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来自悉尼的爱

在运动庆祝其首个国家红会创立150周年之际,其法定会议适时地在悉尼的澳大利亚召开。该城市恰好位于1863年发起红十字红新月运动的欧洲古城的地球另一端。

此次聚集在许多方面反映了运动走过的漫长道路,无论是从地理、文化、技术方面,还是从运动试图在21世纪解决的复杂人道危机和问题方面。

澳大利亚红会主办了这次会议,它是一个在媒体和高科技方面有突出表现的国家红会,其国内和国外的行动开展活跃。会议为一千多名与会代表提供了了解澳大利亚及其所在地区所面临的特殊问题的机会。

“我代表加迪戈尔人 (Gadigal) 欢迎大家”。土著人领袖艾伦·马登 (Allen Madden) 在盛大的开幕式上宣布。加迪戈尔土著民居住在悉尼附近,马登解释说。欢迎仪式在迪吉里杜管 (didgeridoo,当地一种吹管乐器) 热情而又韵感十足的声音中继续进行,只见人们用从某种特殊植物中散发出的烟雾为重要活动或会议清洁或准备场所。



这一天悉尼阴雨绵绵、天地间一片灰暗。世界各地的运动的领导、志愿者和支持者穿上红色雨披,并把这艳丽的颜色带到了澳大利亚首屈一指的标志性建筑—悉尼歌剧院的台阶上。2013年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法定会议于11月在这里举行。
Photo: ©Louise M. Cooper/Australian Red Cross

同时,代表中很多人来自太平洋岛国,提醒着我们气候变化——一个未来几十年的人道挑战核心——将直接影响许多附近文化的未来。在全世界的国家红会代表赶往悉尼的途中,菲律宾台风海燕的着陆正体现了气候变化对台风的严重性的影响。

应对台风成为这次会议的一个主题,在多个研讨会中讨论了多个问题—人道外交、运动协调、受益社群、资金呼吁—这些都是在IFRC、ICRC和多个国家红会组织救援行动、举办新闻发布会、发起资金呼吁的同时实时发生。

同样,叙利亚正在持续的危机也是新闻发布会和公开呼吁获得保护和人道救援支持的另一个中心主题,叙利亚红新月会在ICRC和IFRC的支持下扮演重要人道角色。

会议也是一个处理一些棘手内部问题的机会,比如IFRC、国家红会和ICRC之间的合作问题,以及一些未来的重要外部挑战,从自动武器到核武器,或是在许多局势中对人道工作者的尊敬降低的问题。

运动还欢迎了两个新国家红会 (塞浦路斯和南苏丹) 正式加入IFRC。此次的悉尼大会还首次将全球青年峰会安排在全体大会前召开,IFRC全球青年委员会主席阿山塔·奥斯本·摩西(Ashanta Osborne Moses) 说,这是会议组织者将青年人的能量和活力带入决策过程所做的特别安排。“我们只实现了我们的一小部分潜能,因为我们还没有充分把年轻人融入到决策过程中。”她说。

你在发展之“毯”上的一针一线

《联合国后千年发展目标》是另一个中心和前瞻性主题。鉴于联合国2015年到期的《千年发展目标》(消除极端贫困,提供普遍清洁用水和医疗服务) 不会在明年得以实现,运动如何能够帮助扭转这一局面?

《联合国2015年后发展计划》特别顾问阿米纳·默罕默德 (Amina Mohammed) 挑战国家红会,要求他们帮助建立议程。“我们需要一个我们所有人都有拥有权的发展议程,你看到你在《2015年后千年发展目标》的议程的毯子上有你的一针一线,”他对与会者说。“我们不希望看到一个议程从纽约被搬到各国,然后我们用接下来的五年试图来实施它。”

许多国家红会的领导,比如布隆迪红会秘书长安塞尔姆·卡蒂云格卢扎 (Anselme Katiyunguruza)回应说,建设和维护地方志愿者网络是重要的一步。“如果我们想达到重要的发展目标,我们需要把脆弱人群转变为被赋予能力帮助他人的人。”他说。

作者:马尔科姆 · 吕卡尔 (Malcolm Lucard)
马尔科姆·吕卡尔是《红十字红新月》杂志编辑

 



 

 

 

 

 

 

 

 

 


来自悉尼的声音

悉尼大会出现了许多激情演讲人,他们谈到了今后几年运动面临的主要问题。以下是几个片段。

 


photo: ©Australian Red Cross



Charlotte Nordström
Photo: ©Australian Red Cross

核武器

夏洛特 · 努德斯特 (Charlotte Nordström) 是挪威红会的志愿者协调员。以下摘自她向代表会议所做的有关呼吁取缔核武器的声明。

我在冷战后长大。因此我很难理解那些为核武器的存在进行辩护的论点。核武器造成的人类痛苦的规模再清楚不过了。这是为什么一年前挪威的年轻人走上街头为我们的努力寻求支持。我们取得了巨大成功。

我认为我们可以帮助打破持续了很久的解除核武器的讨论僵局。预防是唯一可行的选择。我们不要生活在能够消灭我们星球所有生命的威胁之下——而且我们也不会将这一努力推卸给他人。


