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志愿者的价值

 

全球领导者要依赖志愿者帮助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但是,为何志愿者的贡献被大量忽略不计?我们如何能更好地支持他们?  

当暴雨导致印度河决堤而使巴基斯坦北部洪水泛滥时,36岁的巴基斯坦红新月会志愿者法瓦德•谢尔瓦尼立即加入了救援队伍。

谢尔瓦尼在巴基斯坦红新月会营地和卡拉奇“调控室”工作,帮助评估灾区需求然后上报给总部。他还帮助修建用船只、吉普车和直升机向灾民运送救援物品的通道。

作为一名参加过地震、自杀式爆炸和热带风暴等救灾工作的老救援工作者,谢尔瓦尼在穿戴上红新月马甲和帽子冲向救灾现场时,对千年发展目标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喜欢帮助别人,即使没有报酬也乐此不疲。这是他的工作,是他受训的目的所在。

但当2011年(国际志愿者年十周年)行将开始时,世界卫生和政治领袖们表示,如谢尔瓦尼这样的志愿者们始终如一的工作对实现全球千年发展目标来说至关重要。千年发展目标就是各国政府承诺在2015年之前达到的8个发展目标(见方框)。

以小儿麻痹症为例。卫生专家表示,之所以这种病现在看来有望根除,志愿者的工作——包括如阿富汗和尼日利亚等国国家红会的庞大网络——就是一个原因。志愿者网络可以使疫苗接种项目深入到外人常常难以进入的社区,从而完成“关键的最后一步”。例如,在莫桑比克楠普拉省开展抗麻疹项目时,由于红十字志愿者的帮助,疫苗接种率高达97%,而其他农村地区的接种率为88%(在抗击产生耐药性和传播速度快的疾病时,这种差异非常关键)。

志愿者作用关键

距离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最后期限2015年只有四年时间了,需要做的工作仍然有很多。即使在小儿麻痹症和麻疹的应对工作上有所进步,也远远不能确定根除。在应对贫困和儿童保健等问题上,面临各种各样的障碍,如自然灾害、沙漠化、武装冲突、全球变暖、城市暴力、长期性粮食危机以及金融危机等。

由于政府和私人领域的可获资源不够,而且在接近弱势群体方面存在许多挑战,许多人求助于志愿者,把他们作为一种关键资源来利用。正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最近所说,“实现千年发展目标需要许许多多的人通过志愿行动来参与。”

因为红十字红新月志愿者植根于当地社区,他们甚至能够把疫苗接种、紧急救援或关键的药物治疗等项目实施到武装暴力地区(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索马里或阿富汗偏远地区,红十字或红新月志愿者帮助在预先安排的“宁静期”发放小儿麻痹症疫苗)。

志愿者还有一种社会影响,这种作用难以量化,但它有助于社会稳定和复原,特别是在武装冲突期间。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会志愿者帕特里克•扎博宁卡•马亚拉骑自行车或步行递送保持亲人之间联系的红十字通信,使有些在战争中失散的孩子与父母团聚。

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穆罕默德•弗里斯科•曼苏尔向其他青年志愿者传授如何利用游戏和模拟演练栩栩如生地向8到18岁的青少年宣传国际人道法和人道准则。曼苏尔25岁,是黎巴嫩红十字志愿者。他谈起参加学习班的青少年时说,“通过这种游戏,他们认识到战争需要有限制,人道价值观应该受到尊重。否则,痛苦就会非常大,代价就会非常高。”

志愿者常常克服自己的困难去满足别人的需求。塞拉利昂志愿者穆莫莱•福法纳利用个人时间在塞拉利昂南部农村宣传非暴力和宽容。一次完成任务返回时不幸发生交通事故而脊柱断裂,此后他继续从事志愿工作。如今,这位急救小组成员的许多志愿工作借助于拐杖和轮椅来完成。

