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主頁

 


Shahnaz Photo: ©Nick Danziger

“I couldn’t leave
these women”

萨娜在她丈夫失踪后不久,先是去住在了‘玛拉斯顿’(普什图语,意为“援助点”),这是一个阿富汗红新月会为贫困、丧夫及受到精神刺激的妇女提供的避难所。她说“我一无所有了,我无法求助家人,他们也不宽裕,他们住在内拉比,以种地为生。与我丈夫一样,我两个兄弟中也有一个同时失踪了。无处可去,也无以为生,我只好来到玛拉斯顿,并在此生活了五年。”

如今,喀布尔的‘玛拉斯顿’有两名妇女负责帮助有精神健康问题的人,54岁的萨娜(右图)即是其中之一。对萨娜来说,没有什么工作是太困难或者太丢脸的。她照顾那些被遗弃的妇女或者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那样照顾那些父母被监禁的儿童。他们的情绪瞬息万变,时而暴躁、时而温顺,而她则在净化、安慰和哄劝着他们受伤的心灵。

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保护与援助系统是如何建立的,以及如何得到“运动”的人力物力支持,阿富汗各‘玛拉斯顿’(最初由阿富汗政府于20世纪30年代建立,并于1964年移交给阿富汗红新月会)的工作人员就是一个例子。其他国家的红会已对一些‘玛拉斯顿’提供了支持。1994年,当它处在阿富汗内战的前线地带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也参与救助了生活在喀布尔‘玛拉斯顿’的人。

当我在2001年为本杂志撰写报导时,萨娜谈到了那些日子,她每天通勤都要面临生死危险。“我非常害怕炸弹。但我不能撇下这些妇女,要不然不会有其他人来照顾她们。”

她是在我几个月前的一次探访中说的这番话,我至今记忆尤新。“我愿意离开家,穿过城市、前线和离‘玛拉斯顿’不远的路障。我知道这很危险,我也很害怕。当我不能将小孩留在家时,我就带着他们去工作。有一天,我最大的儿子巴瑟和一个当时7岁大的女儿受伤了,我也中了流弹。我现在抬起胳膊时,仍会觉得痛。”当‘玛拉斯顿’不安全时,萨娜甚至将孤儿和妇女带回自己的家。

萨娜的故事是人道行动改变人生的典范。如今,她认为自己是最幸运的人之一,可以工作,并在相对和平的时期改变他人的生活。“我是个幸运的母亲,我的孩子都有了幸福的婚姻,我照顾过的孤儿也被人收养了……我有美好的生活,我觉得自己是个非常成功的女人。”

1864
“冷得令人窒息”

这是查尔斯·凡·德·维尔德作为ICRC派往国际冲突的首个代表团的成员,在北上前往丹麦的旅程中所描述的状况。这次任务影响了人道行动的未来,并催生了国际公约的缔结。红十字标志也在此行动中首次使用。凡·德·维尔德和路易斯·阿皮亚在1864年冬季开始观注丹麦和奥普军队之间的冲突,会见冲突各方,并协助双方组织救援行动。寒冷的天气并非唯一的困难。丹麦政府、媒体和军官们对这次“中立的”行动公开表示了批评和质疑,因为丹麦人遭受到比他们战斗力强得多的敌人的攻击。丹麦媒体认为,新的委员会应当谴责针对丹麦的侵略行为,而不是向双方提供援助。随后,凡·德·维尔德要求打着休战旗帜前往普鲁士的医院,收集受伤和被俘的丹麦士兵的姓名,并将这些消息告知痛苦的丹麦家庭。但他的要求却以“通敌”为由而被拒绝了。他写到:“这确实表明,需要确保有关志愿援助中立性的决议切实有效。”


©ICRC archives


Louis Appia
Photo: ©ICRC archives

 

 

 

 

 

 

 

 


Charles Van de Velde
Photo: ©ICRC archives

 

 

 

 

 

 

 

 

Clich here to continue with the
Focus on Afghanistan series.

 

Tmeline

关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历史见:www.icrc.org/eng/who-we-are/history

1864: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的第一个代表团对于《日内瓦公约》的形成以及中立人道一线工作的未来产生了重大影响。


Photo: ©ICRC archives

1864年8月:16个国家签署了第一个《日内瓦公约》。该公约的正式名称为《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境遇的公约》。该文件的10个条款奠定了中立人道行动的基础,并呼吁交战各方尊重战地医疗人员。

“最后,整个欧洲联合起来,探讨限制战争野蛮行径的方法,并在国家、民族和种族间激发了献身人道的竞争”。亨利 · 杜南


Photo: ©ICRC archives

1864:到1864年年底,在欧洲已经有11个照顾战争中伤者的国家红会。


Photo: ©ICRC archives

1866 :《日内瓦公约》在普鲁士和奥地利的战争中首次得以适用。

缔造历史

5月8日是世界红十字与红新月日,国际联合会(IFRC)将启动一个互动的在线历史大事年表,展现国家红会的创立和发展。请登录: www.ifrc.org/8May


Photo: ©Conor Ashleigh/IFRC

快 进
2012年,南苏丹共和国,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以及运动中最年轻的国家红会,批准了1949年四个《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如今,已有166个国家签署了公约和1977年《附加议定书》,这些公约可直接追溯到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创始者们所订立的第一个公约。

Click here to continue the timeline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