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难以忘却的风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墨西哥红十字会合作为北上的中美洲人提供医 疗救助。这是一个在移民们最需要帮助时运动向移民们伸出援手的例子。

2008年9月12日,正好距离1900年的那次没有被命名的“大风暴”108年又5天,休斯顿附近德克萨斯州海岸的加尔维斯顿岛遭遇了飓风“艾克”的迎头一击。966公里(600英里)宽的2级风暴(总共5个等级,5级风暴最为严重)穿过墨西哥湾,它的轨迹与历史上那次飓风相似。“艾克”过处,岛上75%的建筑和街道淹没在数米深的混浊海水里,城市的电力、煤气、水和污水处理系统瘫痪。

情况十分危急。加尔维斯顿这座德克萨斯最古老的港口城市受到了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经济引擎骤停。

一连几天,至少在休斯顿和周边地区,新闻24小时循环播放这座岛屿洪水泛滥的画面,着火的房屋,海边的建筑物被冲到街上,到处都是碎木头。约4万名被撤离的居民在汽车旅馆、避难所和内陆亲属的家里观看新闻,寻找生命的迹象,等待着获准返回浸泡在洪水中的家园开展救灾减灾。

在附近的玻利瓦尔半岛上,旺季时有近3万人,而如今房屋和树木几乎被一卷而空,桥梁坍塌,去往加尔维斯顿岛的渡口停运。流向加尔维斯顿湾的运河和河流沿岸的一些小型内陆社区也遭遇了洪水袭击,居民损失惨重。

美国人对飓风“艾克”的关注时间只有短暂的几天,这使人回想起三年前飓风“卡特里娜”登陆新奥尔良和密西西比湾时的情况。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前总统乔治·H·W·布什和比尔·克林顿前往岛上察看灾情,同行的还有热切的摄影记者们。但是,媒体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向了另一种灾难:9月15日雷曼兄弟银行倒闭导致美国的银行和投资系统陷入困境,而且致使经济进入长期的紧急状态。

加尔维斯顿很快成了陈闻旧事,它的恢复重建被大多数美国人抛在了脑后。面临的挑战包括数十亿美元的损失,该市的主要企业是否能渡过难关,以及正在进行的关于一旦洪水退去、恢复重建开始后,加尔维斯顿将何去何从的内部争论。这个拥有丰富的建筑瑰宝和一所世界级医疗科研学院的历史悠久的海港以能在逆境中生存发展而著称。如今,在一个世纪多一点的时间里,它又面临第二次重建和重新自我定义。

当地红十字会采取行动

被“艾克”引发的洪水淹没的建筑中就有加尔维斯顿县红十字分会的总部。原以为积水将只有几厘米深——在这个地势低洼的岛上,这是很常见的——那里的美国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匆忙地将东西堆放到家具上后,就撤到了休斯顿,在那儿等待风暴退去。

在离开之前,他们帮助疏散灾民,指挥岛上居民乘坐巴士前往圣安东尼奥和休斯顿的避难所。当他们回来时,大楼里的一切——包括一封精心保存的美国红十字会创始人克拉克巴顿的书信——都被水淹了,水深达1.2米。由于晚夏的燥热和建筑物的密闭和潮湿,霉变使加尔维斯顿许多建筑底层的东西受到破坏,美国红十字会加尔维斯顿分会大楼里的东西也没有幸免。

刚上任六周的加尔维斯顿红十字分会执行主任玛丽·贝伦德并没有被灾情吓倒,她与四名同事、几个当地志愿者及从周边地区和全国各地赶来的数百名志愿者们一起开展救援工作。他们发放紧急食物包和水,开始搜索每一条街道,寻找幸存者,并评估损失情况。

“(红十字会)与市里的12座建筑物有临时避难所协议。”贝伦德说,“但是,风暴过后第二天,这12座建筑物没有一座是可以使用的。”岛上大约1.5万名居民没有按照当时的市长莱德·昂·托马斯的命令撤离,或由于缺乏运输工具而无法离岛。因此,岛上迫切需要避难所。