接近弱势群体

在发达国家或经济转型国家,志愿者还能够深入贫困人群或弱势群体。例如,在斯德哥尔摩郊外安静的乡村——勒村,瑞典红十字会志愿者克里斯蒂娜•林霍尔姆为患有痴呆、阿尔茨海默病、失语症和多发性硬化症的患者以及看护他们的配偶举办了夏令营活动,瑞典红十字会研究表明,营地活动和红十字社会网络有助于促进病人及其看护者的健康,减少其脆弱性。

同时,在中国东北城市沈阳的大街上,一个被称为“萤火虫”的志愿者小组(由中国红十字会支持组建)为常常不能通过正常渠道获得卫生保健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提供上门医疗服务。“我们不能在普通医院做手术,很少有地方会给艾滋病病毒阳性者提供治疗。”本身是艾滋病病毒阳性者的小杰(音)说,“人们把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看得很坏,认为好人不会得这种病。”

在世界各地,像法瓦德、克里斯蒂娜、小杰、穆罕默德和穆莱这样的志愿者们在默默地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贡献力量。但是,如果我们要依赖这些志愿者帮助做政府和市场经济不能做的事,那么我们该如何支持和保护这支力量庞大而不计报酬的劳动队伍呢?还有,如果志愿者的工作如此重要,为什么大多数国家在衡量经济生产率和发展时根本不把他们的贡献计算在内呢?


尼日利亚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在有迫切需要的社区为儿童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这种疫苗只要两滴就能预防小儿麻痹症。
©IFRC

 

 

 

 

 

 

 

 

 

 


千年发展目标

1、消除极端贫困和饥饿
2、普及小学教育
3、促进男女平等和赋予妇女权力
4、降低儿童死亡率
5、改善产妇保健
6、抗击艾滋病、疟疾和其他疾病
7、确保环境的可持续能力
8、全球合作促进发展

 

 

 

 



 

 

 

 

 

 

意见征集

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应该如何更好地激励、保护和支持志愿者?您有什么意见?请把您的想法发到 rcrc@ifrc.org


海地红十字会志愿者和护士热尔梅娜•皮埃尔-路易在指点雅克梅勒倒塌的卫生设施。
©Olga Miltcheva/ICRC

志愿者个人资料

热尔梅娜•皮埃尔-路易

海地红十字会

在海地东南部城市雅克梅勒,圣米歇尔医院的会议室大楼是为数不多的在2010年1月12日地震中没有倒塌的医院建筑物之一。在会议室里,25名年青人——有的是海地红十字会志愿者,有的是青年组织的成员——准备上风暴预防课,授课者是雅克梅勒地区闻名遐迩的护士和志愿者——热尔梅娜•皮埃尔-路易。“上午好!”她精神抖擞地说,“现在是飓风季节,感谢大家今天上午来听课。你们一定很想提高人们的认识。”

在职业上,这位58岁的护士是海地公共卫生部流行病与统计服务处在海地东南地区的负责人,业余时间是海地红十字会志愿者,并担任国家红会副会长兼东南地区分会会长。她和另外两名海地人——太子港疗养院护士长米夏埃勒•科兰和马蒂桑地区(太子港的贫民区之一)的海地红十字志愿者瑞德•塞洛尔热——一起因在抗震救灾期间医疗救助工作中的无私奉献而在2010年获得著名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奖。他们是1920年南丁格尔奖设立以来第一次获得该奖的3名海地人。

对千年发展目标有影响吗?

