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主頁

 

一次深入人道之旅

Timeline

150年人道行动

1950年4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发表了一份敦促各国禁止将核能用于战争目的的声明:“保护人类免遭大规模杀伤与红十字的原则是紧密相连的,即:不参加战斗者或‘失去战斗能力’者必须受到尊重和保护。”


Photo: ©ICRC archives

1950年-1953年,朝鲜战争:这是冷战时期的第一次重大冲突,预示着超级大国之间核僵持时代的到来。

1954年,阿尔及利亚战争:在这场反抗殖民统治的战争中,ICRC与民族解放运动组织接触,同时国际联合会(IFRC)在1956年和1957年为逃到邻国的10万名阿尔及利亚难民发起了两次援助呼吁。


Jean Pictet
Photo: ©ICRC archives

1955年:1949年四个《日内瓦公约》主要起草人及ICRC有关工作的负责人让-皮克泰界定和分析了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价值和原则。他的评论对今天如何遵循基本原则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快 进
1949年四个《日内瓦公约》主要起草人的幽默隽语:“以前有人说我起草的公约太长。我说,好吧,这个公约我只写两条。第一条:发生战争时,所有男人要像天使一样行事。第二条:本公约只有一条。”

让-皮克泰,《日内瓦公约》主要起草人,摘自1999年出版的一份《卫报》。

1955年,越南战争:这场战争最初是越南摆脱法国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后来演变成苏联与美国之间的对抗。20世纪60年代,战争升级;1973年随着美国撤军、和平条约的签署,战争结束。越南战争是冷战期间持续时间最长和伤亡最惨重的冲突。

1956年:苏联镇压匈牙利起义。随着匈牙利难民逃往奥地利和南斯拉夫,红十字会联盟(即今天的IFRC)做出应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该组织建成44个难民营,收容5万名难民。同时,中东地区的国家红会在阿以战争中开展救援活动。二战后,在摆脱殖民统治的战争期间,诞生了许多新的国家红会,红十字会联盟(即今天的IFRC)的成员增加到100个。


Conflict in Yemen
Photo: ©ICRC archives

考考你
请登录www.redcross.int,参加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历史问答。

1962年, 也门冲突:北也门王朝被推翻后,武装冲突爆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做出反应,其代表提供了医疗援助、探访双方的战俘,并扮演中立调停人的角色。

1963年:运动庆祝成立100周年。在运动百年之际,国际联合会(IFRC)和ICRC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1965年:在第20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一致通过了运动的7大基本原则,它们被沿用至今。

1967年:由于阿以之间的六日战争,ICRC在中东地区的第一个永久性代表处成立,并开始在人质谈判中发挥中立的调停人作用。

1968年:ICRC在也门的萨那市建立了第一个假肢设施。该设施后来增加至五个,并交付给也门当局。

1968年,比夫拉战争:
比夫拉战争成为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随着冲突成为人道救援提供发展的一个转折点,运动开始了行动。主要由于在比夫拉的经验,一些ICRC工作人员后来离开了ICRC并创立了无国界医生组织。


Photo: ©ICRC archives

 

 

 

 

 

比夫拉战争“通常被认为是人道主义历史进入一个新阶段的起点“,在纪念人道行动150年的《红十字国际评论》特刊中一篇文章中,玛丽路易斯•德格朗德这样写道。后殖民内战对ICRC提出了一系列挑战——该组织还正在进行二战之后的组织重建,没有做好准备开展一次大规模的复杂行动,她写道。物流、受过良好训练的代表人数不足问题、与其他组织、政府、武装组织的沟通问题等带来很多经验教训并导致改革。

一个结果是越来越专业化,并且向更好地协调人道援助提供加大投入。“现代的ICRC准确说应该是在非洲比夫拉的废墟上诞生的”,在《处于敌对战线之间》中,1972-2003年任ICRC代表的让-马克•博纳特这样说道。”在那里,新的ICRC接受了洗礼进入了人道新纪元——它开展了大规模行动拯救了数万尼日利亚内战的受害者。

Click here to continue
the timeline


Photo: ©Alain Germond

眼前的景象令人震撼:一只巨大的脚仿佛是从黑暗的天空中落下,踩在投射在地上的受自然灾害和冲突影响的人像上。展厅四周悬挂的展板讲述着古往今来人们在战争中反抗压迫、帮助贫苦人群、实施光荣行为的人道努力:从巴比伦的《汉莫拉比法典》( 约公元前1750 年) 到1949 年四个《日内瓦公约》及其1977 年《附加议定书》。

这个醒目的巨大影像是重新开放的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里众多唤起人们回忆的展览之一。这个博物馆的展览反映出人性的许多方面——特别是那些相互矛盾的方面。

譬如,这只巨大的脚可以象征很多东西:压迫的威力,抑或不朽的人道力量的威力。戈兰格·卡尔迪亚说道:“这只巨大的脚可以代表一个人在压迫其他人,也可以代表一个脆弱的人光着脚狂奔逃命。”他是负责设计博物馆里三处新展区的三名设计师中的一位。

