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沙漠中的教训

夹在国内的革命以及邻国的动荡之间,突尼斯红新月会承担着国际性应对工作的重任。

身处边境,最令你震惊的是什么?
我参加过一些关于灾害管理、全球标准和如何处理危机的课程。我甚至参加过一次模拟暴乱。但是现实和你学到的是非常不一样的。

很多问题都出现了,比如海关、实地准入权和与当地社区的关系。而且,利比亚政府向我们施加压力,在难民进入突尼斯之前剥夺他们的一切物品,甚至连手机也不例外。

革命使得人员管理也非常困难。人们不再接受任何规定。当你争取他们成为你的同盟时,你必须讲究策略。

还有哪些是跟模拟练习不一样的?
当你在一个危机地区工作,你必须同社区领袖对话。这是我们所学到的。但是自从发生了导致他们下台的革命以来,那里已经没有社区领导了。这使得紧急状况更加复杂。

那么“运动”的应对工作呢?哪些工作进展顺利,哪些有待改进?
我们的主要资源是突尼斯红新月会在当地的分支机构——这些资源使得我们的工作迅速而有效。我们是最接近需要帮助人群的。我们能够很早就做出应对,也因此得到当地社区的认可。这使得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和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可以及早到达一线开展工作。随后我们也能够提供多种服务。这是我们的“运动”所发挥的作用。

否则,必须做大量工作来融入当地社区。代表们应该更加谦虚,以一种低调的姿态开展一线工作。当看到一些人道工作者留在舒适的旅馆里告诉志愿者们应该做什么的时候,志愿者和当地社区都感到惊讶。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让志愿者同国际职员更愉快地合作,同时也要努力建立危机中的协调机制。

革命是否鼓励了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志愿者的行列?
我们收到了很多申请,但是还不能接受他们,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这不仅仅是招募系统的问题,也是规划、监督和资源调动的问题。

在利比亚—突尼斯边境上的营地里,发生过一些严重的冲突。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雇佣的日常工人威胁我们,要求我们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分派更多工作,有时他们会阻止我们为难民提供服务。对我们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但是我们不可能说“你被解雇了”,因为那样做的话我们就会遭到攻击。在这方面,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同时处理所有这些事情是很困难的。

一些来自当地社区的人并不将难民视为脆弱人群,而是把他们当成工作的来源。他们并不真正在乎我们的原则或行为准则,但是他们仍然是我们的日常工作人员,而且他们正在代表着我们的“运动”。

对我们来说,最困难的事是:我们如何能为难民提供人道援助和支持,同时与正帮助我们开展工作的日常工作人员保持良好的关系?我们如何保护我们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同时为我们的国家红会保持良好的声誉?

被这么多行动方夹在中间,你们是如何坚持基本原则的呢?
我们尽可能地做到中立和独立。我们有我们的优先工作,即支持最脆弱的人群。我们必须根据具体案例逐个做出决定。例如,我们知道我们不能让持有武器的军队进入营地,或者是与军队一起照相或接近军队。但是在一线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在突尼斯没有任何政治体系,只有军队才是有效的。所以我们不能依靠政治家,只能依靠军队。

阿拉伯之春令很多人惊讶不已。那么突尼斯红新月会和“运动”对此类内部革命的准备有多充分呢?
就“运动”整体而言,我不认为我们准备得很充分。我们没有任何在这种情况下的标准行动程序。将来,作为一个“运动”,我们应该尽力构建国家红会在地方一级的能力。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改善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和国际联合会之间的协调,并且采用一套清晰的人道危机标准,我想我们将会更加有效。

如果我们处于一种紧急状况,想建立一个营地的话,我们必须问:“我们是否有足够的资金让营地能长期运行?我们是否考虑了当地社区的需求?我们对具有这些设施的国家红会的支持程度如何?国家红会是否有能力在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和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退出之后进行危机管理?”

一些人建议我们需要一种红新月之春,地区国家红会从中积累经验并加强它们的能力和独立性。
我认为重要的是和政府保持一定的距离并让所有人吸取这里的教训。在我们国家,在革命期间,人们想重建所有系统。对于我们的国家红会来说,这是一个走到舞台中央并为将来发展可持续项目的好机遇。所以,是的,机遇是有的,但是现在就要开展工作——艰巨的工作——来抓住这个机遇。

在危机期间,我们成功地开始进行能力建设,国家红会现在正在以一种非常积极的方式开展初步工作。我想呼吁其它国家红会和“运动”支持突尼斯红新月会向当地社区提供必要的、可持续的项目。我还想要求志愿者坚持信念,保持耐心,审慎地应对这些新挑战。我想,现在阳光正在照耀着我们。


突尼斯红新月会的 哈费德·本米莱德为一个病人做检查。
Photo: ©Tunisian Red Crescent

 

 



2011年,突尼斯红新月会在帮助难民逃离利比亚暴力冲突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在这里,来自孟加拉国的被疏散者在利比亚和突尼斯边境的拉斯杰迪尔过境点附近的难民营等待分发食物。
Photo: ©REUTERS/Zohra Bensemra/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在利比亚和突尼斯边境附近的沙漠中,突尼斯红新月会的志愿者将基本原则的内容写在地上。 Photo: ©Tunisian Red Crescent

 

 

 

 

 

更多 网上信息

基本原则的 应用

对埃及红新月会阿迈勒·伊马姆博士的采访,他谈论了中立原则在开罗解放广场示威事件中受到的考验。 www.redcross.int

 

 

 

 

如欲了解更多哈费德·本米莱德对人道问题的想法,请登录突尼斯红新月会的比塞大 (Bizerte)分支博客: lactionhumanitaire. 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