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我一直对人们忍受并调整自己应对生活的变化,从而适应生活不舒适、没电、没暖、没水的能力有着深刻印象。在格罗兹尼,当人们在分配点集合,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在场没有一个人是破坏分子。没有一个人试图插队。在苦难之中表现出尊重和团结。在这些分配点,我们只提供水,即使人们仍会回到已被毁坏的家园,但这些水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他们用手臂小心翼翼地提着水桶,一滴水也不愿意撒。”尚塔尔•勒布拉,ICRC前代表。她这幅画的名字叫“格罗兹尼的水分配状况”。

 

人道主义持久不

里只有一个主要原,就是人道,在这个共享的人道的基上,我都是平等的”。

作为人道主义分析师和作者的特里·菲欧娜,在最近一篇发表于《红十字国际评论》的文章中这样写道。“在那之后,”她补充说,“独立、中立和公正是我们为满足人道原则而采用的行动立场。”

运动上下,人们一直在考虑将基本原则作为运动整体讨论的一部分提上2013年11月的年度会议议程,直到最终提上2015年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的议程。     


为了帮助这个讨论开始,《红十字红新月》杂志邀请读者分享他们的故事和关于“人道主义”的想法,而当脸谱页面发布了关于运动的基本原则的新页面后,收到一些有趣的回应。作为庆祝人道行动150周年活动的一部分,一个叫做“分享你的记忆”的ICRC内部网站创建了,它同样带来了一些有趣的故事,更不用说里面的艺术和照片了。这里有一些,允许转载。

 

 

人道主义基本知识

已经几年没有水的监狱洗漱房现在被当做教室来用,15名囚犯坐在地上,看着他们中那个用粉笔在墙上写字母的人,跟着他重复道,“A,B,C...”

我们跟这些人解释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我们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此次来参观监狱。我们打算深入各个牢房,与自愿受访的人面对面进行交谈。”同时,拿粉笔的人将我们的话翻译成了基隆迪语,并且增加了一些自己的解释。我们注意到了一些熟悉的词语不停重复着:“日内瓦,亨利·杜南,索尔费里诺。”这个翻译是很到位的!当天晚上我又看到这个神秘的教授,借此询问他是从哪里了解到ICRC的。“我在监狱里已经呆了很多年,被判了死刑。但是现在,死刑已经改成缓期。我知道我不会活着离开这里,我也意识到在我死之后,能让人想起我的唯一事物就是我现在给予他们的东西。”“我没有接受很多的教育,但我能读能写。在我死之前,我想尽可能教会他们读写,这就是我会留下的东西。”

六个月后,他不是因为枪毙而死,而是监狱里最大的杀手肺结核。作为一位国际红十字委员会的委派代表和后来成为一名老师,我经常带着无限感激回忆起他,因为从他身上学到我们现世的生活和未来的生活之间的联系这一基本的功课。我们必须试图抓住每一个为别人做事的机会。红十字红新月运动给了我们这个机会,为别人做事也让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意义。

昂德雷·皮科,ICRC员工,非洲1991
一篇获准转载自ICRC官方网站,叫做“分享你的记忆,献给150年人道行动”的文章。

 

北非的人道主义先驱

“送一个牧师到我的营地。他将什么都不缺。我保证他会得到荣誉,受到尊重。他每天会和囚犯一起祈祷;他会见他们及与他们的家人联络。他能够为他们谋取获得金钱、衣服、书等物品的手段。唯一的条件是:必须郑重承诺,从他来到这里,永远不在他的信件里泄露任何关于我们营地的位置和战术行动的信息。”

本文节选自一封由埃米尔·阿朴杜勒-卡德尔1845年写的信,展示了为什么这个阿尔及利亚独立战士也被认为是人道法和实践上的先锋。这封写给阿尔及尔主教的信是其中一个例子。早在撰写国际人道法之前,阿朴杜勒-卡德尔就已经起草了关于战俘的法律。不管宗教或国籍是什么,都应人道地对待战俘。

“在19世纪,有两个人——埃米尔·阿朴杜勒-卡德尔和亨利·杜南——怀着共同的人道主义理想:每一个不能再战斗的士兵,无论他是否受伤或者被俘,都应该在没有歧视的情况下得到宽恕、照顾和保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阿尔及尔代表处主任布鲁斯·比伯说。

2013年5月,一个国际学术研讨会提出了埃米尔对人道思想和人道法的贡献。为了纪念他逝世130周年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诞辰150周年,该活动由埃米尔·阿朴杜勒-卡德尔基金会联合阿尔及利亚的司法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阿尔及利亚红新月会共同组织举办。

 

基本原则到哪里都伴随着我...

“基本原则对我而言意味着在专职工作之上的一个指南。基本原则到哪里都伴随着我,在我的家庭也不例外。我从未给予我的孩子特殊待遇,而损害其他与我同住的孩子的利益。

尊重基本原则也给了我额外的力量,促使我去给在我出生地区的机构做代表,那个地方的社会压力常常很大。但最重要的是,我秉承中立、公正的原则。我记得在2012年,我家乡的知名人士向高城派了一个代表团,寻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于当地健康中心的援助。基于公正的原则,我不得不否决,我必须支持高城的医院,他们也非常了解那个情况。阿塔哈·马伊加,ICRC驻马里高城代表处主任完整的访谈,请参见 www.redcross.int

 

红十字会“改变了我的观点”

“成长在饱受战争蹂躏的大韩民国,我受益于挽救生命的国际援助,该援助是这些身着联合国蓝色制服以及身上带有红十字红新月运动标志的人们引入国内的。当时作为一名高中生,我第一次出国的费用是由红十字会赞助的,这次旅行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也改变了我对自己的定位。我也被这些全世界团结的理念所深深打动,最终选择了国际公共服务作为我人生的事业。”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这些话写在《红十字国际评论》的特刊中,150年来红十字会一直致力于人道行动。在文章中,他反思了该项运动和联合国的关系、维和人员的作用、还有当人道援助用于政治目的时而产生的问题。

“毫无疑问,旨在保护平民的维和行动在增强安全、减少人员伤亡方面提供了重要服务,”他写到,“但是传统的人道主义者们有充足的理由担心,要是他们被交战国或地区误认为与维和行动的政治目的挂钩,他们的人道通道和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了解更多,请点击www.icrc.org/eng/resources/documents/article/review-2013/irrc-889-moon.htm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