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文化变革

 

“最大的海啸”发生后,印度洋沿岸的国家喜迎变革。

位于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城外的椰子滩与其他2004年12月26日遭印度洋海啸袭击的旅游胜地一样,拥有田园诗般的美景。细腻纯净的白色沙滩蜿蜒而陈,在凸出的岩石后躲避着浪花的拍打,而遮挡沙滩的岩石被海浪打磨得又平又滑。椰子树在习习的海风中轻轻摇曳。节假日和周末,海边的小型游乐场上很热闹,孩子们快乐地在秋千和骑乘游乐设施上嬉戏。

直到今天,许多坦桑尼亚人都不知道那次海啸中有十个人在那里丧生,尽管海啸从6 000多公里远的海底震中传到这里的海岸时威力已大大减弱。

摩西。奥内斯莫。利莫偶然之间见证了这一切。当时他正好站在距离海岸不远的一栋大厦的窗前,俯瞰繁忙的达累斯萨拉姆港的入口。他记得,当时突然之间,一阵强烈的退潮把所有停泊的渔船席卷而去。接着,一个滔天巨浪滚涌而来——海啸发生了。3个渔民丧生;海港里5艘船失踪,26艘严重损坏。那一刻,62岁的利莫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到这是“海啸”。他说:“一辈子从来没有看过这种场面,我们以为是世界末日来临了。”

坦桑尼亚并非受2004年海啸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但是,与印度洋沿岸的其它国家一样,海啸让人们牢固树立起一种新的预防文化。这场海啸的直接结果是坦桑尼亚红十字会客运码头分会的成立,利莫是该分会的灾难管理官员。该分会成立于2005年,主要服务于达累斯萨拉姆周边的渔业社区。

现在,有两个项目在运作,帮助坦桑尼亚红十字会做海啸备灾工作,包括认知、早期预警和安全疏散,并把这种备灾工作贯穿到坦桑尼亚各渔业海岸的日常工作中。

发展面临危险

现代社会重视减灾和安全重建,灾难促使灾后重建工作得到改进。这方面的案例近年来有许多,此次海啸只是其中之一。例如,2006年印度尼西亚古城日惹附近发生地震后,国际联合会的恢复项目包括搭建数千个传统的防震竹屋作避难所。这些竹屋全部就地取材,每个竹屋成本不到185美元。设计的秘诀在于不使用铁钉,房子结构均用木钉和绳子架起,柔韧性大大增强。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2009年全球减灾评估报告》中表示:“虽然我们不能阻止诸如地震和飓风这样的自然灾害,但我们可以减少其影响。任何灾难的影响大小与公民和政府所采取的以往决策密切相关,或者与这些决策的缺失相关。预先降低风险是关键。”

该报告是2000年发起“联合国国际减灾战略”以来第一份重要的减灾评估。报告指出,在全球经济动荡、食品和能源不安全、冲突、气候变化和极端贫困等这些21世纪的“索尔费里诺”问题影响下,发展“越来越面临危险”。但是,报告表达的“中心讯息”是,“减少灾害风险有助于减少贫困、捍卫发展和适应气候变化。”

投资和行动:从现在做起

2009年6月,“联合国国际减灾战略”之国际减灾平台在日内瓦举行了第二次两年一度的会议,这个平台为各国政府和关心减灾问题的组织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国际论坛。会议确定了多项力图促进“减少灾难死亡和损失”的目标,包括到2010年人道和重建资金中减少灾难风险资金占到10%,适应气候变化资金占到30%,以及到2015年灾害多发区的大城市要执行有关的建筑规范。

约翰。霍尔姆斯是联合国人道事务副秘书长,主持“联合国国际减灾战略”的合作工作。他说:“实现这些目标具有挑战性,但仍然是可以做到的。就是在现在,一些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也正在努力减少灾害的影响。我们所需要的是投资和行动的共同意愿,并且从现在做起。”