在雅克梅勒,海地红十字志愿者不仅举行飓风备灾讲座,还开设关于艾滋病预防和培养良好卫生习惯的课程。这些培训课程的对象是年青人,其目的是帮助维护本已十分贫困的当地人的生活水平。

这些课程对实现关于减少贫困和疾病的千年发展目标有帮助吗?“我们的教育工作使人们能够保护自己的物品和生计。” 皮埃尔-路易说,“这种预防活动有助于避免疾病和事故。这些措施可以起到维护现状的作用,但遗憾的是不能减少贫困。”

要真正减少贫困,就必须开发经济活动,比如帮助米贩和煤贩等小商品经营者开展业务,他们中有些人也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像大多数志愿者一样,皮埃尔-路易受人们的紧急需求所驱使。例如,1月份地震发生后,她立即投入抗震救灾活动,组织搜救和援助幸存者,即使她自己的房子被毁了。她的动力何在?“每天早晨我一醒来就对自己说,我无法接受任何人受苦。”

——让-伊夫•克莱门佐

忽略不算的东西真的重要吗?

像“萤火虫”艾滋病支持小组中的志愿者同事一样,小杰参加这个小组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抗击艾滋病之外的任何特定的全球性问题。但是,当被问到价值问题时,他同意他在这个小组的志愿工作有一个实际可量化的价值:每月至少1,000元人民币(150美元)。

像许多志愿者一样,小杰不确定这种工作是否应该得到补偿。一方面,这种工作应该由志愿者来做,因为志愿者确实想做这件工作。但是, 从另一方面来说,人们做这项工作应该有报酬,因为这是帮助政府做事。

这些天思考志愿者价值问题的不只是小杰。的确,在世界各地人们越来越多地希望更好地量化志愿者的贡献。大多数国家在计算国内生产总值或其他关键的经济和发展指标时,志愿者的贡献大多没有被计算在内。

“问题是,忽略不算的东西常常不重要。”美国巴尔的摩市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民间团体研究中心项目协调员梅甘•哈多克说,“在传统的统计模型中,志愿者对经济所做的贡献绝对是零,根本就没有被考虑进去。”

对东欧8个国家的研究显示,大量依赖志愿者的非营利机构领域约占这些国家经济活动的5%,高于电力和燃气领域,略低于建筑领域。 ——摘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民间团体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民间团体和志愿服务计量》。

她续称,如果经济学家、政治家、媒体和普通群众不理解志愿者的贡献或志愿者通常所隶属的非营利组织的投入,对志愿者的支持和法律保护就会仍然孱弱。

霍普金斯大学最近根据37个国家的数据所做的一项研究发现,志愿者的贡献确实被严重低估。在这些国家,参加某种形式志愿活动的人共约1.4亿,占总人口的12%。他们相当于近2,100万的全职劳动者,所做的经济贡献价值约为每年4,000亿美元。他们还占非营利劳动力的45%左右。

这种志愿服务表现为多种形式。例如,墨西哥长期以来有一种非正式志愿服务的传统——不过当地人不那么叫它,而是称其为“团结”行为。人们通常自发在社区内进行志愿劳动,这种行为与任何特定的非营利机构都没有关系(但这种自发劳动可能多与教会有关)。

但是,在墨西哥从事志愿服务研究的杰奎琳•布彻•里瓦斯表示,人们从事各种志愿工作所花费的时间加在一起大致相当于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的1.4%。布彻自己就是一个志愿者,她说,更好地理解这种贡献可以为志愿者提供更好的支持和法律保护。“而这个领域远未得到应有的赞扬。”

在2011年志愿者年十周年期间,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希望重点关注这些问题。虽然普遍认为运动的志愿者网络使红十字红新月在接近受援助者方面得以拥有无与伦比的优势,但运动自己还没有充分量化志愿者的社会经济价值,尽管近几年委托进行的许多研究解决了有关问题。

2010年12月,国际联合会预计要公布一项研究结果,以帮助弥补这方面的不足。继霍普金斯大学和国际劳工组织开发出研究方法后,这项研究选取了一组有代表性的国家红会抽样,调查了志愿者在金融、经济和社会方面的贡献。

在如今对志愿者的竞争不断加剧和需要志愿者付出的时间不断增加的时代,国际联合会希望有关研究数据可以用来帮助国家红会为志愿工作积累更多的资源,激励和招募更多的志愿者,改善志愿者支持制度,游说政府为志愿者提供更有力的法律保护。

