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传递指挥棒 讨论系列第一部分:如何在国际救援人员撤离后给当地建立一套能在当地机构
管辖内继续运转的项目。


在科特迪瓦的很多村庄,志愿者们帮助绘制卫生地图,这有助于了解和确认卫生状况,如随地大小便的场所,水源和畜栏。 Photo: ©Red Cross Society of Côte d’Ivoire

 

保持清洁

供水和卫生项目在一些科特迪瓦最贫困的地区是有着重要社会影响的项目。可是红十字红新月项目怎么才能帮助当地政府建立这样的能力并长期运转下去呢?

 

在科特迪瓦的农村地带,到处都是长着茂盛谷物的田地和种植可可豆和橡胶树的庄园,那些有着战争创伤或被政府忽视的村庄正在发生改变。

十多年的政治动荡和随后的2011年六个月的内战让该国的供水和卫生系统崩溃殆尽。在战前,科特迪瓦国家红会发现其接触的村庄中,只有17%有厕所,有一半的水源不供水。

红十字红新月卫生督导员和技术专家已经开始在这些地区工作,他们应用一种叫PHAST(参与性环境及医疗卫生改革)的手段。在这个项目中村民们自己成立用水和卫生委员会并负责卫生和水资源管理。

然而,战争不仅让这个计划延迟了10个月,也让各社会区之间的动员变的更加困难。他们或是因为担心安全问题,或不信任彼此难以开展合作。

“九个月前红会教我们理解了卫生和疾病之间的关系,”科特迪瓦西南部迪沃地区嘉德里里村的用水和卫生委员会负责人阿伯特·洛说。“现在我们正在向一户一卫的目标迈进,感染了水传播疾病的村民越来越少。”

该国西部有65个类似嘉德里里的村庄,该国西南和南部正受益于科特迪瓦红十字会和IFRC实施的一个三年计划。跨国食品公司雀巢公司已经给该项目提供了148万美元的资金支持,该项目提高那些腹泻、疟疾、霍乱和伤寒盛行之处的保健水平。

社区主导型整体卫生

2012年3月IFRC用水和卫生代表扎卡瑞·伊萨给这个项目加入了一项革命性的方法——社区主导型整体卫生,有时更形象的称为“羞耻和厌恶”型方法,因为这个办法强制社区出面处理随地大小便的问题。这同时是一个旨在让社区把环境卫生和医疗卫生主动作为己任而不是在外界压迫下执行的大战略的一个部分。

“我必须根据当地情况作出调整,以便保持当地人的主人翁意识和项目的长期运作。”伊萨解释道。

在村长召集的社区会议上,卫生督导员推行了一系列行动要求村民们绘制一张地图标注出他们的房屋、厕所以及人们大小便的场所。

紧接着督导员据此计算出一年内的排泄物数量以及由此引发的水传染疾病。此后,他们仍然继续随地大小便,直到督导员向他们生动的讲述排泄物与食物和水污染的联系。

“村民们对此感到羞愧和厌恶,他们立即表达了要修建厕所的想法,”马里路易斯·恩特科普说道,他在严重受内战破坏、社会凝聚力极低的迪沃地区担任11个村子的卫生督导员。“这样的方法让人们懂得了随地大小便是不可接受的,因而创造了需求。”

科特迪瓦红会对公共厕所的设计和选址做出指导,而村民们则负责安排建造和养护的计划,这样的形式在其他卫生促进行动中也得以体现,比如鼓励洗手以及架高厨具干燥架使餐具远离动物或地面。

很多参与该项目的村庄从那以后就宣布“无随地大小便行为”,这标志着行为素养上的重要变革。加尼奥阿地区贾博科村青年会副主席雅克·比·库亚希说每当他带他的客人们去厕所而不是找块野地解决的时候,他都非常自豪。

 

重要的解决办法常常要求技术含量低并且廉价,如这个由该国红会和IFRC提供的洗手用的水源。
Photo: ©Claire Doole/IFRC

建立主人翁意识

只有当村庄拥有自主权并承担起责任,这个项目才有可能长久运行。这在社区选举用水和卫生委员会的时候就已经做到了,该会负责建设并维护厕所,提高村庄卫生水平,推进垃圾入袋、庭院清扫。不守规矩的人会被罚款。

