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Magazine
Homepage

 

人道公司

 

难、暴力、流离失所已经让救援人员濒临极限了。 同时,资金也很紧张。人道组织该怎么办? 参与商业经营是一个选择

—个阴天的下午,在内罗毕拥挤的街道上,一辆救护车穿过车流,不时驶入逆向车道,并鸣笛示意对面车辆让路。时间十分宝贵:接到学校的求助电话后,医务人员立刻赶去救助一个在操场上胳膊骨折的8岁女孩。

一到达现场,护理员马布尔·那克维亚就小心地将小女孩抱在怀里,然后轻轻将她放在救护车的担架上。那克维亚和她的同事贾马尔·阿布迪在肯尼亚红十字会旗下的一家名为E-Plus的独立救护车服务队里工作,像这样的求救电话他们每天都会接到很多。

E-Plus是一个本着人道原则的盈利性机构。在这个医疗十分落后的国家,作为主要的急救和医疗援助服务提供者,它依托于肯尼亚红十字会的能力和声望,被认为是一个能从当地获得可持续收入的途径。人们像买保险一样用钱购买救援队的服务。

阿布迪向我们解释道:“我们工作时两人一组,一人负责救助伤患,一人负责收钱。”

然而今天去学校救助胳膊骨折的尼亚基奥并不必收钱,因为学校加入了保险计划。然而有时候,护理员必须立马确认病人是否能支付医疗和交通的费用。

但这样的确认并不影响救助。队员们不收病人的钱或者病人康复以后立马捐款的情况经常发生。

那克维亚和阿布迪强调病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收费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去贫困社区或者在灾难发生时回避最脆弱的群体。

的确,E-Plus的队员常常跟志愿者们一起对各种紧急情况做出最迅速的回应:从内罗毕市中心的车祸到农村地区的公社间的暴力冲突。他们也为达达阿布及周边难民营的难民提供服务,有两部救护车长期部署在那里。在2012年7月加里萨教堂袭击事件和近期塔纳河地区的冲突中,在治疗伤者的过程中,这些救护车起到了关键作用。

那克维亚强调:“我们从未放弃任何人,从早到晚我们(红十字会)都在救死扶伤。”

走向可持续的道路

对于很多在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中工作的人来说,在检查病人的生命体征的同时盯着病人的钱袋的做法似乎有悖于向最脆弱群体无条件提供救援的人道使命。

但值得注意的是,E-Plus几乎是肯尼亚唯一的救护车服务提供者。政府不提供此类服务,而私营提供者寥寥无几。同时,由于医疗保险还不普及,病人常常要为其所使用的服务买单。

要享受E-Plus所提供的服务,每个会员每年都要支付2500肯尼亚先令(合30美元)。根据2011年5月的报告,E-Plus有约7800名会员,这一数字还在增长。它的目标是将其80%的服务提供给缴费的会员,剩下的20%无偿提供给付不起钱的人。

现在,E-Plus有29辆救护车,这些车都配有先进的救生设备和高素质的护理人员。E-Plus是肯尼亚最重要的紧急救援服务提供者。但是,成立两年以来,它还没有赚到一分钱。

但是E-Plus的总经理尤素福·那廷达却十分自信,缺少国营和私营救援队意味着他的E-Plus队伍有十分可观的商业潜力。他认为,过一段时间E-Plus将开始盈利,并且其中一部分收益将为肯尼亚红十字会的核心运转预算提供保障。

肯尼亚红十字会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国内及国际的捐赠和其他国家的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的捐赠。鉴于现今的经济形势和来自非政府组织的更激烈竞争,捐赠越来越少。

同时,肯尼亚红会及其志愿者们正在处理一些长期的难题和复杂的紧急局势——那里的脆弱群体和救援项目所需的资金来自国际
捐助。


肯尼亚红十字会成立E-Plus救护车服务队一方面是为了创收从而支持红会的运作,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提供特别急需的紧急医疗服务。图中的救护人员正在照顾内罗毕一场车祸中的伤者。
Photo: ©Kenya Red Cross Society

 

 

 

 

“我们从未
放弃任何人,从
早到晚我们都在
救死扶伤。”

马布尔·那克维亚
E-Plus的护理员


 

 

 


各国红会的下属企业的形式和规模各不相同。例如,泰国红十字会的养蛇场生产抗蛇毒药物。同时,养蛇场也是游客喜欢的景点。想了解更多有关泰国红会养蛇场及其他国家红会的投资情况,请登陆www.redcross.int阅读我们的附加报道。

