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从革命到和解

 

尽管国家分成两派,利比亚红新月会却仍然保持完整和独立。但是,前面的路并不平坦。  

利比亚红新月会事先看出要发生暴动吗?
2011年1月没有人想到利比亚、突尼斯和埃及会发生这种巨变——这简直无法想象。但是,我们尽最大努力——通过我们的志愿者——应对这种局势。志愿者们准备充分,表现优异。

在急救和医疗后送方面尤其如此。我们派志愿者去医院,那里的服务基本上都瘫痪了。班加西有非常现代化的医院,但许多都是外国人经营的,经营者由于担心人身安全离开了。因为医疗系统完全崩溃,一切基本上处于混乱状态。

国家红会是如何应对的?
我们在总部建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但第二个星期,所有通信都断了。没有因特网,没有手机移动服务。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获得的教训是,必须建立一个更好的志愿者管理制度。我们过去一直用传统方法管理志愿者。现在我们认识到需要有一个得当的志愿者管理制度,以更好地开展行为守则培训和提供保险、保护和安全。

总体来说,志愿者们在坚持公正和中立原则上做得很好。但是,这场革命是年轻人的革命。我们努力给予他们尽可能多的指导,告诉他们说,“你们是身穿红新月制服的志愿者,也是对这种政治变革感到兴奋的年轻人,这两种身份要分开”。

志愿者面临的主要危险是什么?
我们有很多志愿者都在前线受伤了,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前线抢救,驾驶救护车时被不分皂白的武器击中。

而且,我们还有几个志愿者在这次冲突中不幸遇难。其中一个是在驾驶救护车时车辆被导弹击中而遇难,另一个死于交通事故。还有两个来自我们的的黎波里分会,他们在首都东部的兹利坦遇难。我们了解的情况是,当时他们在前线帮助进行医疗后送。

你认为现在志愿者面对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我们的志愿者一直长时间进行这种艰苦工作,我们需要为他们提供支持,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他们在冲突前是学生、医生或专业人员,如今需要得到心理支持,重返正常生活。

再一个就是解决国家红会内拥护革命者与拥护独裁政体者之间的分歧。所在,将来我们需要一种国家和解。

国内冲突期间你们是如何保持国家红会团结的?
我们的确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保持了国家红会的团结。如今,情况不那么困难了,关键是要把人们召集起来进行商讨。

我们面临的事情之一就是,有志愿者说:“我们要换掉分会领导,他太守旧。”我想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这种事。但是,更换分会领导人是有制度的,这种制度要受到尊重。

类似阿拉伯之春这种事是我们不能忽视的。但迄今为止的情况是,志愿者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维护了国家红会的完整不受到外部的干扰。

有一次,一些志愿者还获得了国家过渡委员会主席的接见,谈论国家红会的完整性和独立任命和撤换主要职位负责人的方法。

事实上,这些志愿者说:“不,我们是独立的,我们有代表大会,可以决定人员的去留——如果我们对他满意就让他留下,不满意就让他走。”

在革命后阶段,主要挑战是什么?
随着战斗员们返回,我们的主要挑战之一是使他们恢复正常生活。选举过后,除了经济问题,另一个大的挑战就是国家和解。我认为,红新月会在传播非暴力、宽恕和和解文化方面可以发挥一些作用。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做到它不容易,但也并非不可能。


Muftah Etwilb
Photo: IFRC

 

 

 

 


9月,在苏尔特猛烈炮击中受伤的几个反卡扎菲战斗员等待用红新月会的直升机从拉斯拉努夫送往班加西。 Photo:
REUTERS/Esam Al-Fetori, courtesywww.alertnet.org

 

 

 

 

“我认为,红新月会在传播非暴力、宽恕及和解文化方面可以发挥一些作用。这将是一个全新的挑战。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做到它不容易,但也并非不可能。”

 

 

 

 


10月,利比亚红新月会一个车队为因东利比亚苏尔特的战斗而流离失所的平民运来医疗援助用品。Photo:
REUTERS/Esam Al-Fetori,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1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