志愿者的安全保障

根据“联合国志愿者组织”2009年发布的一份题为《2001年以来影响志愿工作的法律和政策》的报告,过去十年来大约有70项鼓励或管理志愿工作的法律或政策获得通过。例如,布基纳法索制定了多项推动志愿工作的政策,通过专业培训和国家服务,把促进志愿工作作为减少失业的一种方法。

报告起草人之一、设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非营利法国际中心副主任凯瑟琳•谢伊说:“(这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

2001年国际志愿者年发起时,由于在国家层面上缺乏授权立法,志愿工作常常受到阻碍。报告表示:“有些国家的就业和最低工资法律未把志愿者和雇工区别开来,使不计报酬的志愿工作严格来讲为非法活动。”

现在的问题是并非所有的新法律都是全面或有力的。有时候,好的法律制定出来了但政府不执行。“还有不少路要走。”谢伊说,“真正重要的是法律制定出来后作用如何。政府真的实施吗?”

现在看一下玻利维亚2005年对志愿工作立法的例子。这项立法也是针对志愿者面临的危险制定的。联合国的这份报告称,该国2002年和2003年发生政治暴乱时,“玻利维亚红十字会和消防救援队的志愿者参与救援工作”。

“在一个暴力抗议活动现场,一位名叫丹尼尔•曼里克的消防救援志愿工作者脸上被枪打伤。作为一名志愿者,曼里克没有伤亡保险和健康保险,无钱接受所需要的多种医疗手术。”

此事引起公众强烈不满,从而产生了为志愿者提供权利和保护的国家立法要求。在随后的选举结束后,这种势头减弱了,有关规定从来没有全面采用过。

具有讽刺意味儿的是,在为受害者提供住所或基本医疗服务过程中,志愿者自己却享受不到医疗保健或健康保险。在许多国家,有关费用高得难以承受,或者国家法律不为非营利组织以可负担价格投保提供支持。

虽然国际联合会的志愿服务政策呼吁国家红会为志愿者提供“适当的保险”,但其方法在整个运动范围内差别很大。瑞典红十字会为所属4万名志愿者提供事故保险,而其他国家红会通过一种国际联合会项目为志愿者投保。例如,2010年1月海地地震时,海地红十字会就已经在准备为下属志愿者投保了,然后国际联合会作为应急的一部分提供了保险费。

“重要的事情是,”从瑞典红十字会临时借调到国际联合会的志愿者专家斯特凡•阿格黑姆说,“如果志愿者出事了,他所在的国家红会要负责,无论是通过提供保险还是通过提供心理支持。”

给不给报酬

这个问题因许多志愿者事实上按日获得津贴或小额报酬而更加复杂。这种津贴或报酬是对他们工作日中交通费或餐费的支付。发生紧急情况时,例如海地地震,许多志愿者就获发为数不多的日薪或周薪。

“在大型救援行动中,需要许多人手参与救援,而不只是依赖一个志愿者一周做几小时额外工作。这时候,需要更为正式地将志愿者纳入行动中。”阿格黑姆说。

在这种情况下,运动有关方面就需要了解和遵循当地劳动法规。近几年出现了几起志愿者与国家红会之间的纠纷,志愿者因所在国家红会不支付抚恤金等应得待遇而把后者告上法庭。事故保险可能也属于强制提供的项目。

但是,报酬问题令人进退两难。一方面,它会潜在破坏真正的志愿精神;另一方面,不给志愿者提供一定的支持却让他们每天工作12小时或18小时援救别人可能也不合理。

正如海地护士、红十字志愿者热尔梅娜?皮埃尔-路易(见个人资料)所说,让志愿者整天忙着为别人提供食物、住所和健康服务而自己连睡的地方都没有是不可接受的。

“地震期间,”皮埃尔-路易说,“志愿者们跟专业人道工作者一样工作。”他们把伤者送到医疗中心,发放食物、水和卫生用品。“他们做了大量工作。”皮埃尔-路易感到烦恼的是,她有时不得不游说运动内部的同事,目的只是为有些志愿者弄来帐篷,因为他们自己也在地震中失去了一切。

