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分发现金

 

2005年,有人问了救援工作者萨拉·贝利一个问题:如果领到现金后受益人就跑了,我们是否应该去捉住他?它说明了在现金形式的援助出现后短短几年内,人们思考了哪些与之有关的问题。

2005年,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金杜,当我们准备给受灾害和战乱影响的人分发70美元时,一名当地救援工作人员问了我上述问题。现金援助是一项研究的一部分,主要目的是了解与接受一包标准的常用物品相比,受影响的人群是否更愿意在本地市场购买家庭用品。每个人都更愿意要现金,而且他们大都购买了一些我们从未想过要提供的物品:自行车配件,床垫和用来收听选举新闻的收音机。

“捉住”的问题已在我心中索绕多年。我们一度对此一笑置之,但是它包含了开展现金援助的工作人员对这一新的援助形式的怀疑和不适应。

现在,在应对紧急情况时,分发现金已经是一项必不可少的内容。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若处理得当,这一手段是能发挥作用的。这是简单的经济学也是人类的本性。救援机构倾向于向受灾人群提供他们需要的物资和服务。但是在一些可行的地区,为什么不直接给钱呢?从交学费到购买自己喜欢的食物,现金让人们能满足自己最急迫的需求。对救援机构来说,分发现金能减少储存和运输帐篷、粮食以及其他物资的成本和物流。其潜在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给现金是一个非常直接的解决方案,但对此仍存在分歧。分发现金挑战了分发物资和组织人道应对的传统做法。金钱固有的能量颠覆了慈善机构的观念。多数救援机构会毫不犹豫地分发大量食物。然而,分发大笔现金却会引发一连串关于在危机时向脆弱人群分发现金所带来的机遇、后果和风险问题。

一个新途径

分发现金这种赈灾形式其实早已有之。这里有些史例,美国红十字会的创始人之一克莱拉·巴顿在1870年到1871年的普法战争中就组织过现金分发。许多政府经常向穷人发放现金作为一种社会保障,它们也向灾民发放现金。2005年,巴基斯坦政府就给270,000户克什米尔地震灾民分发现金,并同Visa信用卡公司合作赈济了近200万户受2010年洪灾影响的灾民。美国政府拨出70亿美元给受飓风“丽塔”和“卡特里娜”影响的民众冲抵他们的损失和开销。

但对大多数人道机构、捐赠人和红十字会红和新月会来讲,派发现金是新事物。在2004年印度洋海啸的应对中,有几个小型项目是分发现金而不是分发食物,它们引起了很多关于在紧急状况中使用现金的讨论。很多争论都集中在风险上:赈灾用的现金会被贪污吗?会造成通货膨胀吗?会令灾民陷入危险吗?一些人担心灾民可能会用这些钱买没用的甚至是有害的东西,如酒和香烟,而且如果男人控制家中的财务,那么女人可能会因此处于不利地位。一位捐赠人总结了对一旦现金发放出了岔子可能会出现的负面报道的担忧:“我能想到的大标题就是‘救援组织的现金打了水漂’。

没有证据表明贪污现象更加严重

这些担忧是合理的。但事实上,从那以后的大量试点项目、研究和评估大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现金援助所造成的风险不同于实物援助,但风险可能更大也可能更小。

在索马里和车臣共和国,一些援助机构发现援助现金比援助食物更安全,因为发放现金不那么引人注意,并且一旦现金到了受益人的口袋里就不易被发现。同样,也没有证据表明分发现金更容易引起贪污,或者造成难以解决的目标准确性的问题,因为它实在是太合人意了。(提供一些合人意的援助难道不是件好事么?)

没有证据表明妇女会因此而处于不利地位或其地位会因此而得到改善。毕竟,男女的角色已经深深扎根在我们的文化之中,不是单凭现金就可以改变的。

接受现金援助的人们大都把钱用到了刀刃上。担心他们不会这样做的观点说明了援助机构在如何看待其援助对象方面存在一些偏颇。总会有一些没有责任感的人。灾难不能根除随处可见的人性缺点。但是如果脆弱人群不让人道机构来满足他们的需求,那么人道机构怎样才能维护这些人的尊严呢?

无数实践证明了现金援助的主要优势:受危难影响的人们能灵活而体面地满足自己最迫切的需求。现金也意味着人们不必卖掉援助物资以换取他们最需要的东西。

更上一层楼

援助机构正在用更多深入分析向自己及捐赠人证明相较于其他形式的援助现金援助是合理的。他们研究市场、受影响者的需求、以及在危急中家庭如何做抉择。这些问题都很重要,但是在提供其他形式的援助时有时却没有对其加以考虑。在如何花钱及所产生的影响方面,现金形式的援助也同样受到严格监督。简而言之,对现金形式的援助的监督要比更传统的援助更加严格。

这可以被视为一个“不公平”的双重标准,但却仍是件好事。对现金形式的援助的监督可能实际上会让人道机构在计划、实施和监督方面都更上一层楼 ——不管是哪种形式的援助。正是可以采用现金这种援助形式的事实促进了对不同应对形式的可能产生的影响的研究,而不是毫不犹豫地选择援助帐篷或食物。

思想的变革

实物援助至今都是最主要的人道救援形式。但是,在最近的救援中,很少看到有救援机构不分发现金的。不用想就知道现金援助项目的数量还会继续迅速增加。因此,救援机构需要具备能力和机制以便在合适的时候考虑和组织现金援助。这包括具备能力和动机更好地了解市场。做到这一点并不非常困难:救援机构有可以分享的工具和经验,以及采取现金援助的资源和丰富的市场分析。也许最重要的是心态的改变,提供援助的人将一些控制权交给受灾难和危机影响的人们。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人道机构已经从‘试验’发展到每年向成千上万人分发现金了。它们甚至在没有银行的地方采取了用手机转账的新技术。可以说,在数十年中,现金援助是最根本的——也是简单的——人道援助发展之一。变革正在发生,而这一变革是我们应该继续下去的。

萨拉 · 贝利
萨拉·贝利是一位资深人道救援工作者和
现金援助专家。


45岁的奥郎尼娅·班达用红十字红新月国际联合会和菲律宾红十字会发给她的现金买了几卷新线,这样她就能做的更多也赚的更多了。该津贴是台风赈灾项目的一部分。
Photo: ©Afrhill Rances/IFRC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