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简讯

 

需要更多资金来挽救
马里人民的生命

由于武装冲突和持续的粮食危机,马里北部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为此呼吁捐赠者提供2,800万美元的捐赠——在马里的行动预算在ICRC的行动中排第四。

“在该国北部,情况让人越来越震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北非和西非项目负责人亚丝明·普拉·德西莫如是说。ICRC已经联合马里红十字会给16万人提供了食物。ICRC将用筹得的资金帮助50万人并继续支持高城的一家医院以及马里北部的其他医疗中心。

为了支持马里红十字会并帮助14.2万多受影响者,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也发起了一项总额为270万美元(包括现金、物资和其他形式的捐赠)的解决粮食安全的资金呼吁。IFRC已经从其赈灾紧急资金里拨付了27.8万美元启动在马里的人道行动。

 




中国偏远地区
发生地震

中国红十字会的救援队在崎岖险峻的山路上艰苦跋涉,向身处中国西南部云南省偏远地区的在9月发生的地震中受灾的灾民运送救灾物资。

即便在平时想翻越这些高山也不容易,地震后滚落的巨石和山崩更是让物流困难重重。

这场最强里氏5.7级的地震造成超过80人死亡,近800人受伤,约20万人被疏散,而该地区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成千上万件棉被棉衣和数百顶帐篷已经被送到受灾最严重的地区,这些地区距省会昆明超过6小时的车程。云南红十字会派遣了一只紧急应对小组到一处主要灾民安置所搭建厕所。

 



心 声

谁曾想过3只山羊
会成为一个曾是贫穷
分裂社区对外展示其
紧密团结的窗口?

哈博尼马纳·弗洛里德
谈到由布隆迪红十字会志愿者支
持的民生项目。 (见第10页)

 


ICRC在叙利亚呼吁
采取更有力的保护

九月初,ICRC主席彼得·毛雷尔结束了为期三天的叙利亚之行。期间他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及几位部长级官员展开了对话。他敦促冲突有关各方遵守有关被关押者待遇的人道法,呼吁更有力的人道进程和保护。

他访问了受战争影响的地区,以了解第一手的民生情况。他说:“我对部分地区的民宅及公共设施的受破坏程度感到震惊,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们的故事让我深受感触。”

他还视察了一些医疗站。他补充道:“医疗工作者履行职责时面临巨大的困难,由于无法获得医疗救助,每天都有很多本可被救活的人(包括妇女儿童)死亡。”

 




由于马尼拉洪灾,
数千人依旧流离失所

到9月中旬,距离暴雨洪灾将马尼拉及周边省份淹没已经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了,但是数千滞留在菲律宾首都周围低洼地区的人们仍然不能重返家园。与马尼拉市不同(在那里洪水已经退去、人们已经着手恢复生产生活),拉古那和黎萨等周边省份仍然被洪水淹没。

25岁的雷琳·森布兰诺与家人住在一个临时营地。由于蚊虫叮咬和使用不卫生的水洗澡,她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已经起了皮疹。她说:“看见我的孩子这么小就遭受如此痛苦我简直心如刀割。”




如何用51种不同的
语言说我头晕?

200多万人为奥运会和残奥会聚集到伦敦,英国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为奥运举办地的居民们提供急救培训,并和急救人员一起在奥运场馆及周边的交通枢纽处为人们提供急救服务。

这些急救小组不只是携带急救箱。他们还有一本红十字多国语言手册,里面用51种语言翻译了62个有关急救和紧急情况的问题和短语。

在比赛期间,这些急救小组帮助了几十人,其中很多都有脱水和中署的症状。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如丹尼·史密斯和达伦·奥尔德姆骑车提供急救服务,他们的自行车就像一辆迷你救护车,配有输氧设备、除颤器、以及处理割伤和扭伤的药物和器械。

史密斯说:“也许我们不如奥运会自行车运动员马克·卡文迪什和布拉德利·威金斯骑得快,但不管在哪儿,我们都能迅速穿过人群提供帮助。”

 

 


人道工作有关数据

51: 在国家红会的收入中,来自有偿服务(血库,急救培训)和企业(医院,零售商店等)的非紧急收入所占百分比*
98:在布隆迪,拥有布隆迪红十字会志愿者团体的山区和社区(每个有50至500名志愿者)所占百分比**(见第10页)
2,850:布隆迪山区的数量**
6,000:死于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德州加尔维斯顿1900年大风暴的人数(见第22页)
40,000:去年报道的被墨西哥当局遣返的中美洲移民人数***
70,000,000:IFRC在2012年灾难报告里列出的全球范围内被迫移民的人数
8,000,000,000:各种形式的被迫移民对全球经济造成损失估计,单位为美元

* IFRC **布隆迪红十字会 ***ICRC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