贝伦德和她的同事们将避难所设置在一栋老教学楼里,并与德克萨斯州救援工作组(由来自救世军、红十字会和南部浸礼会男教徒组的志愿者组成)合作在400个流动食品供应站向滞留的岛民提供食物。

市政府、加尔维斯顿红十字分会和美国红十字会合作在加尔维斯顿中部的一所小学校园里搭起一个帐篷避难所,为800多人提供临时蔽护。

“我们指挥并帮助灾民们获得服务,并继续提供食物和蔽护”,贝伦德说,“直到一份联邦紧急声明促使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接手救灾活动并开始恢复重建。”如今,贝伦德在集中精力重建志愿者队伍。她说,由于风暴后岛上居民人数快速减少,“艾克”过后,受过训练的合格志愿者从447名降到39名。

历史上的一页

美国红十字会在加尔维斯顿的历史上影响巨大,这得益于该组织在1900年大风暴期间开展的大规模救援行动。当时,78岁的克拉克·巴顿从华盛顿前往加尔维斯顿指挥救援。她在一座四层仓库旁展开工作——这个仓库至今还在那里。岛上的灾情让她震惊:6000多人丧生,海葬后装着尸体的箱子又被冲回到岸上,无数的孤儿和无家可归者,居民区一片瓦砾。这场大风暴至今仍然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

巴顿写到:“海水,带着狂怒,悻悻地退去。那些最牢固的建筑物的屋顶大半被掀开,摇摇欲坠,向我们诉说这座城市曾经的繁华”。

在巴顿的帮助下,全国各地慷慨的慈善家开始关注这里,捐赠了大量现金和物资。当地的妇女,在巴顿的激励下,也参与到公共政策和公共卫生问题的决策中来。该岛有1.2万名居民丧生,占总人口的32%,但这座城市迅速对深水港进行了修复,着手打造美国最成功的建筑项目。美国陆军工程兵团将岛上幸存的建筑一一升高,用填充方法抬高地面,建起了27公里(17英里)长的混凝土防波堤,抵御以后的风暴。一座几乎被完全摧毁的城市得以重建复苏,这堪称奇迹。

重 建

飓风“艾克”过去40个月后,加尔维斯顿岛的重建虽已初具规模,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街道上堆积如山的残骸被一车车地运出岛。投了保的房主们对遭受水灾的房子进行了重建,企业也重新开始运行。温柔的海风吹拂着小岛,鹈鹕和海鸥展翅飞翔。岛东端宏伟的老建筑群,有许多都挺过了1900年的大风暴,如今仍然矗立在那里,见证着天气的变化无常与大自然的无情威力。

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院在风暴中受到严重破坏,大半员工被遣散后面临被关闭的危险。但是,在学校董事会与岛内坚定的政治家、州议员克雷格·艾兰的一场政治辩论后,这所医学分院得以保留。德克萨斯州恢复对该学院的全额资助,保证其在可预见的未来在该岛继续存在。

但是,岛上低收入居民的状况并没有这么好。所有四个公共住房项目都被“艾克”摧毁了,该市有关当局决定把它们推平而不是重建。数千名从家里疏散出来的工人和老人——他们中大多数是非洲裔美国人——无家可归。虽然依据1968年的《公平住房法案》,这个城市能得到充足的联邦住房重建资金,但加尔维斯顿的住房部门与市议会意见不一、相持不下,无法决定何时、何地和如何进行重建。

谈及此事,加尔维斯顿市市长乔·亚沃尔斯基显得很沮丧。

他表示:“有人指责穷人,说是他们的错。”他续称,一些加尔维斯顿人认为住公共房屋是享受特权,于是加以反对。“为什么他们应该得到帮助,我却没有?”