“我们已经处罚了几户人家,”负责贾博科村某区清洁卫生的宝琳·布若斯·柯南说道。“我们把罚款存进银行,购买清洁用具。”

科特迪瓦红会和志愿者们每周抽查一次,以了解在厕所和洗手设备到位之前,当地社区是如何自行运转的。

委员们也要学习修理水泵,这些水泵有些已经闲置了20多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年很多不同国家的国际组织安装了型号不同的水泵,这使得配置或购买备件变得极其困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IFRC一起成功说服该国政府颁布了全国水泵安装标准。

最重要的是,关键之处在于社区要明白他们是水泵的所有者——所以他们才能也必须维护水泵。在多数国际组织安装过水泵的地方都不是这样,红十字红新月用水和卫生专家罗伯特·弗雷森说。

“社区常说那是乐施会或是宣明会的水泵,而不是把他们自己看成水泵的主人,”他说,“所以当这些组织撤离后,水泵坏了他们也不认为自己有权利或者有技术修好水泵。”

为了确保设施的维护,科特迪瓦红会技术人员训练一名用水和卫生委员会委员,让他在村子里水泵坏掉的时候修好它,同时还给了他一个工具包,这样他还能到其他村子去赚点外快。

“修水泵的收入我留下一半,剩下一半将来给自己村子修水泵时用,”嘉德里里村的伊韦·多瑞吉·泽比解释道。泽比还负责每月200非洲法郎(0.41美金)的募捐任务,这是社区同意的用于取水的费用。这笔钱也会存进银行作为未来的修理费用。

更高的期望

在突发事件的初期很难实行这样的付费服务模式,但是在突发事件或者冲突过后的恢复期会变得更普遍,以发展为导向的项目现在正在科特迪瓦的农村落实。

虽然人道组织给人们提供用水还向他们收钱听上去很奇怪,但是收来的钱还是在他们自己手上,这也让水泵的维修费用有了着落。“他们付钱的话就会有主人翁意识,那样他们就会有更高的期望。”弗雷森说“他们会问,我出钱了,为什么不修呢?”

这样的办法并不是在哪儿都好使,他补充道,收钱在有的地方会招来质疑,收不收钱也要视不同地区的情况而定。

其他国家的经验显示出令人鼓舞的结果,同时也有很多挑战。津巴布韦达尔文山区的一项对用水和卫生项目的“回顾”研究显示执行两年后,该地区在洗手和其他卫生行为方面的进步普遍很明显。当地的用水委员会也持续开展各种活动。然而现金捐款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大多数社区都是被动执行,只有水泵坏了的时候他们才会筹款。

“我必须根据当地情况作出
调整,以便保持当地人的主人翁
意识和项目的长期运作。

扎卡瑞 · 伊萨
IFRC用水和卫生委员

成功的退出策略

在某些层面上,基于如津巴布韦等地的经验,科特迪瓦红会引入了地方性、地区性、和全国性的指导委员会帮助自己制定退出策略,并确保当局能参与建议并看到取得的成绩。

“有的村庄在领导层面出现了问题,但大多数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我坚信这个项目能长久持续下去。”迪沃行政副官马蒂厄·拉戈说。2013年10月在该项目的后期,当地指导委员会——成员有各村领导和每个民族的代表——会继续监管用水和卫生委员会。

会有一个红会志愿者来监督以确保卫生项目运转正常。

“我每两个月就会到各个村子去转一圈,看看水泵是否运转正常,并鼓励各村的委员会保持热情,”迪沃地区红会志愿者埃尔维·威拉德·扎马·亚特比说。

有的社区维持得很好。除了必要的学校卫生社团,贾博科村同时也成立了一个组织来保持村庄的清洁卫生。

“我们现在组织了86个7到18岁的孩子每周打扫两次村子,”艾米·塞德里克·科菲·柯南说。他是个年轻的裁缝,创立了这个组织并发给孩子们印有“别弄脏我们的环境”字样的T恤。

