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为人道 呼吁

 

工作两年之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思考了人道援助的未来和他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人道顶级大使的角色。

彼得·毛雷尔担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的前两年工作十分紧张。要了解其行动和面临的人道挑战,这位前瑞士驻联合国大使在哥伦比亚乘坐独木舟沿河而上,参观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孤儿院,看到叙利亚阿拉伯红新月会的志愿者为前线任务准备他们的救护车。如果不是在一线,他的足迹几乎踏遍全球外交的每一个首都,在那里,他会见了领导人,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行动的地方,他与关键人士进行交涉,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和其他影响不断持续的冲突进程的人。《红十字红新月》杂志最近采访了毛雷尔,谈论他至今学习到了什么,他认为未来的挑战是什么。

RCRC: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任职两年后,你的印象是什么?
毛雷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所有的志愿者和各国红会的工作人员的敬业精神给了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属于一个有这么多投入的人的运动是非常激励人心的。

当然,也出现了令人不安的图像,我作为一名外交官从来没有见过的:看到伤员在叙利亚的临时医院,看到加沙封锁的后果,在戈马、刚果民主共和国看到成千上万的孩子失去了父母的消息。令人不安和鼓励人的经验总是交织在一起,你感到人们非常感谢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工作。

什么是这些出访的人道影响?
应对人们的人道需求并确保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行动得到支持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因此也是我作为主席——的一项关键任务。到行动地访问,与政治和外交决策者交涉因此是主席的一个关键职能。这是关于谈判和扩大抵及有需求民众的可及性,从而扩大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行动范围。这是关于试图影响主要利益相关方遵守国际人道法,且将我们这个组织扎根于以前没有开展国际人道工作的新的国家。

与此同时,与政治领导人的交涉使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人道应对的方式上表现更加精确。限制人道访问是政治对人道行动的限制。因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身负该组织合法的特殊国际使命与各方互动,可以在把人道问题带入政治议程方面产生积极的影响。

当你面对障碍怎么办?
人道外交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不能期望事情从一次会议后就水到渠成。例如一年多前我与阿萨德总统进行了非常好的谈话。但有些我们谈论的目标尚未兑现,如拘留所的完全开放。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实现,这是人道外交的失败。这意味着事情更加复杂,因此需要再一次尝试。人道外交始终是一个长期的努力。

今年,我们纪念第一个《日内瓦公约》签订100周年。国际人道法在未来有哪些主要的挑战、威胁和机会?
这个问题有许多不同的角度。这就是为什么确保国际人道法的解释及发展不断跟上变换的冲突环境并与其一起发展是至关重要的。技术先进的武器,如无人驾驶飞机和自动武器如何与国际人道法的法律框架相关?我们需要考虑目前的框架是否能作为足够的指导或是否需要解释或发展。

另一个问题是关于现代战场的定义的争论。战场还是以地域界限划分吗?还是与武装人员一起流动?是否存在一个“反恐战争”的全球性战场,或战场仍局限于某些军事行动正在发生的具体地方?

暴力模式也在发生变化。我们愈加看到非结构化的武装团体的配备和行为好像他们是传统意义上的武装人员:犯罪网络具有类似于结构化军队或武装团体的军事能力。

武装冲突和执法交织在一起,我们讨论有关适用的法律框架——国际人道法或人权法——以及如何确保军队和武装人员了解他们在国际人道法和人权法方面的责任。

不过我们必须记住,这两种法律制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平民。一个可能的不明确的法律解读永远不应该导致保护的缺失。我们也决不能允许不去降低暴力的影响,只是因为暴力的类型可能属于这样或那样的法律框架。

技术?
新技术将如何塑造未来几年的人道行动?我相信,影响人道行动的科技大跃进仍然摆在我们面前。许多人道机构和组织已在信息管理系统或加快人道递送方面基本采用了现代技术。我们能更好并更迅速地了解信息,因此可以更准确地设计行动。

在未来几年,我们将最有可能看到信息系统改造我们提供援助的方式,这将影响到中间人机构,如国家红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际联合会。冲突和自然灾害的受害者将越来越多地相互连接,并在组织救援和运送物资方面有更大的发言权。

这个趋势是否有负面影响?
其中一个关键问题将是这些发展如何影响中立,公正和独立的人道行动。有些社区可能能够与外界联系,并通过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社区的团结来应对他们的需求。但可能有其他社区不太与外界联系,平等就成为一个问题。此外,在自然灾害中,它捕获了很多人的想象,这种环境有可能使这种联系更容易成功。然而在旷日持久的冲突中,如果没有中间人机构存在,援助可能几个星期后就中断了。

在未来20年,30年甚至50年,人道行动会变成什么样子?
人道主义的性质使我们无法预测30年和50年的未来。我想未来不是一个静态的或稳定的现实,你可以为之做准备,而是一个需要不断适应和调整我们应对方法和手段的环境。这将需要敏捷性,创新性和灵活性。因此,我更感兴趣的是我们如何能够更快速的应对,我们如何提供更准确的援助,更灵活的应对不同的具体局势。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在2013年访问哥伦比亚期间。
Photo: ©ICRC

 

 

 

 

 

 

 

 

 

 

 

 

 

 

“ 我想未
来不是一个静
态的或稳定的
现实,你可以
为之做准备,
而是一个需要
不断适应和调
整我们应对方
法和手段的环
境。这将需要
敏捷性,创新性
和灵活性”。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4

Copyrigh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