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特约评论

如何确保遵守 战争规则?

在过去20年间,国际人道法的实施状况可谓喜忧参半。

从卢旺达和前南斯拉夫特设法庭到塞拉利昂特别法庭及国际刑事法院,都在践行着一个概念——战争罪的个人刑事责任。20世纪90年代,这些国际机构的成立唤起了人们对于一个战争法实施新时代的期盼。

然而,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之后,国际社会的反应却让这种乐观态度有所减退。随后对绝对禁止酷刑等一些基本规则的否定无疑是在国际人道法实施方面的退步,这一退步还体现在对于一些长期信守之战争规则的全面质疑,例如,区分平民与战斗员以及采取军事应对时的比例性要求。

在打击恐怖主义与不对称战争的环境下,有人认为,最初为解决国家间冲突而设计的传统战争法已经过时。在过去10年间,最为嚣张的例子发生在2009年斯里兰卡内战的最后数月,当时政府正全力一劳永逸地根除泰米尔猛虎叛军,因此军队进行了不分皂白的大规模轰炸,终致数万平民死亡。

然而过去10年也并非只有退步。有点自相矛盾的是,对人道法的无视同时也让我们对它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军界、政治领导人及公众对国际人道法及其要求有了更多的了解。尽力遵守人道法的情况也日益增加。

未来的发展必须以重新达成一致规则为基础。一致同意意味着更加自愿的遵守,而自愿遵守远比作为一项实施措施强制其遵守要行之有效得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不仅在维护人道规则的完整性而且在使其更适合现代需要方面都起着主导作用。民间参与者和学术界也越来越多地加入讨论。

我们应在加强实施机制的有效性方面做出更多努力。这应包括重新推动国际刑事法院成为一个真正普遍的机构。国际刑事法院的效力源于其合法性,但是这一点却难以在一个有政治化和双重标准倾向的坏境中实现。

还有一项合理的呼吁是建立一个普遍的监督机构。美国作家、政治学副教授查理·卡朋特及其他学者提出了一项构想——建立一个独立机构来负责实地调查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指控,就像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防止核扩散以及世界卫生组织负责制定医疗标准一样。近来,事实调查和质询举措激增,但有时却缺乏影响,设立此类机构将有助于集中采取措施并使之专业化。

当然,最终目的必然是防止武装冲突的发生。政治手段、人道行动和人权保护都是减少战争致命后果的一部分。但只要战争还在继续,对作战行为施以普遍适用的规则就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挑战。

路易丝 · 阿伯
路易丝·阿伯曾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以及前南和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首席检察官,现任国际危机组织主席。www.crisisgroup.org

 

 

 

 

 

 

 

 

 

 

自相矛盾的是,过去1 0 年间对人道法的无视同时也让我们对它的重要性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你的观点

如就某个问题发表意见,来信请发往:rcrc@ifrc.org。特约评论中的观点均为作者个人观点,并非代表红十字红新月运动或本杂志的立场。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1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