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关怀——治病的良方

 

一个在监狱短期服刑的人,如果被狱友传染上结核病,可能就意味着被判了“死刑”。在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当局合作,应对监狱内外的结核病问题,帮助刑满出狱的患者治好这种致命的疾病。  

拉蒂住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爬四层楼才来到他住的地方。这是一套阴暗而狭小的公寓,30岁的拉蒂与哥哥、嫂子和三个侄子都住在这里。

门口放了一条破儿童运动裤当地垫。屋内地板上放着一个旧电暖器,虽然开着,但基本形同虚设。屋顶的灯泡没了,拉蒂打发一个侄子去隔壁借一个来用。

拉蒂深叹一口气坐下来,说话时呼吸比较吃力。灯泡一直没有借来,下午的光线退去后,屋里很暗,于是有人拿出一把手电照明。

“2007年我因偷窃入狱。在监狱里我开始咳血。”他解释说,“后来确诊我得了结核病。我想我在被送往监狱医院治疗前有可能传染了别人。”

监狱里空间狭小,过度拥挤,营养不良,而且医疗服务匮乏,是滋生结核病的温床。一个因一点小罪而被判短期徒刑的人,如果在狱中感染上一种耐药菌株,可能实际上就等于被判了“死刑”。

对社会造成危险

20世纪90年代,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各共和国医疗基础设施的崩溃,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现,在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等前苏联共和国,许多囚犯因结核病死亡。

过去15年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与两国当局合作,努力成功遏制这个沉默的杀手在在押犯和刑满释放人员中的传播。

“有人认为监狱健康与整体公共健康没有关系,这种观点是错误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结核病专家尼科洛兹萨德拉泽说,“监狱工作人员和看守进出监狱,家人探视,而且囚犯服刑结束要回到社会上去。如果染病囚犯出狱后不继续治疗,会成为社会的一大危险。” 尼科洛兹萨德拉泽曾在格鲁吉亚工作过多年,如今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工作。

治疗耐多药结核病(或称MDR结核)时间长、花费高、过程复杂,而且感觉痛苦。病人需要接受一种混合治疗,既要吃各种药片,还要服多种药粉,又要打针,时间长达24个月。而且,在治疗过程中,病人一般会感到情况更差,后期才会觉得好一些。

治疗还会产生多种副作用,如听力严重下降、肝脏问题和胃疼等,所以病人一般不愿坚持治疗。但是,专家和病人都认为,家人和朋友的关怀和支持很重要,不仅可以帮助刑满出狱的患者获得身体上的康复,而且能够帮助他们恢复生活。

坚持治疗

32岁的泰穆尔在这方面最有切身体会。他和母亲住在阿塞拜疆海滨城市苏姆盖特一所废弃的幼儿园里。13岁那年,他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武装冲突中流离失所,后因诈骗被监禁了几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阿塞拜疆当局联合开展了一个针对刑满出狱结核病患者的跟踪治疗试点项目,项目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支持。泰穆尔是第一个通过该项目成功完成治疗的人。

与在邻国格鲁吉亚一样,阿塞拜疆的出狱患者免费服用治疗耐多药结核的药物。他们在医生监督下每周服药六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病人提供食品和卫生用品,鼓励他们接受治疗,而且每月走访病人。

泰穆尔说:“在监狱里生病是很难受的。身边没有家人,我每天都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后来我开始接受治疗。吃那些药很不舒服,但医生说服我坚持治疗。我很高兴自己坚持下来了,而且现在我治好了。”

说着,他脸上掠过一丝害羞而自我满意的笑容。他在简陋的厨房里拖着脚走来走去,忙着沏一杯茶。在老式煤气炉上烧水的当儿,泰穆尔整洁地归置好一双拖鞋,并把起居室里他床上的床罩抚平。

“长时间以来,都是妈妈照顾我,寸步不离。现在,我想办一个出租车司机执照,好照顾她和养我自己的家。”

“我时刻希望着”

像拉蒂的住处一样,泰穆尔家灯也不亮。不知因为什么没有电。但是,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没有电似乎关系不大。

一丝阳光透过布满灰尘的窗户照进来。泰穆尔舒适地靠在枕头上,呷一口茶水,显示出一种谨慎的乐观。他知道,可怕的病魔和监狱生活都已经过去了,目前来看未来一片光明。

在500公里外的第比利斯,拉蒂拥有同样的美好愿望。他最近刚刚完成一个疗程的传统结核病抗生素治疗,这种疗程比较短,平均8个月,副作用也比较小。在他入狱期间,妻子离开了他,女儿现在与奶奶一起住在格鲁吉亚另一个地方。所以,他的生活很不幸福。

但是,像泰穆尔一样,拉蒂很庆幸有家人可以依靠。他感激家人的关怀,希望能够尽快重新自立谋生。

“我只希望能感觉好些,继续生活下去,经常能见到我的女儿,永远远离结核病。”他表示,“我时刻这样希望着。”

安娜纳尔逊,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结核病在社会上被污名化,患者被隔离,不能得到适当的治疗。多宣传拉蒂们的处境有助于减轻这种现象。
©Zalmai/ICRC

 

 

 

“吃那些药很不舒服,但医生说服我坚持治疗。我很高兴自己坚持下来了,而且现在我治好了。”
已痊愈的刑满出狱结核病患者 泰穆尔

 

 


拉蒂 已经出狱,而且经过8个月的治疗后没有了结核。
©Zalmai/ICRC

 

 

 


阿塞拜疆一名囚犯 在监狱医生监督下服用治疗耐多药结核的药品。
©Zalmai/ICRC

 

 

 

“有人认为监狱健康与整体公共健康没有关系,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结核病专家尼科洛兹萨德拉泽

 

 

 


巴库一名患结核病的无期徒刑囚犯 等待做肺部手术。
©Zalmai/ICRC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