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回首过去,走向未来

“虽然向前走很难,但我必须进行尝试,”贝亚特·穆坎石兰加 (Beate Mukanguranga) 说,她45岁了,仍然挣扎在1994年惨绝人寰的卢旺达大屠杀所造成的创伤中。穆坎石兰加从持续了将近100天的屠杀中幸存下来,但是如许多卢旺达妇女一样,她遭受了多次性侵害。她面临的巨大而矛盾的挑战——向前走却忘不掉20年前发生之事——与许多同胞相同。“我们必须共同生活且原谅彼此,这样我们才能一起共建国家,”伊尔德蓬赛·卡伦盖拉 (Ildephonse Karengera) 说,她是全国禁止种族屠杀委员会的主任。该国自1994年来进步巨大,但是危机还远没有解决。“现在最大的人道挑战不是种族问题,而是经济问题,”埃里克·尼布瓦米 (Eric Ndibwami) 就该国的长期贫困问题补充说,他46岁,1991年以来是红十字志愿者。在卢旺达纪念发生于1994年4月7日的大屠杀20周年之际,《红十字与红新月》杂志对市民和当地红十字会志愿者们的困难、希望、愿望进行了采访。文字由安妮塔·韦兹伊 (Anita Vizsy) 提供,照片由瑞奥扎斯·切尔纽斯 (Juozas Cernius) 提供。


被痛苦包围

25岁的让 - 皮埃尔·穆加博 (Mugabo) 在1994年的暴力事件中失去了母亲。而他的父亲被暴行牵连后在监狱里去世。如今,他以兼职工作为生,住在一所卢旺达红十字会提供的用来帮助受种族屠杀影响的孤儿和弱势儿童项目的房子中。 现在国家稳定,他希望事情会变得更好。“当国家是和平的,人民是和平的,他们可以为自己的国家效力。”他说。


Photo: by ©Juozas Cernius



Photo: by ©Juozas Cernius

讲出来,为拥有更美好的未来

在1994年的暴力事件的几个月里,成千上万的妇女受到性侵犯。35岁的费斯丹·穆卡塞库鲁 (Vestine Mukasekuru) 是其中一员。从15岁起她被强奸多次,她现在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其中两个子女的出生是由于受到性侵犯的结果。她的第一个女儿的父亲也是杀了她全家的那个男人。“我认识他。他是我的邻居。每当他感到性冲动的时候他就来找我”。性侵犯后出生的第二个孩子是因被一名政府兵强奸。如今,她加入了一个帮助强奸受害者和他们的孩子应对现实的组织。在这个组织的帮助下,她能讨论她经历过的事了。“它发生在我们大多数人身上,但只有少数人能说出来”。尽管她有这些困难,包括社区因为她有一个“敌人”的女儿而起初对她歧视,她的态度是积极的:“我可以看到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作为和解的结果,所有的事情都会是可能的”。


请求原谅

无辜的哈比亚利马那 (Habyarimana) 现年55岁,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享受着一个农民的平静生活。在种族屠杀中,他参与了对图西人的暴力。被定多重谋杀罪后,他于监狱中服刑9年。如今他充满了忏悔,并要求他的社区同胞宽恕他。“我医治自己的方法是通过交朋友,帮助我曾经伤害的人”哈比亚利马那补充说,他将永远不会再被误导去相信人因为他们的种族有着根本的不同。“我们都是一样的,没有人能现在回来,并说服我不是这样。”


Photo: by ©Juozas Cernius



Photo: by ©Juozas Cernius

受伤了,但未被摧毁

见到27岁的杰奎琳·加塔丽·万玛丽娅 (Jacqueline Gatari Uwamariya)时,很难想象这个天真活泼,衣着鲜艳的女人——为大家所熟知的‘兽兽’——在难以想象的恐怖中幸存下来时只是一个小姑娘。她的家人被杀害,她的家被夷为平地时,她只有7岁。如今,她正坚强地证明发生在20年前的惨剧没有摧毁她的精神。卢旺达红十字会为她提供了住房,使她成为创收畜牧业合作项目的一员。“红十字会给了我生活的基础,我想回馈红会”她说。“因此,我成了一名志愿者。”后来,她得到了红十字会的一份工作,现在住在一个新的房子里,一个她用自己挣的钱修建的房屋。


一个新的家庭

“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帮助你。”25岁的大学生菲利克斯·弗扎宾蒂瓦力 (Felix Uzabintywari) 说,他在种族屠杀中失去了他的家人。虽然卢旺达红十字会帮助他获得了一个新的开始——支付他的学费,提供一个住所和一些家畜——他知道他要自立。“红十字会是我的家。他们给了我生活的机会。”他说,现在要由他来努力学习,充分利用这些机会。他补充说,所有种族的卢旺达人的任务,就是要学会看到彼此共有的人性。“如果我们都具有相同的颜色的血,我们怎么能不一样呢?”


Photo: by ©Juozas Cernius



Photo: by ©Juozas Cernius

继续活下去

“我不能全神贯注于自己的痛苦,因为那样的话我明天就死了。”62岁的埃斯佩兰斯·穆坎德梅佐 (Esperance Mukandemezo) 面带微笑着说。“我一定要开心,继续活下去。”自2006年以来她一直是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她说大屠杀给她留下了深切的内在渴求去帮助别人。然而,完全的赦免是一项艰巨任务。穆坎德梅佐看着她的丈夫,母亲和姐妹同许多其他人一起被杀。“很难忍受与你认识的做了坏事的人一起生活,”她补充说,和解是至关重要的。“我们都是卢旺达人,一定要生活在一起……卢旺达人都病了。肇事者和幸存者都感到痛苦。有些人有迷失感,有些人感到悔恨。我们必须找到医治的药,而唯一的医治办法就是和解。”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4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