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两个作者,两种观点:
援助会助长冲突吗?

假设你是一位在某难民营工作的国际援助工作者,你了解到武装团体对援助组织发放的大米、帐篷和其他物资征税,而且正利用收来的税金购买武器。士兵们继而用这些武器把更多的人赶往难民营或将其杀死。那么,你该怎么办?针对这个富有争议性的问题,荷兰记者琳达波尔曼翻开了她的著作:《战争游戏:人道援助与现代战争》。波尔曼认为,当援助被滥用或援助发放工作被武装组织操控时,人道援助常常会延长冲突。本刊记者采访了波尔曼和《注定重复?人道行动的矛盾》一书(2002年出版)的作者菲奥娜?特里。两位作者提出了相似的问题,但得出的结论迥然不同。


Illustration ©Belle Mellor

琳达·波尔曼

记者和《战争游戏:人道援助与现代战争》一书的作者

《红十字红新月》杂志:你在自己的书中表示人道援助会延长冲突造成的苦难。何以言之?
波尔曼:自1995年刚果民主共和国戈马难民营事件以来,援助组织自己做过多次分析。他们多次指出,最大的弱点在于缺乏协调,而缺乏协调使人道组织容易被企图控制人道援助为己所用的当政者操纵。

你在书中还表示,近几十年来援助团体数目激增,很难形成一个统一战线。那么,你所寻求的这种协调真能实现吗?
有可能实现,但前提是我们想要这种机制起作用。我们对联合国也经常有同样的讨论。我们总是抱怨说联合国是多么的无力,但成员国们可以把它变得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强大。

人道援助领域也是如此。比如说,如果我们都同意联合国应充当这一庞大的协调机构,并同时赋予联合国履行这项职责的权力,那么协调就可能实现。问题在于捐助者和援助组织需要在决定权上做出一点儿妥协。他们不想让其他人替他们做决定。要是他们在这方面做出妥协,情况就会好转。

如今在海地,他们在善意地尝试采取一种“聚类方法”来协调在类似领域工作的援助组织。这种聚类方法是迈向改变现状的一步。但是,一旦有援助组织需要向其他组织出让其决定权,他们就会开始撤出此计划。

你说过援助组织如果发现援助被滥用就应该撤出。能举一个这方面的例子吗?
达尔富尔就是一个例子,在那里援助组织之间缺乏合作,他们基本上成了当政者手中的傀儡。基本没人调查难民营中的援助有多少都进了苏丹政府或叛乱组织的腰包。但是,如果各援助组织本身同意联合起来反对滥用援助,就可能有较好的机会(制止援助被侵吞)。我不是说这样做一定会结束滥用援助,但它会使当政者或武装组织不再那么容易滥用援助。

援助组织必须坚决反对滥用援助,要对当政者说:“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组织,我们拥有这些数量庞大的经费,是力量强大的非政府组织 ,所以我们要设定我们的援助条件”,从而争取达成更好的协议。

但是,如果撤出,岂不是需要援助的难民们会遭殃而对冲突进程并没有多大影响?
这正是援助组织所据理力争的:留在一线是我们的道义责任和职责之所在。但我认为留下来的后果也是一个道义问题,其中的一个选择就是对滥用援助者说“不”或是撤出援助。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援助组织在奔赴一线前要确保能够对自己的援助物资负责。这方面是应该通过洽谈达成的,否则你干脆别去一线。

菲奥娜·特里

《注定重复?人道行动的矛盾》一书的作者

《红十字红新月》杂志:过去二十多年来,你经历过人道援助的道德两难困境,还一直在针对这个问题写书。你对琳达·波尔曼的观点有什么看法?
特里:我是在1994年卢旺达难民营受攻击之后开始写这本书的。当时有些记者和分析人士产生了一些下意识的反应,他们说:“现在我们必须承认,卢旺达难民营在帮助种族屠杀的刽子手们重新武装和控制人群。我们不允许再发生这种事,我们必须停止所有援助,因为援助是有害的。”

所以,我在书里实际调查和认真研究了援助对武装组织的相对贡献。它究竟有多重要?人们耸人听闻地抛出“有可能延长战争”之类的话,但根据我的分析,它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如此重要的因素。援助是会产生很严重的副作用,但它真的会延长战争吗?武装组织依靠援助而生存的情况并不多。

琳达·波尔曼提出的观点之一是,有些援助组织以中立为由不对滥用援助予以抵制。你的观点如何?
我不会把这一点归因于中立。我认为中立实际上是一种复杂微妙的立场。她所描述的更多的是隐藏在一种技术性和官僚式回答背后的东西,这种回答就是在说:“哦,我们的工作是发放援助,所以那就是我们所要做的。”那并不是中立。

有人说在坚持中立原则的援助组织越来越少。这项原则可能被曲解,而且也很难付诸实施。你对此同意吗?
有些情况下你必须问自己的问题是:“什么是更重要的?我们需要被视为中立,所以我们要考虑各方会如何看待这项援助。”有时我觉得你必须这样对自己说:“哦,这儿的人可能不那么需要这项援助,但因为把援助送给最需要的人对我们来说的确很重要,我们因此也需要为需求较小的人做些什么。”

达尔富尔的情况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有些援助组织进入后说:“政府战术的受害者是农民,所以我们只援助农民。”于是他们来到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只向冲突中的一方提供援助。这样做最后减少了他们与援助对象的接触。

在这个例子中,我认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做得很明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开始建立起难民营,但然后也走出营地去接触农村地区的人。所以,它既帮助了农民,又了解了无法去市场或需要兽医服务的游牧民的需求。所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始在当地提供兽医服务并且挖掘供水点。通过这样做,他们给人们留下了更好的印象,因此得以进入更多的地区。

所以,我不同意上述说法,我认为中立也是一个把援助送给最需要的人的重要策略。


你的观点

你的看法是什么?援助会助长冲突吗?
来信请发往:rcrc@ifrc.org或登录以下网址参加讨论:www.facebook.com/
redcrossredcrescent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1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