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时代变迁挑战重重

在雅各布·克伦贝格尔担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的12年中,人道工作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2001年9月11日的袭击、其所引发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非国家武装团体的持续兴起、更多的新式高科技武器的使用,都给人道价值与人道行动提出了重要的新问题。鉴于克伦贝格尔准备于今年卸任,《红十字红新月杂志》请他对过去12年来的挑战和成就加以总结,并谈谈对未来的关切与希望。

在最近的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通过了关于国际人道法的意义重大的新决议。我们如何才能继续保持国际人道法的这种发展势头?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1条规定,各国不仅自身应遵守规则,还应确保其他各方对规则的遵守。虽然对于这一规定是一项法律义务还是道德义务仍存在很大争议,但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必须继续以此为依据与各国政府或其他实体进行接触。欧盟近年通过的指令(旨在加强成员国对国际人道法某些特定方面的遵守)就是令人鼓舞的例证。

鉴于现代技术的发展以及民间社会对发言权的潜在要求,在就国际人道法、战地救护面临危险及其它人道关注等方面,动员公众舆论也有着巨大的潜力。不过,我们还要在使公众了解情况的同时,让他们自己做出判断,并意识到所面临的挑战。

此外,还需对冲突各方进行直接干预,虽然这一工作困难重重。当你看到他们将要或已然违反战争规则时,你必须进行直接干预。

就非国家武装参与方而言,挑战尤为突出。我们必须做到与非国家武装参与方进行更为有序的对话,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原因是与他们进行接触要困难得多。此类团体的组织结构不够明确,而且要弄清楚确实存在的组织结构也非常困难。但仅同国家合作并使其遵守规则肯定是不够的。

过去十年中,您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看到了哪些积极的举措?
我们增加了与需要援助和保护者的接触,而且从2000年起,我们的行动范围(根据不断变化的环境和开展行动的新情况进行了调整)明显扩大了。我们的快速部署能力也得以增强,而且有了清晰的战略框架。

正因如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和预算都有了大幅增长。这是又一个挑战,有人可能会问:在保持我们作为一个强有力的社团这一身份的同时,这种增长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不要忘记我们还在极力推动工作人员的多元化和国际化。坦率地说,我从未怀疑过我们将要应对这一挑战。

这些年里开展的法律工作也卓有成效,首先是在反恐战争这一词令的压力下,捍卫现有的国际人道法规则;之后,是就进一步发展主要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条约法提出建议。

主要的教训有哪些?
在所谓的人道世界(包括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里往往充斥着行话术语,却缺乏清晰明确的语言。然而这一点非常重要:你使用的语言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别人对你的认识和看法。这种认识和看法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所构想或从事的行动。

我们必须吸取的一个教训就是:我们不仅要去做(这一点其实是最重要的),还要以一种他人可以理解的方式说明我们在做什么以及这样做的原因。例如,在国内流离失所者问题的概念定位方面(在这方面我们过去难以获得人们的充分理解),以及在说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紧急行动的初期恢复阶段的活动和作用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进展。

我从2004年印度洋海啸中汲取的经验教训是:当发生冲突或紧张局势的地区出现自然灾害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具有相当独特的作用,同时也肩负着相应的职责。2005年10月南亚发生地震之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所采取的迅速、果断的大规模行动充分表明:我们已经彻底吸取了经验教训。

在过去的12年里,人道领域就整体而言也得到了巨大发展。您如何看待这一多元化领域正在采取的应对行动?
人道标签变得越来越具吸引力。倘若更多的参与方以及不断加强的竞争使得一线人道服务有所改善,并且在事关有效协调时,各方坦率承诺保证透明度,那么这就是积极的发展。

一个严重的问题是:人道组织并不总能对言语和行动,以及它们想做的和实际能做的事情加以明确区分。这种情况不仅妨碍了参与方之间的协调,在某些情况下还可能造成错误的印象,使人们以为有很多参与方,但实际却寥寥无几。人道组织若能始终明确自己是独自还是通过所谓的实施机构在当地开展活动,也将有利于保障透明度。

问责机制、协调和领导才能都是时髦的话题。问责机制的确非常重要,特别是涉及行动的效率以及受益人和捐赠者的时候。然而,把精力放在大量文件上,却因此妨碍了行动的开展,这种做法不能也不应当成为我们的主要工作方法。

我们需要更大的透明度来确保有效的协调。但透明度仅仅是一个更好地满足保护和援助对象需求的工具。为确保有效协调,你一定要清楚不同参与方在实地开展行动的能力。

我还发现,紧急行动、初期恢复及发展活动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我认为,所有的人道组织都应就如下问题做出明确决定:他们在何种程度上将自己视为紧急局势的参与方,或者他们是否不再将自己视为传统意义上的人道组织,而是将工作重点向发展问题倾斜。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讨论,人道界就整体而言还远未就人道行动现今的含义达成共识。多个参与方之间如果不能就某些基本概念达成一致,他们之间的有效协调将非常困难。

您还致力于发展伙伴关系。这一工作的重要性何在?有哪些挑战?
各国红会将我们视为真正平等的合作伙伴,这一点非常重要。我认为这方面进展得不错。我们现在已经和一些国家红会签订了建立特殊伙伴关系的协议,他们当中有些还加入了我们的快速部署机制。我想,人道工作的面貌将继续朝这个方向发展,“运动”内外都将建立新的伙伴关系。

但要发展密切的伙伴关系,必须就原则问题达成一致,并考察哪些组织真正在专业和后勤能力方面有实力。以无国界医生为例,该组织是人道领域的标杆之一,我们将与之进一步发展伙伴关系。所以我认为人道领域内发展伙伴关系的空间还很大,前提是这种伙伴关系有助于加强我们人道行动的影响。

如今,伙伴关系比从前更重要了吗?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与各方接触和快速部署方面享有盛誉。但如果没有非常值得信赖的国家红会,有很多事情我们是做不到的。阿富汗或索马里都是例证。

由于实践和政治方面的原因,主要是某些国家所谓主权方面的考虑,当地人道组织(如国家红会)将在未来发挥更大的作用。这种伙伴关系将会变得更加举足轻重,因此对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以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来说,支持各国红会的发展壮大非常重要。


在雅各布·克伦贝格尔
Photo: ©REUTERS/Denis Balibouse,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我确实感 到,通过我们共同 的努力,我们防止了许多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
引自访问的全文, 见 www.redcross.int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