在2009年12月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到来前夕,霍尔姆斯还强调了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威胁:“这是一个重大的危险来源,但同时,(有可能)达成‘三赢’——适应气候变化、减少灾害风险和减少贫困。”

印度洋海啸过去5年了,许多观察家认为,那些受海啸影响的国家能更好地面对今后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影响和疾病所带来的威胁。在这些国家,红十字与红新月的恢复方案一直在尽其所能地努力提高其恢复能力。这些方案包括:防风暴房屋,沿暴露无遮蔽的海岸线种植红树林(如越南),早期预警系统,发生地震或气候风险时指示安全疏散的“灾害地图”,以及红十字与红新月急救备灾传统项目的特别培训。

这些项目完成和移交给当地社区后,将由那些海啸以后发展壮大的民间社团接管。国际联合会备灾减灾部门负责人穆罕默德。穆希尔 说:“这是实现可持续改善的最好方法,未来这些国家有望能够更好地应对各种不可避免的威胁。”

下次我们会“做得更好”吗?

这是另一份重要的2009报告中提到的关键问题,这份报告就是“全球海啸经验教训总结项目”工作组出版的《海啸遗产》。国际联合会是该项目的主要支持者。

人们普遍认为,海啸引起了极其慷慨的人道反应,这是以往所罕见的。60岁的钦佩莱。哈桑是坦桑尼亚一位退休渔民,他熟知海啸的独特性质。他说,他所在的村子姆桑加姆库位于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边界以北40公里处,是由一位莫桑比克人在大约300年前建立的,这个莫桑比克人在当地历史上被称为‘马兰戈’。哈桑说:“这次海啸是‘最大的 ’。”这是第一次。其规模之大无可匹敌,从来没有这么大的浪,那里以前只有毫无危险的“马温比”——2004年以前斯瓦希里语对各种大浪的称呼。

乍看起来,2004年的海啸称不上是范本,特别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形势下。印度减灾研究所的米希尔。巴特说:“从来没有其它恢复项目像这次海啸一样拥有这么多的资源,而且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情况。”他补充道:“任何可资借鉴的新思路和新方法都必须是低成本的。”

幸运的是,情况正是这样。《海啸遗产》报告表示,海啸事件得出的经验是灾后恢复“并非一定要依靠大量的资金。”从基层开始、由政府和发展组织参与的有效领导和协调对确保可持续复苏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报告指出,“最重要的经验”是灾难本身应该被看成改革和改进的机会。“引人注目的是,在五个受海啸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政府都愿意接受变革思想,在应对这场灾难中把变革作为一项核心理念来坚持。”目前的挑战就是建设新的预防文化。必须欢迎变革,变革不是为改变而改变,而是因为“在灾难中组织的弱点会受到严峻考验并暴露出来”

亚历克斯•温特
亚历克斯•温特是驻英国的记者兼编辑。


坦桑尼亚红十字会分会秘书长阿里。伊斯梅尔向孩子们讲述海啸的危险。
©REUTERS / KIMIMASA MAYAMA,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布告栏里张贴着关于灾害风险和备灾知识的教育图片。
©ALEX WYNTER /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2009年世界灾难报告》
重点在于早预警早行动

尽管自然灾害的发生不能阻止,但只有在受灾地区的人很脆弱并且没有防备时,灾害才会酿成大的灾难。国际联合会的《世界灾难报告》称,实践证明,早期预警系统能在各个层面上挽救生命和减少经济损失,但这种系统尚未成为全球性灾害管理和降低风险的组成部分。报告认为,在减少生命损失和保护生计方面,早行动比单纯的紧急应对效果更好。各国政府、捐赠者和所有参与者都必须接受这种挑战。欲阅读英文版报告全文(及阿拉伯文、法文和西班牙文版概要),请登陆
http://www.ifrc.org/publicat/wdr
2009/index.asp.navid=09_03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9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