这次展览被命名为“一次人道之旅”。新展览试图帮助参观者了解当代人道行动——这些行动不仅给人们带来希望、让人们了解灾后的复原,而且还让人们感受到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行动也会产生影响。事实上,参观者在博物馆里感受到的绝对是一种互动的体验。参观者可以亲身参与到某个展览中去。例如他们可以参加模拟自然灾害应对工作中的复杂性的互动游戏:在不同情境之下,做出抉择采取行动,然后了解到可能产生的结果。

在博物馆里,参观者还可以与受冲突和自然灾害影响的人们“面对面”接触。在“目击者”展厅中,受冲突、自然灾害或人道干预影响的人们通过真人大小的投影影像讲述他们的故事。

其中一位是名叫伊曼纽尔·贾尔的苏丹人,他曾经当过儿童兵。他讲述了自己最初如何想给遭受暴力袭击的家人报仇。后来,一个人道工作者送他去学校上学,于是他又找回了一些自己已经忘却了的人道。他告诉参观者:“我开始唱说唱歌曲,而且逐渐对唱歌认真起来。最后,天空看起来不那么黑暗了,我能找回一点自己的童年了。”

在这里,参观者还会遇到一位战争罪的检控官、一位在喀布尔负责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矫形康复中心运作的地雷受害者、一位辛辛苦苦养家糊口的经济移民、一位被关在位于古巴关塔那摩的美国海军基地里长达六年的记者、一位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中成为孤儿的年轻妇女,等等。


Some of the museum’s new exhibits put visitors in the middle of humanitarian action. Here, museum visitors can play a game in which they make decisions in response to a complex natural disaster.
Photo: ©Alain Germond

人道展览

2006年,人们开始对这座博物馆进行彻底反思。馆长罗格·马尤、他的同事们、红十__字与红新月运动各组成部分的工作人员同博物馆界的专家学者们一起集思广益、讨论展览的主题。最终,他们决定从三大洲(非洲、南美洲和亚洲)选出三名设计师负责设计博物馆的三大主题展区:“捍卫人类尊严”、“重建家庭联系”和“降低自然风险”。同时,博物馆还挑选了一家居于领先地位的瑞士建筑公司——油彩工作室——负责协调几处重要公共展区。

博物馆的建筑设计本身就很吸引人。尽管一些原有的要素被保留下来(经常去博物馆参观的人们会发现许多他们所熟悉的设计和喜爱的元素),但是现在,这座由设计师皮埃尔·策里在20世纪80年代设计的宏伟的混凝土建筑物被赋予了全新的、鲜活的生命力。沿着呈曲线形的墙壁竖起一条条狭窄的木板,这道木墙构成了一道‘有生命力的物质’,蜿蜒穿过走廊和展厅。

同时,每个主题展区又都能给参观者带来截然不同的感受。日本设计师希盖尔·邦曾使用回收的硬纸筒设计各种建筑物,如桥梁和临时避难所。这次,他被选中设计“降低自然风险”主题展区。


设计师迪拜多·弗朗西斯·凯雷勾画的这幅草图说明了他的设计构思:用混凝土和大麻纤维建造一个象征着中部非洲常见的传统小屋的塔状物,并在外墙上贴满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中成为孤儿的儿童们的照片。
Illustration: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我们用回收的硬纸筒在非洲难民营和遭受自然灾害的地区搭建过临时住所、学校和教堂”,他说道。“在博物馆里摆放纸筒时,我们让它呈现有机的或自然的曲线或波浪形状,让参观者联想到森林或湿地——它会给参观者一种自然的灵活、力量和复原的感觉。”

“我们还将纸筒做成墙壁和天花板,营造出一个温暖的有机空间”,邦说道。“我们希望此举可以帮助消除那种认为纸是一种脆弱材料的偏见。”

在‘重建家庭联系’展区,来自布基纳法索的设计师迪拜多·弗朗西斯·凯雷利用钢筋和混凝土创造出一个自然形状。这个形状能够让参观者联想到当处于导致骨肉分离的境地之时人们对自己的根的那种难舍难分的感情。他说道:“在整个展览中,我们突出强调了家庭、根和自然因素之间所固有的内在联系。”展示红十字通信的树形结构就是一个例子:从混凝土结构的主干上伸出树枝形的金属管,金属管末端是画框,画框里面镶嵌的是手写字条或用圆珠笔绘制的图画。


凯雷还利用一个塔状支 架展示来自世界各地的红 十字通信。
Photo: ©Alain Germond

其他展区则利用数字时代的色彩让参观者体会到有机的感觉并身临其境。博物馆与洛桑联邦理工大学和洛桑州立艺术学院联合制作的‘尊严的色彩’把一堵墙变成了一个互动触摸屏,展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行动(在这里是简单地用手去触摸)如何能够产生巨大的反应。“尊严的色彩”的设计师卡尔迪亚认为它“使人们反思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如何行事以及如何帮助别人”。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