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变革之辞

“运动”在日 内瓦举行2011年度 法定会议

“运动”2011年度的法定会议于11月在日内瓦开幕时,将与会者一一点名就用了8分多钟——从阿富汗到津巴布韦,参加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全体大会的代表逐一声明到会。 来自131个国家红会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法定会议。会议在市中心的一个会议中心举行,杜南和穆瓦尼耶就是在这座城市创立了现在的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


马尔代夫红新月会主席伊卜拉欣·沙菲 克。该红会新近获得承认。Photo: ©IFRC

“我们感觉很棒,感觉我们终于做到了,”伊卜拉欣·沙菲克说道,他以马尔代夫红新月会主席的身份第一次参加会议。马尔代夫红新月会新近获得承认,正式成为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第187个成员。“我们会充满信心地加速发展。能够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我们感到非常骄傲。”

五天后举行了最后会议——国际大会,此时,2000多人出席了这个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道聚会。他们要做的正是“运动”的代表在一个多世纪里一直在做的:决定人道行动的方针,加强政策以及法律保护,从而使挽救生命和保护弱者的工作得以开展。

许多与会者曾参加2009年的内罗毕大会和代表会议或之前的法定会议,有着丰富的经验。但对新手来说,致辞时正式的举止,大量的发言,以及有时决议使用的晦涩难懂的法律用语(确认这点、注意到那点),这些与他们每天在本国或实地工作中面对的现实相比似乎有点抽象。

但当代表们与同事见面,宣传他们的活动,参加与其工作相关的研习班,或在全体大会、会议或代表会议中就审议的事项表示支持或反对时,你也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的兴奋和激动。

激励之辞

当代表们倾听耳机里传来的上百个讲话和“评论性发言”(各国红会和国家对提交审议的决议和报告所发表的评论)的翻译时,起草委员会正在别的房间拼命工作,字斟句酌地拟定决议草案,以期获得所有参与方的一致同意。

有时发言者会就存在分歧的问题慷慨陈词,或提出崭新的视角,挑战并激励聚集于日内瓦的人道工作者们更加努力。这种时刻令人更加难忘。

“作为志愿者,我们如同勇士一般,”在全体大会上作主题发言的若昂·布莱茨说道。这位葡萄牙的嘻哈音乐舞者来自里斯本,他用自己的才华领导贫民区的青年远离暴力和犯罪。“我们与犯罪活动作斗争,我们与社会排斥作斗争,我们与毒瘾作斗争,我们与歧视作斗争。我们与这么多的事情作斗争,而我们手里并不持枪。”

布莱茨主张“运动”的领导者应当以不同的方式看待青年人,并含蓄地指出许多人道组织出于对青年一代的否定和老一辈的成见而回避青年人。戴上运动衫(他的“连帽运动衫”)的帽子,他问道:外表这样简单一变,会让与会者对他产生偏见吗?

“这样戴着帽子,你们看到的是一个改革者,还是一个惹事生非的家伙?”他问道。“我要问诸位的是:在你们的国家红会里,有多少人认为这类人是问题存在的部分原因而不去解决问题,但事实上,他们正是问题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青年大有可为

近来的国际事件有力地证明了青年在实现社会变革方面的力量。但“运动”除了给青年人发言权,还应使他们在决策和确定本国红会方针的过程中发挥作用,在这方面我们是否还做得不够?

参加大会的一些青年人的回答是:“是的,还不够。”

自从3年前青年志愿者签署《索尔费里诺青年宣言》以来,各国红会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为激励青年的领导才能、促进区域青年网络的发展做了大量工作。


埃及红新月会的阿迈勒·埃门在全体大 会的一次会议上发言。
Photo: ©IFRC

但要做的工作还很多,阿姗塔·奥斯本-摩西说。她是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青年委员会的主席,并负责圭亚那红十字会的艾滋病项目。

青年委员会除开展其它活动外,还致力于构建区域青年网络和制定覆盖整个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的青年政策,这一政策于11月得到了大会的批准。

