不受限制地获得建材和零件。工 人是有的,但是他们需要原料。如果 我们又回到战前的情况,封锁接二连 三,重建将根本无法进行。”

塞巴斯蒂安·卡利耶(红十字国际委员
会日内瓦总部)和伊亚德·纳斯尔(红
十字国际委员会加沙代表分处)


2009年1月24日,一个红十字的工作队在 加沙城附近的希贾亚评估房屋损坏情况
©IVADAR DOMANICZKY / ICRC / VII

 


一个巴勒斯坦男孩正在被送往加沙的医院
©REUTERS / ISMAEL ZAYDAH,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数千人因战争无家可归
©TIVADAR DOMANICZKY / ICRC / VII

 


一名母亲在自己被毁坏的房子前注视着自己的儿子玩耍。
©TIVADAR DOMANICZKY / ICRC / VII

 


尽管一直都不安全,仍有超过400名巴勒斯坦红新月会工作人员在战争中报到上班
©TIVADAR DOMANICZKY / ICRC / VII

 


一名妇女在加沙城的希法医院中康复
©TIVADAR DOMANICZKY / ICRC / VII

 


分发塑料布用以遮挡加沙地区被炸毁的窗户
©TIVADAR DOMANICZKY / ICRC / VII

 


加沙地带北部贾巴利亚的某些地区化为了废墟
©REUTERS / SUHAIB SALEM,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在巴勒斯坦红新月会分发点的一对年迈夫妇
©TIVADAR DOMANICZKY / ICRC / VII


希法医院涌入了过多的伤员,外科医生们只得不分昼夜地实施手术
©TIVADAR DOMANICZKY / ICRC / VII


2009年1月2日,在以色列空袭加沙地区之后,几名巴勒斯坦人正奔跑着运送一名受伤男子。
©REUTERS / ISMAIL ZAYDAH,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对医疗队
缺乏尊重”

哈立德·朱达博士是加沙地带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主
任。他解释了1月份危机时,他们队伍的工作如何棘手。

巴勒斯坦红新月会在事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我们尽力继续随时向加沙地带的人们提供各种医疗服
务。我们的救护车队主要将伤者送到加沙城的阿尔库德斯 医院。在三周的冲突中,我们成功地运送了大约2400名伤 者并将1100名身陷危险地区的平民转移到了安全地带。我 们的队伍还撤离了750具尸体。大多数时候,我们救护车的 行动是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协助下进行的,有时候甚至 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组的护送。

你们队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特别是由于战争的不可预知性,疏散和运送伤病员相 当困难。急救医疗队的行动非常有限,即便是在他们的基 地或者我们的仓库附近开展救援也是如此。我不得不说, 人们常常对医疗队和红新月的标志缺乏尊重。但是,我们

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院子在同一天之内两次受到炮击,这使我们的一个仓库,一些办公室和 文化中心着了火。第二次袭击之后,消防队在三个小时内都未获准靠近我 们的楼群。这本有可能会给350个人的 生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其中许多 都是正在阿尔库德斯医院接受治疗的 伤病员,还有一些是在我们院子里避 难的家庭。

我们决定冒着周围不间断的战火 对医院进行疏散。重病特护的病人躺 在床上被抬出来,新生儿躺在保育箱 中被转移。尚能行走的病人不得不自己手持输液瓶。这可怕 的一幕,我至今仍然难以形容。

冲突中,我们的人员也有伤亡。一名志愿者遇难,六 名医疗工作者负伤。尽管冲突给我们的工作队和他们的家庭 带来了诸多困难和个人挑战,但是,在我们800名正式员工 中,有一半在这三周参加了工作。另外还有30人志愿加入我 们的队伍。

危机之后你们的需求和首要工作是什么?
我们的首要工作是修复受损的设施,特别是医院和仓 库。之后,我们需要新的救护车,还有零部件用以修理在冲 突中受损的救护车。为了加沙人民的利益,和各国红会伙伴 的合作与协调对于获得我们需要的支持至关重要,这样我们 才能恢复正常的活动。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9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