同时,还有一种由联邦层面和地方层面存在的反政府情绪所带来的政治气候。

“还有联邦控制与地方控制之争”,亚沃尔斯基说,“反对重建低收入住房的人说‘联邦政府不用告诉我该做什么。’支持重建的人说‘他们(穷人)与其他人一样有权拥有一个家。’与此同时,数百人正在用同样的资金维修房屋,而他们并没有抱怨。”

关于这座城市如何界定自己的未来,也存在争论:是成为一个依赖旅游业的休闲度假区,大量工作者在大陆购买经济房屋居住,来往通勤上班;还是像从前那样仍然是一个工薪阶层城市,依赖码头、港口、医疗中心及其劳动力支撑当地经济。

岛上居民区仍旧到处矗立着被废弃的破损房屋,而该市没有人手前去拆除。亚沃尔斯基最担忧的问题是飓风“艾克”过后加尔维斯顿的人口下降,人口普查显示加尔维斯顿人口不足5万人,这样其小型城市的资格可能会被撤销,联邦交通和教育经费会因此而被削减。

“这里弥漫着一种失落感,”他坦称,“担心我们不能重新站起来。但是我不这样认为。我们跌到了谷底,现在该让我们改变这一切了。”

2008年飓风“艾克”过后,美国红十字会灾害救援部高级主管特雷弗·里根在加尔维斯顿工作了三个星期,帮助协调紧急应对。他说,加尔维斯顿是美国灾后人口和其他资源遭受巨大损失的众多地区的典型代表。

里根说:“现在的问题是,既然看到了飓风“艾克”这种自然灾害的影响,那么今后要如何组织应对这种影响呢?”

美国红十字会倡导与当地企业、教会、学校和社区中心开展合作,“建设抵御灾害的能力”。新制作的《就绪评级手册》就是这样一个工具,它可以帮助企业和组织衡量灾难应对工作的就绪状态和备灾水平。例如,评级标准之一是问以下问题:如果你的公司或组织有一个总部,而这个总部受到了破坏,那么你将如何开展救援行动去救助员工?这不是一个假想的问题,而是依据加尔维斯顿等地区的实际救灾经验提出的。

里根认为,帮助企业和地方组织在灾害中幸免于难是帮助人们恢复的关键。“我们已经看到,在加尔维斯顿这样的地区,社会资本的重要领域得到了多么大的投资。它们是可信赖的资源。”他说,“我们的工作是帮助他们开发应对或恢复工具。”

努力改变贫困和困顿还需要时间和意愿。亚沃尔斯基说,飓风“艾克”发生之前,加尔维斯顿有一种自满情绪,即对于让穷人住进特定居住区感到满足。现在,他正在倡导一项运动,准备修建新的混合阶层小区,将低收入住房在城中分散建设。

“我说让我们充分利用这里的优势,让这里成为既是人们能负担得起的又令人舒服的地方,让人们看了后会说:‘我为什么不住这里
呢?’”

凯瑟琳·伊斯特本
凯瑟琳·伊斯特本是居住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作家。


一名加尔维斯顿居民在查看被2008年9月飓风“艾克”摧毁的房屋残骸。
Photo: ©REUTERS/Carlos Barria,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 ( 红十字
会) 与市里的1 2
座建筑物有临时
避难所协议。但
是,风暴过后第
二天,这12座建
筑没有一座是可
以用的
。”
玛丽·贝伦德
美国红十字会加尔维斯
顿县分会执行主任

 

 

 

 

 


一张拍摄于1900年“ 大风暴” 后的照片,这场风暴造成德克萨斯州加尔维斯顿大部分地区被毁,6000多人丧生。

 

 

 

 

 


Clara Barton

 

 

 

 

 

 

“海水,带
着狂怒,悻悻地
退去。那些最牢
固的建筑物的屋
顶大半被掀开,
摇摇欲坠,向我
们诉说这座城市
曾经的繁华。”

克拉克·巴顿

美国红十字会创始人
这张地图显示了飓风
“艾克”和许多其他袭
击加勒比国家和美国海
岸的风暴的路径。

 

 

 

 

 

 


2 0 0 8 年加尔维斯 顿。红十字志愿者帮 助一位居民在风暴避 难所安顿下来。
Photo: ©William Pitts/American Red Cross

 



 

 

“现在的问
题是,既然看到
了飓风“艾克”
这种自然灾害的
影响,那么今后
要如何组织应对
这种影响呢?”

特雷弗·里根
美国红十字会
灾害救援部高级主管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