时机成熟了

肯尼亚红十字会被视为努力改变传统的创新者,它将捐赠资金像种子资金一样用在本国的种植企业上,支持了一系列创收与粮食安全活动,而不是简单地分发食物或支持短期的应急反应(见《红十字红新月》杂志,2012年第二期)。

这样做的时机可能已经成熟了。肯尼亚某些行业正蒸蒸日上,增长迅速的高科技领域让人们发现了新的途径去做生意、交流想法和应对紧急情况。在肯尼亚,大约有70%的成年人用移动电话来处理银行业务、支付账单和现金贷款。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现象增加了本地投资和储蓄,同时也为人道捐助提供了一条快速安全的途径。

举一个相关的例子,该国红会发起的“肯尼亚人的肯尼亚”募捐行动用5周时间为2011年非洲之角在最严重的干旱时期筹集了1000万美元,捐款来自个人或者公司,他们主要是用移动电话通过个人银行账户来捐赠的。

肯尼亚红十字会秘书长阿巴斯·古莱特警告说,由于此次灾情的极端性,这样的捐款仅此一次。但它显示出肯尼亚在发掘本地的捐赠者和解决方案方面不断增长的兴趣和能力。

“我们当然追求可持续性,但是目前的目标是支付我们的核心成本,而捐赠人并不愿为此买单”,古莱特说,“这就是我们对商业投资那么多的原因—为了获得足够的利润在每年年底支付运营成本。”

自由企业

这同样是一个关于自由的问题—一个关于筹集无任何使用限制的资金的问题。捐赠者通常是向某一具体项目捐赠,而且还往往限定其捐赠中可以用于支付基本管理费用的比例的上限。因此,人道组织所面临的挑战就是要避免过度扩张或者仅仅成为捐赠者议程的执行者。

像E-Plus这样的企业能被当做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吗?如果可以,这对人道任务意味着什么?对盈利的要求会影响向最脆弱群体提供帮助的人道目的吗?要是这样,这种方式会比过度依赖不具有人道议程的捐赠人或政府更糟吗?这些还仅仅是各国红会在经济阴霾的情况下寻求资金来源多样化所面临的几个问题而已。

这些问题对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来说并不新鲜:数十年来,创收运营—从零售商店到政府的大规模采购合同甚至是生产计划—已经是人道运动的一部分了。

例如,1926年,土耳其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土克向该国红会赠送了一个瓶装水工厂,条件是其收入必须用于人道救援行动。从那时起,土耳其红新月会开始生产和销售瓶装水。现在,工厂的流水线每小时最多生产160,000瓶水,包括天然矿泉水,还有散发香气的水和混有天然果汁的水。

的确,各国红会参与的商业经营多种多样。泰国红十字会的一家工厂饲养毒蛇来生产并销售抗蛇毒药物;伯利兹红十字会在位于首都的中心医院的隔壁开了一家小吃店,供应早餐和午餐;瑞典红十字会有一家复古服装店,吸引了不少对老式时装钟情的潮流人士。

有时候,一个国家红会会做多种生意。Redmo股份公司是斯里兰卡红十字会的商业机构,它是一家大型工程承包商,同时还出租重型机械,提供净水系统、旅游观光服务和保险服务。它甚至还经营加油站。

许多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的企业除了在给公众提供可以负担得起的商品或服务以及给红会筹钱以外,与红会所从事的人道行动联系很少或者说没有关联。其他的则更直接地与人道目的联系在一起,例如:游泳课程,急救课程,采血或者与政府达成运营医院的协议,救护车服务或者家庭医疗服务。

在世界各地,这些收费服务或企业是红会非紧急收入的最主要来源,根据IFRC的《联合会资源动员战略2011》,这些收入所占比例达到总收入的51%(见右图)。

IFRC财务总监及财务主管安德鲁·里兹克说:“有些业务给红会贡献了很多资金,其他的基本上要靠红会的补贴,但是由于与我们的使命相关,例如,收费的血液服务,这些业务还是很值得投入的。”

虽然有时候,这些收入在全部收入中所占比重较小,但是它们确实提供了一个财政缓冲。“拥有收入来源越多,在其中一个来源干涸的时候,所受的冲击就越小。”里兹克解释道。

这些年IFRC通过不同的途径支持了这些业务。例如,肯尼亚红十字会和其他一些国家红会使用的救护车就是通过和丰田汽车公司的协议从IFRC租用的。在迪拜装上医疗器械以后,这些救护车以5年的租期租给了各国红会。

