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在老比利 比德监狱里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菲律宾代表处试 图通过全面的司法改革来改善监狱的拘押 条件和医疗保障,并加强菲律宾红十字会 组织的家人联系。  

夹在大型购物中心和一座地铁站之间的马尼拉市监狱是一座典型的城市拘留中心。这座监狱名叫“老比利比德”,意为“老监狱”。在这座位于首都马尼拉中心地带、由19世纪西班牙殖民者修建的破败建筑内,大约有4000名男性囚犯挤在原本只供关押1800人的空间里。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保护部门副协调员克里斯蒂·马克唐纳前来探访罗宾。罗宾住在一间由混凝土墙和波纹铁皮屋顶围成的拥挤宿舍里,这样的宿舍有14间。他是一名“危险分子”(这是对被控犯有与国内冲突有关的罪行者的称谓),在这座监狱里已被关押了四年多,但对他的审判至今尚未结束。

在监舍里,睡觉铺位用胶合板和纸板拼凑而成。因为宿舍里过度拥挤,只有几个囚犯能有这种铺位,往往是通过某些威力或金钱弄来的。

罗宾*在大厅地板上睡了两年了,最近他终于凑够钱买了一个小到只能放下床垫的铺位。马克唐纳说:“更糟糕的是,这个监狱建在低洼地带。每次下雨的时候,宿舍都会漫过一英尺的水。”

一些有钱或有权的囚犯设法弄到二楼的铺位,在洪水上面。像罗宾这样的囚犯睡在一楼,衣物和床垫经常被水浸透。对罗宾的探访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世界各地进行的探访被拘禁者工作的一个缩影。询问囚犯的生活条件,和囚犯家属接触,了解囚犯案子在法院的进展,后者正是让罗宾感到越来越烦恼的事。

行动呼吁

此次探访结束,马克唐纳还要去探访其他被拘禁者。原因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把近年来进行的拘留探视项目扩展为一项范围更广、内容更多的活动,名为“行动呼吁”。出发点很简单,就是改善菲律宾监狱的生活条件,加速司法进程,以便被拘禁者在结案前不会常年在监狱里受煎熬。

然而,这项任务复杂而艰巨。所以,今天马克唐纳还要和典狱长如尔·里维拉见面,讨论排水系统的安装。接下来,话题转移到一个更棘手的事:囚犯在老比利比德内拘押的时间长度。

有关数据是惊人的。3986名囚犯中,只有210名得到了审判和裁决,其他人还在等待听审或结案。其中有一名囚犯在这里被关押17年了,仍然还未被判决。常见的等判时间为5到10年。

审理的拖延不仅让囚犯们不胜烦恼,也让如尔·里维拉感到麻烦。由于司法系统办事缓慢、复杂,里维拉不得不应对监狱过度拥挤问题。

案件常常在警察、检察官和法院之间来回周转。那些经手这些案子的官员手上已有大量积案,可能不清楚当事人已经在监狱里关押了多久。

因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与狱政官和法官一起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致力于查找关押时间最长的囚犯,努力使他们的案子得到尽快处理。马克唐纳说:“有的时候只不过是一张纸的问题,只是这张纸缺了,需要拿到相关法院去补办。”

在法院的一天

这一天,马克唐纳的重点是通过菲律宾复杂的法律系统,帮助找到一些补救措施。监狱探访结束后, 她立即去拜访马罗·马格多萨—马拉加尔法官。马罗·马格多萨—马拉加尔是协调马尼拉大都会初审法院的行政法官,或许能够加速一些缓慢案件的审判进程。

一走进位于马尼拉市政厅马拉加尔的办公室,该法官所面临的困难便显而易见。在她的外间办公室里,几位助手坐在堆满文件的办公桌旁。几台破旧的电脑似乎疲于应付这么多的 案子。

而在马拉加尔法官自己的办公室,情况也差不多。办公室很小,没有窗子,到处堆满了卷宗。但是,这位法官很乐观。就进展特别缓慢的案子与马尼拉各个法院联系之后,她报告说,有几家法院当天就给她回复了。她认为进展很快。

“我们必须合作,否则将一无进展。”马拉加尔说,“我们正在研究(司法)系统的全面整改,挑战很大。”马拉加尔法官是“行动呼吁”项目的长期支持者。

“我丈夫变老了”

在马尼拉另外一个地方——菲律宾红十字会总部, 囚犯家属在常年的等待中,来这里获得精神和经济支持。

在这里,母亲们向顾问人员诉说自己独自面对的种种困难。她们从红十字会获得资助,以千里迢迢去看望被关押着的丈夫、儿子或姐妹。

聚集在红十字会的家属中有一位叫艾米*的妇女,她有七个孩子。到目前为止,她的丈夫已经被关押了12年。她说,在她丈夫刚被拘留时她最小的孩子出生,孩子们“总是问我什么时候爸爸能回来。”

在菲律宾红十字会的帮助和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的支持下,艾米一年可以看望丈夫四次。路途漫长,每次去看望丈夫,她都得花上一整天的时间。

当她再次询问丈夫案子的消息时,忍不住流泪。与其他众多囚犯家属一样,尽管她听说现在他丈夫的案件审判已经结束,但几乎没有收到当局传达的任何消息,她和丈夫都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判决的事或获释时间。

谈到探视丈夫的事时,她说:“我们互说见闻,同时我给他讲孩子们的事。”

“但是,”她疲惫地继续道,“我丈夫变老了。”

伊莫金·福尔科斯 伊莫金·福尔科斯是BBC驻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通讯员 *为化名


在马尼拉老比利比德 监狱男囚区,4000多名 囚犯挤在原本只供关 押1800人的空间里。 Photo: ©L. Piojo/ICRC

 

 

 

 

“我们必须 合作否
则将一无 进展……
我们正 在研究(司法)
系 统的全面整改,
挑战很大。”

马罗·马格多萨
马拉加尔法官, 马
尼拉大 都会初审
法院行政法官

 

 

 

 

 

不断演进的使命

这种敦促为所有被拘禁者建立更人道的监狱条件的整体方法只是红十 字国际委员会几十年来工作方法演进的一个范例。

在近100年前的战争时期,该组织就开始探访囚犯和被监禁的平民,并 且,其在武装冲突中探访被拘禁者的权利在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中得 到正式承认。

冷战结束后,随着越来越多国内或非国际性冲突的出现,战争的性质 发生了变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们渐渐发现越来越多以安全为由被关押 的人和普通罪犯关在一起。

例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60多年前首次在菲律宾开展工作时,主要职 责是探访被控参与国内冲突的囚犯。半个世纪过去了,这项工作仍然是红十 字国际委员会在菲律宾的主要任务,他们探访大约700名以安全为由被关押 者,并为他们的家属提供支持。

由于这些“危险分子”被关押在平民监狱里(据保守估计,这些监狱共 关押有13万人),不久就发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使命还得考虑处理普通 囚犯的情况。

“在一个有4000名囚犯的监狱,我们要探访的以安全为由被关押者有五 到六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保护协调员塞巴斯蒂安·布尔容说,“无论监狱 的条件多么糟糕,每个囚犯都得忍受,无论他们是因为什么被关押的。”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