人道目标

菲奥娜 · 特里 (Fiona Terry),人道工作者、作家,在人道论坛上就人道工作者受到日益增加的攻击问题发言。该论坛是在法定会议开幕前供辩论的一个平台。

21年前我乘坐一架从墨尔本飞往索马里的货机,抵达饥荒的中心。我们在那里看到的是超乎想象的。我一点没有准备。我们还必须去做残酷的事情,比如决定谁才能去供给中心领取食物,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给每一个人。而没有充足的食物是因为武装民兵偷窃了我们的人道供给。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后来我们意识到我们唯一能够把食物带给人们的办法—因为每天有大约200人饿死—就是雇用一些后车箱装有机枪的卡车,这样可以保护食物的运输且提供一些安全。

付钱雇佣武装安保来保护我们运送人道援助物资,这样做所造成的伦理困境是超乎想象的。我曾在伊拉克北部工作过,我们从来没做过这种事。而且我们真是从未想到会碰到我们1992和1993年在索马里碰到的艰难局势。但是我们错了,因为20年后我回到索马里工作,这时即使有那样的安保护送,我们都不能再回到20年前我们得以到达之地。

是的,作为一个人道团体我们已经变得要害怕风险了。我不认为今天的人们会做我们从前作过的事情。但同时,从前我们援助工作人员是不会受到攻击的。当时我们可能陷入交火之中,但不会因为我们所代表的组织而被杀或被绑架。而这却是今天的现实。


Fiona Terry
Photo: ©Australian Red Cross


 

包 容

露西 · 内特 · 穆里 (Lucy Yaneth Murillo),志愿者、哥伦比亚红十字会会长。穆里约三年前在一次飞机事故后瘫痪。她在出事前后一直是名志愿者,她说运动应当视残疾人不仅是受益者,也是志愿者、员工和未来领袖。

当你经历的一次事故造成身体能力受限后,你会觉得红十字这样的组织不是做志愿者的最佳选择,因为其从事的援助工作不适合。而且歧视从四面八方而来,甚至来自其他志愿者们。所以我们残疾人需要从另外一个角度找到一个拯救生命的方法。而且运动需要将包容残疾人志愿者当作一项当务之急。


创业精神

· 胡 (Ben Huh),网络创业人和芝士汉堡网络的CEO。胡描述自己为一名网络创业人,开发“帮助人们让其他人开口笑”的平台。

从宏观角度来说,我们正远离一个由等级定义的世界,进入一个网络世界。并不是说等级世界将消失或是不好,而是未来进步的机会更多源于对同龄人网络的接受。不再是权力结构,有人对你说“你必须做这个,必须做那个”。而是关于将人们组织在一起,他们相互合作来做生意的方法从长远角度看来将更加有益和有效得多。


Ben Huh
Photo: ©Australian Red Cross



Juliana Rotich
Photo: ©Australian Red Cross

单独模式和开放软件

朱莉安娜 · 迪克 (Juliana Rotich) 是乌沙悉迪网站(Ushahidi) 的执行长官,该机构开发开放源代码软件免费为全世界危机所用。

从地方和世界层面要考虑的事情是:你正在单独行动吗?什么系统和过程可以打破这些单独模式以便开放可以成为引领性的指导原则?因为那就是我们如何回归统一和普遍的原则。我们正在了解封闭的系统不会给你带来太多影响和规模,而且它们不会像开放精神那样能够邀请参与和结社。

人道火炬

叙利亚红新月会 (SARC) 的主席阿卜杜勒拉赫曼 · 阿塔 (Abdulrahman Attar) 代表他的国家红会和志愿者接受红十字红新月和平人道奖章。

让我来告诉你一位SARC的女志愿者被问到志愿工作对她意味着什么时的回答。她说:“我的大学关门了,我停止了教学,我失去了工作和家园,但是我想帮助我的人民和我的国家。除了我的灵魂我一无所有,我想把它给与SARC和国际运动,我对此深信不疑”。这些是SARC志愿者的原则,也许我们这个国际运动不能解决世界问题,但是如果我们的人道火炬持续燃烧,我们就可以提供解决方案。


Abdulrahman Attar
Photo: ©Australian Red Cross



Photo: ©Australian Red Cross

一定数量

谢丽尔 · 克 (Cheryl Kernot) 是澳大利亚社会影响力中心的主任。克尔诺特挑战运动和大型人道组织,要求他们参与到小型创新性基层组织和社会企业家中并与其合作。

有一定数量的年轻人看到大机构和政府未能解决的棘手的社会需求。这个失败是一个要我们采取不同行动的号召。我要问你:你现在的结构和治理方式是否有助于实现你的使命呢?你能多快地适应文化变革——它们存在于年轻人的技能中,而且事实上信息技术革命已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将我们与在世界各地的兄弟姐妹们联系在一起?对于我来说, [它是关于]建立跨部门协作和伙伴关系的能力,因为问题是:人道援助将为后人留下什么遗产?它是短期的、快速修复、转移到下一个需要的地方?或者是关乎一个持久的传承,赋予人们经济的自给自足和力量等等?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4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