这样的安排帮助肯尼亚红十字会将先期投入保持在较低的水平。的确,很多开展了重要业务的红会因为土地、房屋或者服务上的捐赠使得它们有能力这么做,从而减少了需要筹集或者借贷的资金数额。

为了更好的了解这些业务的潜力和风险,IFRC已经与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接洽,在20到25个国家开展关于红会的商业经营的研究。KPMG将要开展的无偿研究的主旨就是要让各国红会分享正确抉择、避免麻烦、共享创新及在处理业务时将风险最小化的做法。研究意在强调这个在各国红会的财政运行中重要却被误解的方面。

控制风险对任何商业机构都很重要。以给政府提供协议服务为例,有时政府会提供部分资金并承担某些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红会毫无风险。在严格的私营合资企业中,红会在某些情况下可以采用能帮它们规避财务和法律风险的有限责任合作伙伴关系或者控股公司的形式。因此,有人认为这种做法不会比将红会的资金投入高回报的证券的风险更大。

风险可控?

可能最大的风险就是声誉问题了,因为这些业务大都打着红十字会或者红新月会的招牌,任何业务上的小问题可能影响的不单单是一个国家红会的声誉,而是全球人道机构
的声誉。

当IFRC在2010年海地首都太子港的地震之后宣布它正在考虑将其在海地的业务扩展至酒店和会议中心时,就一个与急救、避难和食物分发联系在一起的人道机构是否应该涉足酒店行业的问题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论。   

这样做的初衷是用酒店的收入支持海地红十字会的行动,并为其购置新的办公设施(它的总部及许多设施在地震中被毁)。

但是根据慈善观察(一个评估非盈利组织的机构)主席丹尼尔·博罗肖夫的说法,这一计划仍有争议。该计划有一个问题:是否应该在一个成千上万人仍生活在临时帐篷里的城市使用救灾资金购置土地建立一个接待非政府组织和观光客的商业设施?

这就是开展这些投资对话十分重要的原因,丹雅·布朗说。她来自CDA合作学习项目组——CDA是一个美国的非盈利机构,它研究如何改进人道应对并提出建议。布朗引用了CDA一项在20个国家对600名受益者进行的调查,该调查结果显示多数人对援助机构和资金的用途持怀疑态度。她说,慈善组织要听取受助者和捐助者的意见并向他们解释这样花钱为什么是符合他们利益的,这非常重要。

全球人道援助机构发起的一项关于肯尼亚红十字会资金流动的独立研究同样显示,像酒店这样高调的创收计划让人以为该国红会很有钱,不需要资助。最终可能让一些人不愿做包括金钱、物质或志愿活动上的贡献。

但据说,有很多红会经营酒店而没有砸自己招牌的例子。巴勒斯坦红新月会已经在拉马拉西部经营一家酒店多年,中国红十字会在北京拥有一家3星级的酒店。

然而,其他的红十字会并不涉足酒店和会议中心。由于不赚钱只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勉强经营,瑞典红十字会2010年关闭了其会议中心,“我们看不见持续的亏损何时是个头。”瑞典红
十字会商业部高级顾问托德·皮特森说,“许多人都觉得我们就不该涉足我们不太了解的行业。”

商业经营

由于知道大型活动和酒店行业的风险,难怪零售店和二手服装店被各国红会认为是能盈利且低风险的选择了。虽然并不与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的使命在严格意义上挂钩,但是它们的确能为低收入人群提供廉价商品,而且经营收入被用于支持一个高尚的事业。

“我们并没有在英国本地经营酒店和会议中心”,英国红十字会大额捐赠和大型活动负责人瑞贝卡·马格说,“但我们的零售店经营得很好。”

英国红十字会的60家遍布全国的二手商品店2011年营业额超过2600万英镑并盈利560万英镑。“和零售店比起来这是相当可观的利润率了”,她补充道。

英国红十字会零售店的盈利只占其收入的12%,而在瑞典,这一数字是英国的两倍多,瑞典红十字会在其274家店铺销售二手衣物。

6月,瑞典红十字会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开了一家集复古和定制于一体的服装店,这是其针对不同人群的服装营销战略的一部分。据瑞典红十字会商业部主管马蒂娜·保锡说,开业仅两周,衣服、鞋子和手包的销售便一路走好,创造了超过28000美元的收入。

