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复制抗灾能力

 

东肯尼亚的一个项目 打破了当地的饥荒和依赖 援助的循环。肯尼亚红十 字会正在加大这方面的工 作,但这些努力能否持续 并扩大,能否满足一个饥 荒和绝望地区的需求?

走过茂密的香蕉树和芒果树,经过一 排排整洁的红辣椒、洋葱和番茄, 难以相信这个土地肥沃、浇灌良好 的农场是位于灾荒频发的非洲之角的腹地。近 几年来,非洲之角毁灭性的作物歉收和持续干 旱置数百万人于水火之中,使其不得不依靠援 助的粮食过活。

干旱和饥饿似乎离肯尼亚东北部的这片农 场很遥远。然而,就在这个作物如茵的绿洲上, 饥饿的记忆从未从人们脑海中抹去,以前是牧 民、如今在农场工作的哈桑·奥德就是一个例子。

“2004年旱灾时,我们没有吃的,完全 依靠援助的粮食,”他说。“在2008年的严 重干旱中,我的牲口又没了,我不得不另寻出 路来养家糊口。”

奥德是加入“塔纳河旱灾恢复项目”后 实现财富增长的近4000名牧民中的一员。该 项目是肯尼亚红十字会在2009年年底建立, 旨在向肯尼亚东北部受干旱影响而无法靠传 统的生活方式生存的社区引进可持续的耕作 方法。

“一开始,很难说服牧民们改行当农 民。”当地项目官员马塔·拉马丹说道。“他 们无法接受定居耕种的生活方式。”

但如今,1335公顷(3300英亩)香蕉、芒 果、红辣椒、西瓜、番茄、洋葱和木瓜地成 为上千万人的食物供应地,也成为塔纳河沿岸 47个农场里所有员工固定收入的来源。即使 在干旱期间,塔纳河也不断流,绵延不断地从 肯尼亚山脉流向印度洋。

满载农产品的驴车络绎不绝地从农场驶往 附近东北省首府加里萨。对他们生产的农产品 的需求量很大。去年,即使在该地区受旱最严 重时期,农民们仍然能获利。

“我们不再害怕干旱了。”奥德说,“我 们知道干旱不会再带来饥荒,因为有了塔纳 河,我们就有了源源不断的水源可以灌溉作 物,下不下雨都没关系。”

奥德,这位有33个孩子(其中有5个仍在上 学)的89岁高龄的父亲,现在对全家的未来充 满信心。被问到是否怀念以前的游牧生活,他 和其他农民都笑了。“那种生活已经结束了。”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如今住在铁皮房子 里,有自来水,有电视。孩子们还能上大学,以 后或许还能当上医生、老师,甚至记者。”

用水泵抽水

在日本红十字会、芬兰红十字会和其它合 作伙伴的资金援助下,该项目分发了数吨种 子,安装了很多灌溉用水泵,以便更好地利用 肯尼亚最大的河道——塔纳河——的河水。有人认为,如果肯尼亚政府今后对灌溉这片沃土 投入大量资金,塔纳河流域就有可能养活肯尼 亚一半的人口。

肯尼亚红十字会打算推广该项目,来解决 更多牧民的粮食安全问题。由于干旱继续导致 牲畜死亡,也为了有机会过上体面的生活,许 多牧民都争相加入该项目。可惜的是游牧文化 正在发生改变。但是,许多牧民和人道工作者 表示,在多重压力之下游牧生活已经无法再继 续了,定居和农耕的方式要比靠人道救助过活 好得多。

“在我们开展工作的三个分区的各个社区 粮食安全已经无忧了。”拉马丹说道,“但 是,要在一个77%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 地区真正打破对援助的依赖,我们还需扩大和 复制该项目。”

塔纳河旱灾恢复项目表明,向社区赋权让他 们多元化生产,实现粮食安全,从而打破无休止 的、一逢旱灾就分发援助物资的循环是可行的。

但是,直到2011年的严重干旱时(这是非 洲之角6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旱灾),人们才认 识到,要想避免人道灾难重复发生,就必须改 变策略,建立当地社区的抗灾能力。

肯尼亚红十字会减灾事务负责人迈克 尔·穆图吾说:“去年的旱灾对援助机构是一 个警示,让我们能够实现从多年来以救援为重 点到以粮食安全为重点的战略转变。”

大规模地分发食物和水造成了当地社区依 赖援助,损害了他们的自助能力。由当地自己 管理的、解决社区粮食安全问题的农业“能保 护他们的尊严,还能保证自给自足,而且成本 比较低。”穆图吾补充道。

这一理念反映在肯尼亚红十字会的2011- 2015年战略构想中,该战略构想甚至没有粮食援助的预算。另一方面,肯尼亚红十字会的 20个新的粮食安全项目占总规划的50%,这 些项目从肯尼亚北部的干旱地区一直延伸至受 干旱威胁的东南部。

