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特约评论

捐赠者要求透明而不是纸上谈兵

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影响范围广泛。很多家庭和政府都面临财政拮据。在过去的十年里,援助预算一直在增加,但是现在有些捐赠者已经开始削减捐赠数量了。

去年的情况最糟,当时由于资金短缺,“全球基金抗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简称全球基金)宣布不能再接受新的资金申请了——全球基金是最重要的资助发展中国家医疗项目的机构。政治领袖们没有实现他们的承诺;事实上,他们已经食言了。在中低收入国家,成千上万的人们无法得到挽救他们生命的治疗。

庆幸的是,全球基金已经度过了 危机,但是它却为各种援助项目敲响 了警钟。

无国界医生将继续向各国政府施压要求其履行义务,兑现自己的承诺,向人道项目提供资金。但是人道行动是一项共同的责任:新兴经济体也有能力提供更多的支持,而受助国政府也必须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以需求为导向还是
以资金为导向?

来自公众的捐赠也有所下滑,2009年对无国界医生的私人捐赠下降了3%。今年,在一些国家的情况也类似,如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

个人捐赠者似乎更加乐于向紧急情况提供捐赠。在2010年的海地地震和2011索马里的营养危机之后,对无国界医生的个人捐赠显著增加。在个人捐赠不确定而筹集资金的机构正在想方设法筹集资金的环境下,这突显了以需求为导向和以资金为导向的两种筹集资金的方式的差异。当为某一紧急情况而筹集资金时,是否只能接受用于与该紧急情况有关的活动的捐款还是也能接受用于更广泛的活动的捐款呢?

个人捐赠对无国界医生是非常重要的:2011年,几乎90%的资金来自个人捐赠,个人捐赠者的数量超过了450万人。这些支持首先是对无国界医生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的肯定,他们在世界各地挽救生命和再造健康。但该组织对个人捐赠的依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它以一种公共资金支持所不能的方式使得无国界医生作为一个人道运动发展壮大。每一份个人捐赠都传递了齐心协力的信息,都有助于保证我们行动的独立和公正。

有鉴于此,无国界医生内部对获得个人捐赠的需要达成了特别一致的意见。我们已经决定要采取需求为导向的方式来筹集资金。我们将优先考虑非定向捐赠资金,这样能保持行动的独立性,将资金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并对紧急情况迅速做出应对。在接受对某紧急情况的定向捐赠时,我们将接受向我们所擅长并能够提供最大支持的活动的捐赠,并且尽量做到接受的捐赠数量与预计的需求相当。

在2004年南亚海啸之后,实际募得的捐赠超过了我们在这一地区的项目的资金需求。我们停止接受新的对海啸应对的捐赠,对于已经接受的捐赠,我们询问捐赠者是否同意将他们的捐赠用到其他项目上。大多数捐赠者都表示同意。

让捐赠者参与

解决资金问题也许并不在于战术和市场,而更多的是在于让捐赠者相信无国界医生正在做的事情:捐赠的使用效用将会如何?

多数捐赠者都很关心他们的捐赠正在被用来做什么,如何做,以及为什么这么做。然而想要传达比危机和紧急情况更多的信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明在人道应对中必须做出的艰难抉择会招来质疑甚至是更严格的监督。但是,无国界医生正在努力做到更加透明。在我们成功做到这一点的地方,我们感受到绝大多数捐赠者对我们的公开是满意的。

透明提升了公信力并且证明了诚信。不止如此,它还创造参与的空间,建立信任,并增加理解。

为了筹集资金,我们不应停步于简单地发出筹集资金的呼吁。我们要允许开展关于人道援助的实质、以及它所能做的和不能做的诚实的对话。

温宁·卡云勒卡亚
温宁·卡云勒卡亚是无国界医生国际主席。


Photo: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透明提升了公信力
并且证明了诚信。不仅
如此,它还创造了参与
的空间,建立信任,并
增加理解。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