该村也在策划一个年度红十字日,他们会在那天举办清洁和体育竞赛。同时,这条朝向新建的学校厕所的道路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红十字路”。

虽然还是有少量大一点的村子无法将人们都动员起来,但这些预示着长久可行性的迹象还是令人鼓舞。

“要是在几年后能有75%的村子继续保持着将用水和卫生设施维持下去的热情,我们就认为项目真的成功了,因为这个国家仍然没从战争的阴霾中走出来,”IFRC的扎卡瑞·伊萨补充道。


志愿者们帮助组织社区成员成立主管多项任务的用水和卫生委员会,从每家每户的厕所建设和维护到改进卫生状况、垃圾处理、庭院和公共区域的清扫都归他们管辖。
Photo: ©Claire Doole/IFRC

持续扩张

用水和卫生项目的成功提升了当地红会分支在偏远地区的知名度,同时也招募了更多的人,很多村民都成了志愿者。“我们希望这个项目现在能有滚雪球的效果,这样我们就能在周边村子和该国其他地区实现扩张。”科特迪瓦红会会长莫妮卡·里巴利说道。她也补充说,虽然该国红会地方分会对用水的卫生知识知之甚少,现在被这个国家看做是指路灯。

在科特迪瓦的农业社区,该项目继续传递出被多年动乱和战争粉碎的团结意识和社会凝聚力。

“幸亏有了红十字会,我们才能更好的组织起来,更有能力实现我们的其他发展目标。”贾博科村指导委员会委员雅克·库亚希·科米说,“我们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现在正为了村子里能有诊所和电力而游说政府,这样我们才能最终步入21世纪。”

克莱尔 · 杜勒
克莱尔·杜勒是驻瑞士日内瓦的自由撰稿人

国家红会大事记

人道行动 150年

 

摩纳哥红十字会
1948年3月3日

 

冈比亚红十字会
1948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66年10月1
日独立。

 

赞比亚红十字会
1949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66年4月22
日独立。

 

坦桑尼亚红十字会
1949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62年12月7
日独立。

 

牙买加红十字会
1948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64年7月9日
独立。

 

圣卢西亚红十字会
1949年3月16日

 

新加坡红十字会
1949年4月3日成立,隶属
于英国红十字会。1973年
4月6日独立。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红十字会
1949年7月15日成立,隶
属于英国红十字委员会。
1984年5月15日独立。

 

圣马力诺共和国红十字会
1949年10月8日

 

伯利兹红十字会
1950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83年8月18
日独立。

 

塞浦路斯红十字会
1950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69年11月1
日独立。2012年2月23日
获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
承认;等待2013年大会的
正式决定。

 

莱索托红十字会
1950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67年11月
17日独立。

 

所罗门群岛红十字会
1951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83年7月15
日独立。

 

越南共和国红十字会
1951年10月27日(南越
1976年不复存在)

 

布基纳法索红十字会
1952年成立,隶属于法国
红十字会。1961年7月31
日独立。

德国红十字会(东德)
1952年10月23日成立。
1991年1月3日,合并成现
在的德国红十字会。

马耳他红十字会
1952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91年10月
24日独立。

萨摩亚红十字会
1952年成立,隶属于新西
兰红十字会。1983年1月1
日独立。

斐济红十字会
1954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71年9月27
日独立。

索马里红新月会
1954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63年4月27
日独立。

老挝红十字会
1955年1月1日

柬埔寨红十字会
1955年2月18日

阿尔及利亚红新月会
1956年1月11日
格林纳达红十字会
1955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81年8月21
日独立。

突尼斯红新月会
1956年10月7日

苏丹红新月会
1956年10月30日

加纳红十字会
1957年10月1日

利比亚红新月会
1957年10月5日

摩洛哥红新月会
1957年12月24日

多米尼加红十字会
1958年1月28日

也门红新月会
1958年成立,隶属于英国
红十字会。1970年7月16
日独立。

多哥红十字会
1959年2月26日

贝宁红十字会
1959年7月

巴巴多斯红十字会
1960年2月17日成立,隶
属于英国红十字会。1969
年7月31日独立。

 

Click here to continue
the timeline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