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主頁

 


瑞士的中立性也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没有于1947年谴责德国在诸如奥斯维辛集中营(下图)中的恶行的原因之一。 Photo: ©Karen Margrethe Sommer/ICRC

Timeline

150年人道行动

1936年西班牙内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在国民军和共和军要塞设立了办公室。在冲突的大部分时间里,战斗员和非战斗员的区别被忽略了,平民成为了报复和轰炸的首当其冲的受害人。对古美卡城市的空袭标志一个新的轰炸时代的到来,该行动开创了二战中针对城市进行不分皂白轰炸的先河。


Photo: ©ICRC archives

1939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

这场真正的全球性冲突将人道援助带入了新的领域,并使上百万人获得了援助,也对人道原则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并造成了大量平民的伤亡:纳粹德国犯下的种族灭绝、欧洲和太平洋地区发生的对战俘虐待行为、大规模的空袭、原子弹的首次使用。截至1945年,共有约5千万人死于战争。

救灾行动仍在继续:
尽管欧洲和太平洋地区处于战火中,对自然灾害中难民的救援行动仍在继续,这包括智利和土耳其发生的地震。

1943年:德军驻扎在离日内瓦很近的法国的山区,瑞士仍保持着其脆弱的中立。


Photo: ©ICRC archives

1945年8月:原子弹被投向广岛和长崎。日本红十字会的医生和护士做出反应,第一名来到广岛的ICRC代表弗里茨•比尔芬格写道:“情况令人震惊……城市尽毁。”已经在执行一项救济任务的ICRC代表马塞尔•朱诺医生成为第一批在原子弹在广岛爆炸后赴广岛开展援助任务的外国人中的一员。

1945年11月:在纽伦堡开始了对纳粹领导人的审判。随后,在欧洲和东亚也开始了相似的审判。这些审判开启了建立国际刑事法院和1990年代特别战争罪法庭的历程。

1946年: 红十字会联盟的理事会(国际联合会的前身)确认了四项基本原则。

1949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验促成了四个《1949年日内瓦公约》的诞生,其中的《日内瓦第四公约》首次明确规定给予国际武装冲突中的平民特别保护。

Click here to continue
the timeline

走向崩溃的边缘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运动开始动员起来以满足冲突规模的需要。第一次大规模的行动开始于成千上万的难民在德国入侵波兰和俄国入侵芬兰后逃离家园的时候。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被轴心国占领,如何向被占领地区的人们提供援助成为了巨大的挑战。

在其位于中立国瑞士的秘书处的协调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际联合会通过复杂的谈判,将稀缺供应从瑞士或其他港口运到极度需要援助的人们的手中。1940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联合会组成共同援助委员会,该委员会在1941年至1946年期间分发了1.6亿多吨的物资。在其于一战期间开展寻人工作的基础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建立了中央战俘局,该部门分发了大约3千6百万件包裹,并在战俘和他们的家属之间传递了1.3亿封信件。

尽管成千上万的运动工作人员表现出了英雄和勇敢,二战是人道行动的黑暗期。纳粹当局不允许、限制、或者只允许人道工作人员极度有限的探访战俘营、犹太人聚集区或集中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讨论了是否根据其代表在上述营地的见闻发布一份公开谴责声明。但是德国当局的态度是如果这样做,他们将面临失去挽救生命的风险。与此同时,德国红会已经完全为纳粹所控制。运动的中立性受到了极大的考验,而且运动本身也未经受住这场考验。对此,德国红会已经收集了其在战时行动的大量资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向历史学家开放了其战时工作记录。1997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做了正式的道歉。委员会杰出的历史学家弗兰索瓦·比尼翁总结道,“记录反映了该组织没有代表被占地区的平民及被遣送至死亡集中营地的人们主张它采取人道行动的权利,是该组织的一大败笔。”

 


二战引发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最大规模的动员。瑞士的中立性在大量救济物资的运输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大量的救济物资储藏在日内瓦。
Photo: ©ICRC archives

 

“作为人道组织,它未能坚决反对纳粹对人们的迫害,该情形只是部分地在它的一些勇敢的代表们的行动下得到了缓解,这些代表帮“作为人道组织,它未能坚决反对纳粹对人们的迫害,该情形只是部分地在它的一些勇敢的代表们的行动下得到了缓解,这些代表帮助了那些面临处决的人。”他写道,并认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历史文件给人以“该组织在当时无能为力”的印象。“即便是支持发动公开呼吁的立场最为明确的委员会成员也承认,公开呼吁也将于事无补,委员会无法阻止事态向崩溃的边缘发展”。

在第一次全球冲突的废墟上,出现了一丝希望:《1949年日内瓦第四公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起草了该公约,该公约是第一个在冲突中保护平民的公约。根据1949年日内瓦四公约及其1977年两个《附加议定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冲突中多次呼吁保护平民。如今,根据公约保护平民的规定,运动在关于缔结禁止使用核武器条约的全球努力中发挥着主导作用。德国红会在二战后重新建立为独立的机构,今年也是它成立150周年的纪念日。

 

来自地狱的报告

“尽管他们也在室外工作,但他们都脸色苍白……在集中营中的男女都穿着蓝灰条纹相间的帆布囚服。他们的右臂印有号码。他们头发都被剃了,这使得他们从远处看来惊人相像。近看起来,他们或者光头,或者带着帽檐向前的贝雷帽,他们都很警觉。不用动头,他们用好奇的眼神打量我们。”

——摘自二战期间探访集中营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的报告。在一份令人胆寒的报告 中,他描述道,他听说浴室被用作了毒气室。但 他报告说,该事实无法被证实。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