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中立:根本立场

 

人道行动中立原则的批判者有时会不幸地将中立与被动联系在一起,一种非批判或者是冷漠的立场,用来消除冲突而不是针锋相对。这些评论家应该看看《纽约时报》记者安妮·贝特朗写的关于叙利亚红新月会志愿者的专题文章。

文章发表在2013年6月3号的纽约时报,文章跟踪报道了一名红新月会大马士革分会志愿者干部在党派斗争中本着公正中立的原则在全天候的救援工作中发挥骨干作用的事迹。

“志愿者们说,不管他们政治立场如何,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她写到,“在叙利亚极度分化的斗争中,这是一个极端的立场。在这个国家,志愿者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甚至是在救援的路上也是很危险的,叙利亚红新月会阿哈萨克分会的司机阿卜杜·达尔维什5月14号在救援的路上被射杀壮烈殉职。达尔维什当时穿着叙利亚红新月会的制服,这清楚的表明他在被狙击手射杀的时候正执行救援任务。

由于全国的暴力冲突不断升级,针对医护人员和就医人员的攻击也越来越多。叙利亚的冲突已经造成至少20名叙利亚红新月会志愿者死亡。叙利亚红会的财产(包括车辆以及有明显标志的办公地)也遭袭击。叙红新月会霍姆斯分会5月15日遭到炮轰就是当中一个例子。

作为回应,叙利亚红新月会、ICRC、IFRC多次要求冲突各方对志愿者和其他救援行动相关人员以及印在他们办公场所、车辆和衣物上的标识示以尊重。

救援面临风险

根据联合国7月的估计,在一场造成了93000多人死亡的冲突中,任何日常行为都是极度危险的。这些以救人为己任的人们所遭受的风险更大。“这很容易解释,因为你必须走出去才能转移伤员,”大马士革分会有19年经验的老志愿者兼紧急救援协调员拉伊德·阿塔威说。

除了子弹和炸弹,另一个威胁就是随意抓捕。根据叙红新月会的说法,很多志愿者在执行人道任务期间被拘捕了。阿塔威自己也在2012年11月被捕并在拘留所呆了69天,他说在此期间他受到刑罚而且变得暴瘦。

与此同时,其他几件类似案件也引起了人权组织和媒体的关注。叙利亚红新月会主席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塔尔在与外国媒体、慈善家、高级官员接触时常提起志愿者被捕被杀的事情。

这些危险促使36岁的阿塔威提倡在运动中改进追踪、支援、防护系统,并为被捕了的或是在冲突地区工作的志愿者及其家人进行呼吁。

“由于志愿者们都是本地人并懂得如何救助伤员,所以他们都奋斗在第一线,”阿塔威说,“但正因为他们是本地人,他们面临更大的风险。(冲突各方)知道要是他们杀害或是逮捕一名本地人,那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说,幸运的是叙利亚红新月会急救队伍已经赢得了很好的名声,并具备很强的能力,这让他们在有同事殉职或者被捕时仍继续工作。“我们有好声誉。要是人们看见红新月会志愿者,他们知道志愿者一定会帮助他们”。

他说,将近两年的战争让志愿者们坚守基本原则的信念愈发坚定,并且志愿者们也坚定地要让该国红新月会成为帮助叙利亚最脆弱人民的得力工具。那危险怎么办?“这是帮助他人的代价,”他说,“这是我们的信条。关上门呆在家里当然更安全”。

“可你也能看到我们助人的成果”,他又说道,“你能看到要是你有好的救援计划,要是你向人施救,你就真真切切的在帮人们活下去。在叙利亚有些地方,那是很现实的情况,因为那里没有药品,有些地区其实是什么都没有。他们真的需要志愿者的救助”。

 


20岁的叙利亚红新 月会的急救护工哈姆 扎· 塞巴洛正在查看 2013年4月大马士革市 中心的自杀炸弹袭击 现场。
Photo: ©Andrea Bruce/NOOR

 

 

 

 

 

 

 

 



叙利亚红新月会急救 护工庆祝被叙保安部 队扣押的同事获释。 Photo: ©Andrea Bruce/NOOR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