危险的工作

其实,再多的法律、保险或报酬也保护或补偿不了面临危险的志愿者。从许多志愿者工作所处的环境来说,死亡事件比较罕见,但确实会发生。

例如,2009年5月,一名阿富汗红新月志愿者与其他13人在盟军空袭中丧生,据报道当时盟军在对塔利班阵地实施空袭。2009年3月,3名莫桑比克红十字会志愿者被一群狂怒的暴民杀死,这些人错以为援助工作者在往供水系统中下毒。2010年1月,肯尼亚红十字会志愿者麦克尔•瓦富拉•苏卢卢在冲向一个车祸现场时被一名警察开枪打死,该警察随后被指控谋杀。

按理说,现有的国家、地方或国际性法律应该可以保护这些志愿者,实际上没有保证。新的法律和保险的作用只到这一程度。有些志愿者表示, 运动在保护志愿者方面能够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毫不动摇地坚持中立和公正原则。

在敌我对立严重的巴基斯坦斯瓦特山谷,政府军与塔利班武装分子不断发生激战。志愿者哈什马特•阿里说,红十字红新月的中立性是它最宝贵的财产。“我在红新月会做志愿工作感到安全。”阿里解释道,“红新月会不牵涉政治,这是它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继续做志愿工作的原因。”

阿里第一次接触红新月是在2005年地震后,当时他帮助德国和荷兰的红十字工作者在偏远山村分发救济品。通过不断的合作,如今在斯瓦特山谷建起了一个每天可为100到150名病人提供医疗服务的门诊部。阿里认为,红十字红新月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在斯瓦特山谷所做的最大贡献就是减少了产妇死亡率,这件工作涉及第5项千年发展目标。

从根本上讲,大多数志愿者表示,无论有没有保险、法律、帐篷或报酬他们都会做这项工作。对法瓦德•谢尔瓦尼来说,志愿服务的召唤不是一种基于经济目标或全球发展问题的理性计算。“这是一种感受。”他解释道,“当你帮助一个患难者而他对你说‘谢谢’时,这种快乐是无与伦比的。”

本报道由巴基斯坦的迪娜•古兹德尔、海地的让-伊夫•克莱门佐、中国的罗伯特•菲尤和日内瓦的马尔科姆•吕卡尔联合撰写。

 


中国东北地区辽宁省抚顺市,由中国红十字会支持的志愿者小组成员在当地一个公园发放安全套、润滑油和艾滋病预防信息。
©Robert Few/IFRC

 

 

 

 

 

 

 

 

 

 

 

 

 

 

 

 

 

 

 

 

 

 

 

 

 

志愿者有关数据

4,000亿美元: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一项对37个国家的研究显示志愿者创造的经济贡献价值。
100亿美元:联合国估算的志愿者在全球消除小儿麻痹症活动中所花费的时间价值。
78%:在运动志愿者协助下疫苗接种率提高而使麻疹死亡病例从2000年到2008年降低的百分比。
1.4%:在墨西哥人们从事正式和非正式志愿工作所创造的经济价值占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
45%: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一项对37个国家的研究显示志愿者占全球非营利工作者的百分比。

 

 

 

 

 

 

 

 

 

 

 


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志愿者帕特里克•扎博宁卡•马亚拉深入该国丛林地区递送红十字通信。
©Deena Guzder

 

 

 

 

 

 

 

 

 


穆罕默德•“弗里斯科”•曼苏尔向青少年学生讲授尊重人道价值观。
©Lebanese Red Cross

 

 

 

 

 

 

 

 

 

 

 

 

 


巴基斯坦红新月志愿者哈什马特•阿里站在自己做志愿工作的斯瓦特山谷一个诊所外。 ©Pedram Yazdi/ICRC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