委员会还向大会提交了一份报告,要求让青年人道工作者在领导层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份报告指出,“在青年人加入领导层和参与决策方面,我们面临的挑战似乎尤为突出;最常见的情况是,青年人得到了许诺,却未得到实权,”

奥斯本-摩西鼓励更多的国家红会签署保证书,承诺在工作中进一步促进青年的加入和参与;并敦促那些已经签署此类保证书的国家红会做好后续跟进工作。

“现在各国红会的主要作用是实现他们所做的承诺或保证,或履行我们达成的各项协议,”她说。

去年,青年的力量在中东和北非得到了充分展示。埃及红新月会的青年志愿者阿迈勒·埃门说,她们红会的管理委员会中包括一名青年成员。

“我们红会的每个分会都有一名青年代表,他们享有同等的表决权、决策权和表达青年人的观点和看法的权利,”她说。

“但作为青年人,我们从不会说:‘这样就够了’,”她继续说道。“正因为我们要求更多,我们更有责任证明我们能胜任这一角色。我们必须能在适当的时候退让,让其他青年领导者上前来,这样我们才能相互促进。”

一部便于效仿的法律

无论是在动员各方采取国际紧急应对行动时(2010年海地的地震、巴基斯坦的严重洪灾),还是在应对规模较小的国内危机时,规范进口、卫生保健、土地所有权等问题的法律法规都有可能妨碍救灾和恢复工作,但也可能起到促进作用。

在第31届国际大会上,代表们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各国加强法律方面的预备工作,以便更好地应对国际及国内灾害。此举标志着为改善此类体系而进行的全球范围的努力取得了重大进展。


艺术用于实际:来自世界著名的鲁德 拉·贝雅特学校的年轻舞者对七项基本原 则的诠释,拉开了第31届国际大会的 大幕。
Photo: ©IFRC

急于将该决议付诸实施的国家红会及国家现在可以使用一个新的工具——“示范法”,这部法律可帮助他们在采取任何可能的应对国际灾害的举措之前,利用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的《国际灾害法律指南》制定或改进国内的灾害立法。

经过法律和灾害管理专家约两年的磋商,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以及各国议会联盟共同发布了这部示范法。

“没有一种放之四海皆准的模式,对此我们很清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灾害法律项目协调员戴维·费舍尔强调。“但在各国政府着手订立新法这一复杂任务时,这部示范法可以作为一个便利的出发点。”

让所有人 安全
获得 医疗服务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通过了“战地救护面临危险:尊重和保护医疗服务”的决议,为应对被称为“当今最严重且最被忽略的人道问题”——武装冲突中医务工作者和寻求医治的患者不断面临威胁——提供了平台。


在第31届国际大会的“战地救护面 临危险”的帐篷里。 Photo: ©ICRC

决议呼吁冲突各方履行他们“尊重和保护伤病员以及医务工作者、医疗机构和医疗车辆,并采取所有合理措施,确保伤病员在武装冲突或其他紧急局势下安全及时获得医疗服务”的义务。

目前,各界的注意力已经转向了如何确保各国政府和武装团体遵守这些基本规则的艰巨工作。作为行动计划,决议也规定了对这一后续工作的大部分内容,建议政府努力“基于相关国际法律义务,采取所需的国内实施措施”。

决议同时呼吁各国采取“得到《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认可的、与特殊标志的使用和保护相关的法律措施,包括执法措施”,来确保尊重红十字和红新月标志。

调查和惩处

决议还呼吁各国“确保对针对医务工作者的犯罪行为采取有效的调查和惩处……并根据各国的国际义务在国家间层面开展合作,以及与国际刑事法庭和法院合作”。

决议对“运动”的职责也有所阐述。各国红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以及国际联合会必须继续“支持全球的地方医疗机构和医务工作者,增强其能力建设,并继续为医务人员和志愿者提供培训和指导”。

决议得到了强烈的支持。许多代表就他们本国所发生的医疗服务受到严重威胁的事例做了充满激情的陈述。尽管如此,大会中也出现了大量争论,比如有些国家就决议的起草过程提出了质疑。