“气候智能型”农业

但是,这种做法在其它地方适用吗?在肯 尼亚东南部的亚塔地区,80%的人口依赖粮食 援助。在该地区,农民深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完全靠天吃饭。

肯尼亚红十字会马查科斯分会协调员约 翰·穆巴鲁介绍说,(当地的)主要农作玉米最近 一次大丰收是在1997年。

在2011年10月,肯尼亚红十字会与肯尼 亚农业研究所合作发起倡议,鼓励农民多元化 经营,摆脱种植需要大量水分的玉米、大豆等 作物,改种耐旱新品种木薯。

“这种‘气候智能型’解决粮食安全问题 的项目,是一个能让农民从实验室的科学研究 中直接受益的项目。”穆巴鲁说道。

但是,引进木薯面临着一些挑战。木薯被 视为穷人的作物,而且,若处理不当会引起中 毒。农民一开始对种植这种低售价作物的价值 有所怀疑。但当他们认识到可以将木薯磨成粉 时,情况就改变了。

“木薯粉现在对我们来说就像一种金 粉”,当地一个农民团体的主席大卫·摩卡说 道。摩卡今年62岁,当过教师和银行家,而 且很有远见。“这种农作物有很大的商业价值,不仅可以制成面粉,还可加工成工业淀 粉,而且皮可以做牲口饲料。”

当然,还可以做成比萨。肯尼亚红十字会 马查科斯分会正在提供一个现成的木薯市场: 购买木薯粉制成比萨,提供新的可以创收的比 萨送餐服务。

穆巴鲁表示,木薯可以帮助农民摆脱靠天吃 饭的原始生活方式,让他们有持续稳定的收入。 他希望到2013年5月种植木薯的农民数量能增 至三倍,达到一万名,这个数量将使该项目具有 商业可行性,并解决农民的粮食安全问题。

但是,肯尼亚红十字会估计,要解决整个 地区的粮食安全问题,需要有两万农民参与该 项目,还要为该项目修建一个水库,然后方能 把项目扩大到邻近受旱地区。

沧海一粟?

肯尼亚红十字会打算到2015年解决10万 人的粮食安全问题。按照穆图吾的说法,在一 个有340万人受饥饿威胁的国家,这个数字不 过是“沧海一粟”。他指出,大部分工作必须 由政府去做。 他说:“我们只是社区、商业 和企业层面的改革的催化剂。”

这些项目还强有力地号召了当地和其他区 域自力更生的能力,这一号召从肯尼亚红十字 会援助一直回荡到非洲之角的危机中。例如, 在去年干旱最严重时,肯尼亚红十字与国家电 信供应商合作发起了“肯尼亚人为肯尼亚”的 活动,在短短五周的时间从公共部门和私营部 门筹集了1000万美元,这些资金被用于解决 灾民的紧急需求和开展新的粮食项目。

“这表明,依赖国际援助多年之后,我们 能够自己解决本国的问题。”肯尼亚红十字会 秘书长阿巴斯·古勒特说,“这让我们重新拥 有了民族自豪感和自尊。”

虽然这些项目有所发展,但仍然还有很多 挑战。例如,农场真的不依靠外部帮扶就能运 作良好吗?其他援助机构或肯尼亚政府会投资 复制这种模式吗?肯尼亚政府制定了到2030 年解决全肯尼亚人温饱的目标,古勒特认为这 个目标虽然高,但还是可行的。

“肯尼亚在25年前是一个粮食净出口国,” 他说,“如今却成为一个粮食净进口国、一个依 赖援助的国家,根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农业、水 利、教育和卫生等部门必须改变和转变他们的 优先,并向制造业、科技和教育投资。”

克莱尔 · 杜尔
克莱尔·杜尔是驻瑞士日内瓦的自由记者。


一位参与肯尼亚红 十字会“塔纳河旱灾 恢复项目”的农民在 展示劳动成果。 Photo: ©Claire Doole/IFRC

 

 

 

 

 

 

 

 

 

 

 

“肯尼亚在 25年
前是一个粮 食净
出口国,如 今却
成为一个粮 食净
进口国、一 个依
赖援助的国 家,
根本不应该 是这
样的。”

阿巴斯·古勒特
肯尼亚红十字会
秘书长

 

 

 

 

 

 

 

 

 



一个农民手捧甜椒。 Photo: ©Claire Doole/IFRC

 

 

 

 

 

 

 

 

 

 

 


在肯尼亚亚塔区掘 金。长期不招肯尼亚 人喜欢的木薯正由肯 尼亚红十字会种植, 用于制作木薯粉。这 种面粉被一些农民戏 称为“金粉”。 Photo: ©Claire Doole/IFRC

 

 

 

 

 

 

 

 

“木薯粉现 在对我
们来说就 像一种
金粉,这 种农作
物有很大 的商业
价值,不仅 可制
成面粉,还可 加
工成工业淀粉,
而且皮可以做牲
口饲料。”
大卫·摩卡 亚塔
地区 某农民团
体主席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