与此同时,除了接受捐赠以外,哥伦比亚红十字会通过出租救护车、血库服务、培训中心和礼品店等创收,它还同时与建筑企业合作,在去年政府资助的房屋建造项目中中标。

哥伦比亚红十字会全国执行主任华尔特·柯特说,这样的合同有点棘手,它让红十字会同那些不愿也不能以同样价格提供同样服务的私营公司竞争。

柯特说,事情的本质是,不管提供什么样的产品或服务,人们都会对打着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招牌的任何东西抱有很高的期望。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们卖出一件产品,我们就要保证它的质量和价格优势。”柯特说,“人们用商业标准评判我们,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挑战,因为我们习惯接受捐赠而不是挣钱。”

克莱尔 · 杜勒
克莱尔·杜勒是瑞士日内瓦的一名自由撰稿人。

 

 

 

 

 

 

 

 

 

“我们当然追求可持续性,但是目前的目标是支付我们的核心成本,而捐赠人并不愿为此买单,这就是我们对企业投资那么多的原因。”
阿巴斯·古莱特
肯尼亚红十字会秘书长

 

 

 

 

 

 


E-Plus救护车服务队的医护人员处理从自然灾害到城市火灾、公社间暴力冲突和日常轻伤等各种紧急情况。图片中一个胳膊折断的小姑娘正被转移出学校,该校是E-Plus的会员。
Photo: ©Claire Doole/IFRC

 

 

 

 

 

 

“人们用商业标准评判我们,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挑战,因为我们习惯接受捐赠而不是挣钱。”
华尔特•柯特
哥伦比亚红十字会全国执行主任

 

 

 

 

 

 


开服装零售店早就被各国红会用来筹集款项。这个瑞典红十字会经营的时髦又赚钱的精品店出售复古服装,它瞄准了斯德哥尔摩的年轻人市场。
Photo: ©Peters Bilder/Swedish Red Cross

 

 

 

 

 

 

轮到你了

你对红十字会
和红新月会所拥有的
或管理的商业企业的
风险及收益有什么看
法?将你的意见用电
子邮件发至
rcrc@ifrc.org

 

 

 

 


The new five-star Boma Hotel in Nairobi as it nears completion in June 2012. Photo: Claire Doole/IFRC

慈善性的酒店服务


2012年6月,五星级酒店博马内罗毕开业的时候,这座贴着玻璃幕墙的高档酒店给商务客人和游客提供的设施和服务包括:屋顶游泳池,水疗和健身房,各国的美食,个性化设计的房间和大舞厅。作为在肯尼亚不断壮大的博马酒店和会议中心连锁的一员,这个拥有150间客房的酒店是肯尼亚红会最具雄心的商业投资的一部分。

“我们的主业还是人道事业”,肯尼亚红十字会秘书长阿巴斯·古莱特说,“但是酒店的生意完全由它自己的董事会和管理层运营,他们雇佣了几个东非最好的酒店管理专家。”

与E-Plus不同,酒店投资是单纯的商业运营。它唯一的功能就是赚钱并给肯尼亚红十字会提供稳定的资金来源。

也不像成立相对较晚并还未盈利的E-Plus救护车服务队,该协会的酒店运营已经开始赚钱了。肯尼亚红十字会的会议中心和建在内罗毕的由政府捐赠的地皮上的三星级红宫酒店在2007年开业,18个月后开始盈利。近期的酒店收入填补了该国红会大约6%的核心成本。

新的博马酒店所建之地同样是被捐赠给肯尼亚红十字会的,但它却需要巨额借款。但肯尼亚红十字会非常自信,它相信收入会持续增长,这种自信不仅来源于红宫酒店被升级成4星并改名为博马旅馆,也来源于它对房地产投资的增加。

今年晚些时候,位于肯尼亚西部埃尔多雷特的四星级博马旅馆将完工,并且还计划扩建尼耶的会议设施,并将在基苏木、马林迪和纳库鲁等地修建酒店。

博马连锁酒店新任总经理,在业界有着30年经验的穆戈·马林嘎说,“慈善性的酒店服务”是个成功的结合。“当客人们知道自己在为慈善做贡献时,他们会在博马酒店高兴地就餐喝酒,并睡个好觉。”

“当客人们知道自己在为 慈善做贡献时,他们会在博马 酒店高兴地就餐喝酒,并睡个 好觉。” 穆戈·马林嘎,肯尼亚红十字会旗下博马连锁酒店的新任总经理。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2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