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作家、志愿者兼人道事务监察员桑德拉·席梅尔普芬尼希表示,我们的重点不应放在发展新志愿者上,而应放在更好地管理现有志愿者上。

我自己就是一名志愿者,而且做过志愿者管理工作,我深知管理好志愿者极具挑战性。招募工作是很有趣的环节,投入的注意力常常最多,但它只是整个管理过程的第一步。招募工作包括:培训,监督,提供学习和成长的机会,表彰志愿者的贡献,确保付出时间帮助他人不会成为一种经济负担。

正如蒙古红十字会行动处主任达希德莱格·亚历山大所解释的,“如果没有活动,没有管理志愿者的能力,没有让志愿者留下来的动因,或没有提升的机会,那么志愿者就会离开。”

亚历山大谈起蒙古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团队时说:“他们经历过艰苦的生活,想要退出。”许多志愿者只待一两年就走了,因为“我们给志愿者没有上保险,也没有其他激励因素”。交通补贴和其他补助也很有限。

国际联合会亚太地区志愿工作开发负责人瓦利·庞尼亚建议,在试图马上解决所有这些问题前,国家红会要先检查一下自己在志愿者管理过程中处于哪个环节。

2004年海啸暴露出需要提高志愿者管理、跟踪和偿付标准后,斯里兰卡红十字会正是这样做的。“该红十字会安排专人负责志愿工作,如今他们编写了一本志愿者手册,建立了一个志愿者数据库,还制定了志愿者工作规范和规章制度。”她说,“他们是第一个签订全球志愿者保险计划的国家红会。”

潘多拉盒子

解决志愿者的需求犹如打开管理问题的潘多拉盒子,保险问题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意外保险为志愿者提供一种安全感,特别是对于抢险救灾的志愿者来说。但是,庞尼亚说,当国际联合会第一次为国家红会开发出一种志愿者保险计划时,却没有人签。

为什么?因为许多国家红会管理工作不到位,这种保险无法实施。这些国家红会常常不知道自己志愿者的实际人数,更不知道所有志愿者的名字。

国家红会在编制一份准确的志愿者名单前,还需要完成各种其他工作,其中包括:
确定谁是志愿者,谁是会员,谁是工作人员;
编制一份储存和更新信息的电子数据表或数据库;
就志愿者跟踪和资料登记对分会员工进行培训;
指定专人管理这项工作。

这些事情虽然费时费力,但好处很多。如有灾害发生,国家红会就有最新的志愿者信息可查,包括志愿者的地址、技能和经验。利用这些信息,国家红会可以更快地联系和部署志愿者。跟踪志愿者和邀请他们参加其他项目有助于留住他们。否则,项目一结束,他们就离开了。

赋予“做事者”发言权

这种跟踪和联系只是国家红会可以帮助志愿者获得成就感和认同感的一种方法。“志愿者常常被视为只是‘做事者’,有事情做时——如分放物品或从事卫生项目——他们被召来。”国际联合会美洲地区办事处志愿工作开发协调员安德烈亚什·桑丁说,“但他们常常不参与总会或分会的组织生活。”

新西兰红十字会国民与能力负责人吉莲·皮科克表示,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新西兰红十字会尽可能把志愿者像员工一样对待。“我们的志愿者入职计划与员工入职计划相同。”她说,“当我们收到户外拓展组织[(Outward Bound)通过户外经历促进个人成长的组织] 提供的奖学金时,志愿者和员工各分一半。”

秘鲁红十字会国家支持计划协调员阿根达·阿吉拉尔·加西亚说,秘鲁红十字会正越来越多地把志愿者纳入计划进程。今年,志愿者正在通过参与总会讲习班,帮助精心制定一个新的战略计划。

尼泊尔红十字会组织发展主任苏达山·阿迪凯亚里表示,尼泊尔红十字会着重“营造一种让志愿者表达意见和解决他们问题的环境”。遗憾的是,寻找用以开发一个国家级综合战略并将其应用于所有项目和地点的长期资金支持一直很困难。“对捐助者来说,组织发展不是当务之急,”他表示,“他们总是只想资助直接提供的服务。”

最近发表的国际联合会调查报告《志愿者的价值》强调了完善保护、激励和支持志愿者的管理制度的必要性。这是很有益的一步。为充分利用今年对志愿工作的关注,我们还可以考虑把2011年改名为“志愿者管理年”,以把国家红会、捐助者和媒体的注意力集中到不那么引人垂注但却同样重要的志愿者管理问题上。

桑德拉·席梅尔普芬尼希
桑德拉·席梅尔普芬尼希是旅居美国犹他州的作家兼 人道事务监察员,博客“只有善意是不够的”主笔。

志愿者的价值

志愿者是红十字红新月运动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改善健康、减少贫困、接近弱势群体和应对突发事件等事务上发挥着重要作用。那么,红十字红新月志愿者准确人数是多少?他们提供的服务价值几何?

国际联合会为庆祝志愿者年十周年而于近期发表的一份题为《志愿者的价值》的调查报告回答了这些问题。这份1月底发表的报告称,在2009年,大约1310万红十字红新月志愿者为约3000万人提供了价值近60亿美元的服务。

这份报告根据从107个国家红会获得的调查结果,量化了志愿者工作的经济价值,并描述了志愿者在各自社区所做的社会贡献。国际联合会将根据这些统计结果对志愿者服务加以保护、嘉奖和推广。

这项研究是委托道尔伯格全球开发顾问公司(Dalberg Global Development Advisors)进行的,采用的方法由国际劳工组织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民间团体研究中心研发。该研究为跟踪了解志愿者招募和保留情况提供了基准。

该研究还更加清楚地描述了志愿者所做贡献的主要领域。虽然红十字红新月志愿者提供服务的领域有很多,但志愿者参与人数最多的领域是健康促进和治疗服务,其次为备灾、救灾和恢复,然后是一般支持服务。

此外,志愿者人数是领薪员工人数的1到2,000倍,志愿者与领薪员工人数之比全球平均为20 : 1。(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志愿者与全职员工人数之比是327 : 1,东南亚为432 : 1,而美国和加拿大为11 : 1,是世界上最低的。)

所有这些数字说明了什么?对国际联合会来说,这些数字表明在以志愿者为基础的社区发展上的投入收效良好。报告指出:“国际联合会志愿者网络的价值在于它提供了一个在应对苦难根源上进行更多——而不是更少——投入的机会。”

 

红十字红新月志愿者按领域的人数百分比


志愿工作有关数据:

60亿美元:2009年红十字红新月志愿者所提供服务的近似价值
1310万:全世界志愿者大约人数
4:成为志愿者所需的每年贡献的最少小时数
107:参加国际联合会举行的志愿者价值调查的国家红会数
54%:志愿者中女性所占比例
46%:志愿者中男性所占比例
20:1:志愿者与领薪国家红会员工之平均人数比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1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