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主頁

 

“有了水,就有了一切”

Timeline

150年人道行动

1980年9月:两伊战争爆发。这场冲突后来发展成为20世纪持续时间最长的常规战争,被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相提并论。在这场战争中,采取了壕沟战和白刃战,还利用人海战术扫雷,并使用了芥子气和化学武器。至少有50万战斗员死亡。

1985年5月:一场特大飓风袭击了孟加拉湾,近100万人失去家园。接着,墨西哥城发生了大地震,600多人丧生。11月,哥伦比亚的鲁伊斯火山喷发,2.3万人被埋在泥浆和碎片下,昔日肥沃的山谷变成了月球地貌。

1986年4月: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释放的放射性粒子污染了前苏联和欧洲西部的大部分地区。


Photo: ©Catherine Peduzzi/ICRC

1984年: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篇关于埃塞俄比亚饥荒的报道震惊了世界。报道中配有多张奄奄一息的饥民(包括许多儿童)的照片。这篇报道将此次饥荒称为一场“大灾难”。它引发了媒体对此事的关注以及一次空前的对非洲饥荒的全球人道行动(包括摇滚歌星鲍勃·吉尔道夫组织的赈灾义演在内)。随着行动规模迅速扩大,代表处的数量急剧增加,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联盟(简称联盟,它是国际联合会(IFRC)的前身)的援助金额增加了一倍。尽管存在很多物流问题,而且协调如此大规模行动的能力也不足,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联盟及有关国家红会通过开展大规模的食物分发、卫生服务和供水以及其他行动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世界各地源源不断地送来各种援助,媒体报道也铺天盖地,此后,人们认真回顾了整个人道应对工作,结果发现很多援助(通过埃塞俄比亚政府提供的)并没有被送到叛乱地区的饥民手中。而且,有人认为援助实际上是帮助了政府,从而导致战争被延长。1986年,一项独立调查发现,联盟的表现优于大多数组织,“要不是红十字与红新月的干预,许多人活不到今天”。但调查总结道:20世纪80年代初期,联盟已经对救灾工作应接不暇了,它开展的工作太多已经超出其能力范畴,它需要着重提高开展多个大规模救援行动的能力。

1986年10月: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投票决定驱逐南非政府代表团(但并不驱逐南非红十字会代表团),以示对种族隔离政策的抗议。有些人反对这个决定,认为它削弱了普遍原则和中立原则,但有些人则为此而欢呼。

1988年5月:苏联开始从阿富汗撤军。

1988年10月: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在日内瓦开馆。

1989年: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西方许多人都乐观地认为冷战的结束将会带来“和平红利”。

Click here to continue
the timeline

阿卜杜勒·哈米德(左图)爬上摇摇晃晃的竹梯,站在最高一阶上,保持住身体平衡,然后探出身去抓住了电线。这些输电线向赛西达拉克输送电力,而且也为抽水泵输送电力。

哈米德是社区发展委员会主任。他还捐出一块地,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在上面打出五眼机井中的最后一眼。这些机井向位于昆都士市郊区的这个社区供水。昆都士位于阿富汗的最北端,人口大约25万。


Abdul Hamid Photo: ©Nick Danziger

这项工作极为重要,因为向昆都士供水的水井中有三分之二以上都在赛西达拉克。但这项工作又非常危险。这里是城市的边缘,过了最边上的土坯房就是田地了(那里是有名的“不好的地”)。在往远去,情况就太危险了,人道工作者不能贸然前往。

多年的战乱使得抽水时必须使用的四部发电机被闲置。最后,这个社区找到了ICRC,后者同意修理这些发电机,并制定保护措施。新打的机井和输电线(连同12公里长的新输水管线)将会使约1.1万人受益。

备用零件和专业技术

在阿富汗许多地方都采取人工抽水。但当水泵坏了的时候,当地社区可能缺少备用的零件,而且有技术和工具的维修人员又因为那里太危险而不敢前去修理。因此,ICRC在其驻昆都士的办事处组织培训当地的工程师,并帮助他们找到备用零件。

“我们街上拐角处那个水泵用了20年了,但它坏了20次了。”阿卜杜勒·哈基姆说道——他既是卡车司机,也是修理工,还兼任昆都士扎克尔水务委员会委员,“用得太狠了,坏了一点都不出奇。”

如今,一位ICRC培训的当地工程师利用ICRC提供的备用零件把扎克尔的水泵给修好了。采用这种方法,在总共430次预定的手摇泵维修中,已经完成了将近三分之一。在不能抵达的地区,人道工作者有时必须通过当地合作伙伴的“间接”或“远程”帮助来完成工作,这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生存必需品

因为水是生存必需品,所以国际人道法对水的获取给予了特别保护。但是,当战争导致供水系统被破坏,或使得供水系统的建设和修理造价昂贵或充满危险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德巴拉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村子地处一座岩石山脉的半山腰,超过两公里长的输水管把清洁的水从一处泉眼输送到一个用水泥和石头彻成的水箱里。一个下午,兴高采烈的男女老少聚在水箱附近,他们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水是我们最大的问题,我们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要健康。”其中一个人说道,“有了(清洁的)水,就有了一切。”一项快速调查显示,每个孩子都曾出现严重的腹痛和腹泻。

现在,正在挖沟铺水管,把水直接送到下面的村子里。“那里没有诊所,没有医生,没有(药房)。”负责该项目的ICRC工程师巴舍尔说道,“因此,要保护天然水源,而不是让人们直接从开放的水渠取水,这样很快就会改变他们的生活标准和质量。”

水——人所皆需

不仅仅国际人道法保护人们有权获取水。根据联合国2010年通过的一项决议,获取水与卫生设施还是一项基本人权。然而,约有10亿人不能获得安全用水,逾30亿人——约占全世界总人口的一半——缺乏合适的卫生设施。

当暴雨、洪水或地震破坏供水和卫生系统时,情况就会雪上加霜。从20世纪90年代早期开始,国际联合会(IFRC)就开始派遣应急小组。应急小组由专业人员组成并配有满足不同层次需求(从农村地区1.5万人的需求规模到城市地区5万人的需求规模)所必须的专业设备。IFRC和各国红会还与全球合作伙伴、国家当局及地方当局合作,改善灾害发生前社区内弱势群体对安全用水和卫生设施的获取。

尽管正在取得进展,但仍然存在很大差距。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展的一个联合监测项目报告称:在千年发展目标中,提高人们对改善的水源的获取这一目标可能会在2015年之前实现。但是,把缺乏基本卫生设施的人数减少一半的目标却将难以实现,这主要是因为与卫生设施项目相比,有关方面更热衷于把资金投入供水项目。“政府、捐助者和人道组织都必须确保卫生设施项目至少要像供水项目一样有足够的资金。”IFRC秘书长贝克莱•盖莱陶说道,“我们必须保持好平衡。”


对于紧急事件中的流离失所者来说—— 例如生活在缅甸这个难民营中的难民们,清洁水对他们的生存是至关重要的。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工作者和志愿者们搭建安全的厕所,挖水井,安装配水系统,每天向该营地的居民供水8千多升。
Photo: ©Andreas von Weissenberg/IFRC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