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主頁

 

沉默的杀手


Click to enlarge

“沉默”和“被遗忘”的灾难这种提法并不新鲜。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开始使用这些词了,当时一个越来越全球化的组织红十字会联盟( 即现在的国际联合会,简称IFRC) 开始对全球越来越多的自然灾害开展应对行动。如今,一旦发生重大灾害,世界各地的人们几乎立刻就能知道。有时候,受影响的人们利用Skype、YouTube、Facebook或Twitter让外界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但是,地球上大多数人没有智能手机,也不能获得稳定可靠的互联网服务,所以,所谓的“CNN”效应依然适用:用震撼人心的画面持续报道的事件能引起人们的关注;而没有被报道的事件则会变成沉默的灾害。

但是,“沉默的灾害”是一个奇怪的名词。大风掀开屋顶和洪水冲走房屋对受影响的人而言可绝对不是沉默的。这里,沉默是指在捐助国里(特别是当其处于经济困难时),人们能听到什么或不能听到什么。

基于这一现实,一些捐助者和人道组织认为,应对灾害的下一步行动应当是在下一次风暴、地震或旱灾来袭之前采取措施和行动减少脆弱人群的数量。

在为《红十字红新月》杂志的网站(www.redcross.int.)撰写的一篇评论中,欧盟专员克里斯塔丽娜·格奥尔基耶沃娃和安德里斯·皮耶巴尔格斯这样写道:“这是思想和实践上的重大转变:从向受旱灾影响的人们分发援助物资以便他们能够坚持到下一次旱灾来临之前到向进行长期投资转变,如兴修灌溉系统,推广抗旱作物,帮助牧民管理他们的牲畜”。他们二人分别代表欧盟的人道援助和发展机构。

如今,在欧盟委员会的人道主义援助和民事保护部(ECHO)的资助下,IFRC与11个欧盟国家的国家红会在36个国家与其国家红会一道合作开展55个备灾项目。2月,它们还联合发起一次倡导活动以提高公众对沉默的灾害的认识(www.ifrc.org/silentdisasters)。

出现这一转变是很自然的。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许多捐助国和人道工作者开始对灾害在脆弱地区周期性的重复发生感到沮丧。很多人认识到,自然灾害的发生不仅与气候有关,而且与人类发展模式也同样相关。1984年一篇题为《自然灾害:天灾还是人祸》的文章总结道:“对救援行动提出批评的人认为,救援行动的主要目标只是让受害者重新回到现状”。“而恰恰是现状使得这些人容易受灾并且容易被灾害影响。”

有人担心,如果救援组织与政府或发展议程联系过于紧密或过于一致,那么它的人道使命就可能会被弱化。还有人认为,由于世界各地对灾害的处理各不相同,所以备灾应当成为地方社区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有时,各国对同一场自然灾害的处理各不相同。以11月席卷美国东海岸并造成大范围破坏和131人死亡的飓风‘桑迪’为例。飓风来袭时,总统大选已经进入尾声。由于在此次选举中气候变化突然成为一个重要议题,所以媒体特别关注飓风对美国造成的影响。但是关于此次飓风对巴哈马、古巴、多米尼加、海地和牙买加等国造成影响的报道却非常少,尽管飓风给它们造成的损失也同样惨重(大约137人丧生或失踪,大量农作物和房屋被毁)。古巴红十字会秘书长路易斯·富亚·赛巴洛说道:“我们知道我们的预警系统非常好,它使得我们可以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是,我们还是不习惯承受如此惨重的伤亡”。

同样,在菲律宾,超级台风‘波哈’导致1,000多人丧生,毁坏曼多赖岛上216,000幢房屋。IFRC、菲律宾红十字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向数千人提供了救援。截止2月,IFRC的1,700万资金呼吁中只有30%得到落实。这意味着它只能向5,000个受灾家庭提供修缮房屋的材料,尽管它的目标是帮助15,000个受灾家庭。IFRC菲律宾行动部主任内恰夫·姆甘迪说:“这是强度最大的5级风暴。如果这场自然灾害不能引起捐助者的注意,那么幸存者的前途渺茫”。

Timeline

150年人道行动

1918月:宣布停战,战争结束。欧洲大部分地区依然被笼罩在饥饿和疾病(如伤寒、流感)的阴影之中。随着参战各国在凡尔赛参加和谈并解散军队,许多人提出一个问题:应该如何处理救援组织?是解散它们还是加强它们让它们帮助治愈战争造成的创伤?美国红十字会战时委员会主席亨利·戴维森倡议成立一个盟国国家红会的联盟,但ICRC主席古斯塔夫·阿多尔表示反对,因为根据普遍和中立原则,战败国的国家红会也应可以加入联盟。

May 1919月:协约国国家红会的领导者们在巴黎雷吉纳酒店开会并签署了红十字会联盟(简称联盟) 章程—— 联盟后来发展成为国际联合会(IFRC)。由于成立联盟的努力,国家红会得以被列入1920年生效的国际联盟盟约。几年后,联盟开始接纳战败国的国家红会加入联盟。

1921月:协约国国家红会的领导者们在巴黎雷吉纳酒店开会并签署了红十字会联盟(简称联盟) 章程—— 联盟后来发展成为国际联合会(IFRC)。由于成立联盟的努力,国家红会得以被列入1920年生效的国际联盟盟约。几年后,联盟开始接纳战败国的国家红会加入联盟。

快 进
1999年,IFRC的《世界灾害报告》将每年导致120万人丧生的道路交通事故界定为一个主要人道危机。11年后,IFRC及其开展的全球道路安全伙伴项目在联合国2011-2020年道路安全十年行动中发挥关键作用。

1921年:莱比锡战争罪审判,德国最高法院正在审判一战期间犯下的战争罪。此次审判的范围有限,却开启了国际战争罪审判的先河。

1922年8月:中国遭到台风袭击,大约6万人死亡。


Photo: ©ICRC archives

1923年9月:日本关东大地震,东京和横滨两座城市被摧毁,9.9万至14.3万人丧生。

1929年10月:美国股灾,导致多国金融机构崩溃,全球经济进入长期萧条。由于美国撤回了所有海外援助,很多红十字海外救助行动遭受重挫。


Photo: ©ICRC archives

1931年:中国黄河泛滥,导致10.4万平方公里(合4万平方英里)土地被淹,100万余人死亡。

Click here to continue
the timeline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