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为急救 注入新生命

对最优实践的研究正在改变急救教学和实 践的方法。挑战是:如何使每个人快速掌握循 证实践同时与当地情况相结合。

四月份,保罗·奥考特乘车经 过乌干达的坎帕拉时遇到了 一起摩托车事故。司机是一 位年轻人,当时伤口血流如注。作为 一名乌干达红十字会紧急卫生项目的 官员,奥考特知道首先该怎么做。

当其他人正在找水试图帮伤者清 理伤口时,奥考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 首先应该止血。奥考特说:“对于割 伤,要压住。”他回忆了自己如何解 下领带,稳稳按住伤者的胳膊。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非洲急救 资料》还未发行的几年前,奥考特可 能就不会这样有把握。他说:“在循 证实践推行之前,各种各样的信息都 有。”他还表示,直到最近也没有明 确、统一的建议说哪种急救治疗方法 最有效。

例如,在欧洲,五年前区域认证 标准尚未采纳时,许多国家红会在诸 如“复原体位”(使昏迷者保持气道打 开的最佳姿势)这种基本问题上教授的 方法都不一样,法国红十字会医疗顾 问帕斯卡尔·卡桑如是说。

卡桑说:“法国人有他们的方 法,并且自认为是最好的。英国人也 有他们的方法,德国人也是这样。那 时教授的复原体位有8到10种。”卡 桑所在的法国红十字会是“欧洲急救 教育资料中心”的主办国家红会。

但是哪一种是最好的?哪种方法 拯救的生命最多?2005年,欧洲和 美国的红十字专家设立了单独的研究 小组,就与各种程序有关的问题和差 异开展研究。他们查阅了大量科研论 文,来确定哪些医疗措施和急救方法 能获得最好的效果。

初步成果之一是比利时红十字会 在2006年首次出版的《欧洲急救手 册》,最近修订为《欧洲急救手册 (2011版)》。在美国,美国红十字会 与美国心脏协会联合制定了类似的指 导方针。

自那时起,世界各国都在根据循 证实践努力对最佳做法进行统一。红 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与欧 洲、美洲、非洲和亚洲的国家红会一 起,结合各自的经验,制定了《2010 年国际急救与复苏指南》。该指南的 编者们表示,这份材料是第一部全球 性的、以循证为基础的急救指导。

“循证”的意思到底是什么?这 个词在人道和开发领域已成为一个流 行术语。简而言之,它表示在科学证 明某种方法是有效的这一基础上的方 法或行动。20世纪90年代,在医学领 域, 当研究人员努力向医生提供基于 大量科学文献的各种方法的合理建议 时,这个术语开始使用。

出版《欧洲急救手册(2011版)》 的比利时佛兰芒语社区红十字会的 首席执行官菲利皮·范德柯尔克胡夫 表示:“一般来说,医生要想随时了解最佳做法,就需要阅读许多学术文 章,但一个人要涉猎所有文献并确定 最佳方法是不可能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为急救工 作者统一了研究,整理了资料。”范 德柯尔克胡夫说,“我们判断哪些 研究论文质量足够高,并评估研究 结果,然后提出建议。”范德柯尔克 胡夫所在的国家红会是“专业技术中 心”的主办者,该中心是一个推行循 证实践方法的资料中心。

这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例如, 在制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 会指导方针过程中,一支国际性审阅 团队审阅了超过3万篇研究急救方法 的文章,涉及主题包括心脏病发作、 失血、小伤口、骨折等等。

首先,一支训练有素的研究人员 队伍剔除那些没有遵循合理科研方法 的低质量研究论文。然后,一个医学 专家顾问团审阅论文、综合数据,确 定已取得最佳效果的方法。

美国红十字会科学顾问委员会主 席戴维·马尔克森说,通过这种做法, 适合特定情况的建议得以制定出来。

他说:“证据显示哪一种是通用的 最佳方法,但是具体应用于不同的环 境下的方法又有所不同。在这个过程 中,各国红会可以畅所欲言:‘证明对 这种病症有效的方法有五种,但在我 们国家,对于这种急救,在有限的资源 条件下,第三种效果最好’。”

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方法

这就是欧洲在2006年开始实施其 第一个区域性急救认证后实际发生的 情况。奥考特和其他非洲国家红会的 人发现急救指南在各个国家使用中差 异很大。

“很明显,把欧洲指南只是翻译 过来是不够的,这不会起作用。”范 德柯尔克胡夫说,“还要有适用于非 洲的指南才行。”

比如,欧洲手册中给出的建议是 基于人们可以在10到15分钟找到医生 或是坐上救护车的前提下。而在非洲 一些农村地区,可能需要数日才能得 到医疗救助。因此人们在现场得到急 救处理的方法是不同的,急救人员可 能面对的情况常常也不同。例如,由 非洲医学专家制定的非洲急救手册专 有一章是讲述如何接生,而欧洲手册 就没有这项内容。

在非洲农村地区运送伤员的方法 也是不同的。奥考特说:“你会看到 自行车式救护车这样的运输工具。因 此,在这些地区使用的急救手册必须 讲述如何在由自行车拉动的板车上运 送伤者而不让受伤加重。”

传播信息

范德柯尔克胡夫表示,向全世界 宣传最佳方法可能不容易。他说: “在欧洲指南中有些有趣的例子会被 一些非洲人误解。”例如,在欧洲指 南中,竖起大拇指表示认可,但在世 界许多地方,这种手势表示某事不好 或被视为一种侮辱。

人们学习的方式也是有差异的。 在欧洲,指导方针直接编入手册中, 可以用作课程教材。在非洲,指导方 针是编辑成“资料”,国家红会可以 将其改编为戏剧表演、海报、对话、 DVD,甚至歌曲。

或许实现全球性应用的最大挑战 是资源。“让所有国家的所有志愿 者或培训师快速掌握最新方法不是 容易的事。”法国红十字会的卡桑 说,“这需要投入时间、资源和大量 精力。”

但投入是值得的,他坚称。“在 急救工作上,红十字红新月在许多国 家设立了标准,所以我们要将自己定 位为最佳循证实践方面的领先者,这 很重要。”

这似乎正是当乌干达红十字会的 奥考特在坎帕拉大街上上前帮助伤者 时旁观者所理解的。“他们在尝试做 些什么,但与我计划要做的不同。当 他们看到我是红十字会人员时,就让 我实施急救。他们知道我应该知道如 何去做。”

里奇 · 施赖奥克
里奇·施赖奥克是驻华盛顿特区和塞内加 尔首都达喀尔的自由记者。



 

 

《非洲急救资料》(一套由比利时红 十字会与非洲国家红会联合开发的指导 材料)中的图解表明循证急救方法已根据 当地情况进行了修改。

医学研究考查发现,地方传统疗法 可能比现代药物更有效。例如,为编写 《非洲急救资料》而开展的研究证实, 有些传统的伤口消毒方法和治疗因腹泻 而脱水病人的方法是有效的。一种传统 的把蜂蜜涂抹在伤口上的方法,如果处 理得当,可以特别有效地降低感染的风 险。相比之下,《欧洲急救手册》讲述 了在非洲许多地区不一定有的非处方消 毒剂的应用。同样,在欧洲,人们脱水 时可以购买非处方口服补水液,而在非 洲,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传统处方,如用 玉米粉或当地可以弄到的植物和盐制成 的混合物治疗。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