各国红会希望表明他们也能在其它暴力局势中发挥作用。也有几个国家认为“运动”应当更精确地定义什么是“其它暴力局势”。这个词往往指诸如激烈的城市或部族暴力,或其他未达到国际人道法中武装冲突定义标准的敌对行为。

有少数几个国家也感到“运动”可能在谋求某种“使命徐变”,或试图将国际人道法的适用范围延伸到武装冲突以外的局势。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雅各布·克伦贝格尔指出,这并不是“运动”的本意。

“这样做不符合我们的人道利益,”他说。“实际上,对我们来说,国际人权法和国内立法都适用是最理想的情况,因为国际人权法通常比国际人道法能更好地保护人民。”

向被边缘化的 移
民伸出援助之手

随着流动人口的数目持续增加,接近和援助移民所面临的人道挑战也更为艰巨。

法律、社会和文化障碍使得接近和援助高度边缘化的人群更加困难。他们通常很少有获得医疗服务、教育和就业的机会。而援助他们的人也经常遇到移民法方面的麻烦。

在第31届国际大会上,各国政府和红会同意为这些群体提供更多的人道援助,并承认“尊重所有移民的尊严并为其提供保护问题的重要性”。

基于人道和公正的原则,各国红会应当“与公共管理部门协商,为弱势移民提供人道援助,无论其法律地位如何”。

 

2011年法定会议
上的讲话摘抄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找理由不与他人开展对话,而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去研究如何与他人进行对话。现在当我们准备与他人对话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的知识是何等匮乏。”
约纳斯·加尔·斯特勒,
挪威外交部长(曾任挪威红十字会秘书长),他在TEDxRC2活动上就为什么国家在冲突中需要与其对立方开展对话发表演讲。

 

“身体康复是头等大事。尊严问题不得耽误。”
阿尔贝托·卡伊罗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位于阿富汗的假肢康复中心主任。图为他在TEDxRC2活动上讲话。

 

“南苏丹的社会转型面临很多挑战,但是有了‘运动’的支持,我们能够战胜这些挑战。”
马克·阿基奥
南苏丹红十字会过渡主席

 

“对我来说‘运动’的独特之处在于,作为国家红会,不管你的规模是大还是小,你在参与决策和帮助弱势者方面都有同样的参与决策权和职责。”
妮基·拉特尔
库克岛红十字会秘书 长,也是一名志愿护士,并担任第31届国际大会的主席。

平等改善健康

贫困、男女之间的权力不平等、歧视只是阻碍人们获得所需医疗服务的几个因素。

国际大会通过的主要决议指出,国家、各国红会和其他参与者必须做出更多努力来消除这些障碍。

决议强烈鼓励各国政府和各国红会携手合作,提供医疗服务、推广健康知识并确保获取医疗服务时的性别平等和不歧视。

紧急局势中的 志愿者

“志愿者问题不仅是一个关乎资金、能力和专业的问题,它也是一个关乎信仰和人道精神的问题。”布隆迪红十字会国家青年项目协调员奥利维耶·哈林甘吉说。

尽管如此,作为第31届国际大会开幕式的主旨发言人之一,哈林甘吉在讲话中重申了加强保护、支持和发展志愿者的必要性——他们每天都在为了帮助他人而面临生命危险。

国际大会上通过的一项决议与此相呼应:决议要求各国红会和政府通过发展志愿者、增强法律保护以及确保红十字红新月志愿者能够安全接触所有弱势群体来加强人道行动。

哈林甘吉指出:“政府的这一认可将发挥关键作用,令志愿者的热情得以广泛传播,并使全社会更好地做好应急准备。”

坐言起行

为落实2011年法定会议通过的承诺和决议,你有什么计划?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我们希望将这些内容反映在我们今后的文章当中。请发至:rcrc@ifrc.org

坐言起行

欲了解国际大会通过的决议以及下一步行动的信息,请浏览网站 www.redcross.int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