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病毒感染者的积极生活

 

津巴布韦的志愿者正在为全世界基于社区的关爱HIV感染者的工作树立标准。

 

马科赫利索(Makohliso)村位于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以南300公里。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大地一片绿色,但由于干旱炎热天气的持续,地里的庄稼已经开始枯萎。非洲南部的这个贫困国家往年这时正处于雨季, 人们都期待着雨水能带来好收成,因为这是许多人的生活来源。在津巴布韦,人们要抗争的并不只是严酷的气候。

距离大路3公里,沿着一条狭窄的蜿蜒小径,就到了艾萨克·马斯瓦尼凯(Isaac Masvanike)家的小院。房子入口处有六座坟墓。对艾萨克而言,它们暗示着艾滋病流行带来的后果。

艾萨克,一个因病不得不在22岁就退休的矿工,在2005年住院时检测出HIV阳性。 “我感觉很不适。医生认为我最多只能活24小时了,所以就让我的家人去祈祷。”他这样开始讲述。“医生立即建议我去做HIV检测,并让我做好准备接受自己的病况。”

这成为艾萨克生活的转折点,因为他随即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以延缓病毒的发展。

据估计津巴布韦有150万HIV感染者,其中仅有百分之八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艾萨克的侄子每月花费5,000津巴布韦元(21美元)从一家私人医疗中心为艾萨克买药。现在,艾萨克身体壮实,有足够体力工作,抚养他的四个孩子,并送他们上学。每周探访艾萨克的津巴布韦红十字会志愿治疗指导员,36岁的普丽西拉·马卡姆贝(Priscilla Makambe)称艾萨克是一个知识改变命运的鲜活例子。

“现在当我看到艾萨克,我看到的是一个奇迹,” 普丽西拉说。“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他还卧床不起。当时一看到他的孩子,我就潸然落泪。艾萨克的体重减轻了,但是他能够面对现实并接受自己的病况,这对于控制他的病情帮助很大。这确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普丽西拉(右图中她与另一位被照料者在一起)认为,艾萨克生活的转变部分归功于她参加的一个为社区志愿者开办的新创培训课程。课程名为“HIV预防、治疗与支持”,其目的是帮助HIV感染者及其家庭和医护人员找回与疾病抗争的力量。该课程于2006年启动,由国际联合会、世界卫生组织和南部非洲艾滋病信息传播服务机构与一些HIV感染者共同探讨开发。津巴布韦卫生与儿童福利部、国家艾滋病委员会、CONNECT(一个福利组织),Center计划(一个HIV计划),以及肯尼亚与津巴布韦红十字会共同对该培训课程进行了现场试验。

课程内容现正被译成16种语言,而且此项目也将被介绍到南部非洲的其它九个国家以及全世界。

普丽西拉说,这项培训课程加深了她对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患者需求的了解,这些治疗是由政府、援助组织或者私人企业提供的。她说:“尽管我们在参加这项培训计划之前,已经在鼓励这些家庭养成正确的卫生习惯,并确保被照料者获得均衡膳食。但我们意识到,在接受药物治疗之前他们需要的是足够的食物。”

“更重要的是,要确保你所照料的人得到内心的平静;要让他们了解向其家庭成员坦露实情有更多好处,这样做就能够得到他们应得的照料和支持。”

由于津巴布韦公共服务机构的负荷过重,HIV感染者必须依靠他们的家庭和邻居。但是这需要人们公开他们的HIV病情。艾萨克说,这项计划帮助他更加坦诚地对待妻子。他说:“这对于我们两人都很有帮助,因为她是HIV阴性,而我是阳性。既然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使用安全套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人们以前总认为只有性工作者才使用安全套。”

他补充说,对于夫妻而言,一起接受检测或者至少向对方透露自己的病情是很重要的,这有助于他们帮助对方避免危险并健康地生活。他说:“当我病得厉害的时候,是我妻子在照顾我。如果她不知道我生病的原因,这就麻烦了。”

艾萨克还指出,按时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对于减少感染症状和提高生活质量非常重要。艾萨克说:“我们的红十字治疗指导员强调要坚持按时服药。有些人只是随意服药,还有一些人曾和朋友分享药品。我妻子在这方面起了很大作用,她总是提醒我按时服药。”他又补充说,这使他有足够的体力工作。“我希望自己能活到孩子们完成学业。”

普里西拉说,一本分为8个部分的课程手册能够帮助志愿者更快地采取应对措施,其内容涉及治疗、姑息治疗、对医护人员的照料、咨询、营养,以及感染病毒后如何积极生活等。

她说:“这套培训计划可以作为参考。每当我们有问题需要解答,我们就看这本手册而不是等待总部官员的指导。”

世界卫生组织的伊夫琳·艾萨克(Evelyn Isaac)说,这套培训计划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针对的是HIV感染者及其居住的社区,并且与卫生服务机构、在社区开展的计划,和致力于对抗HIV的组织相联系。

她说:“它同时也符合‘千年发展目标’所界定的预防、护理和治疗的普遍可及原则,该原则将最终改变全世界所有国家的艾滋病的动态。”

国际联合会南部非洲地区代表处主任弗朗索瓦丝·勒戈夫(Francoise Le Goff)指出,越来越多的感染者能够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这套培训计划可以成为这一趋势的补充。

她解释说:“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易得性正在改变基于家庭的治疗计划的模式,原来它帮助人们死得有尊严,现在它帮助感染了病毒的人们积极生活。这套计划实施得正是时候,它带给HIV感染者以及治疗和支持他们的医护人员及家人力量,并为他们的人道工作提供了更好的支持。”

艾萨克家附近住着32岁的滕达伊(Tendai),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2003年患病,2004年检测出结核阳性。她与父母及其兄弟姐妹四人留下的十个遗孤住在一起。生活对于滕达伊和她70岁的母亲而言一直十分艰难,她们只有卖掉家中的役畜才有钱买食物,但因而却又减少了家庭的农耕收入。

过去,滕达伊只在感到不适时才吃药。但是滕达伊的红十字治疗指导员告诉她应当坚持按时服药。

如今她已经回到市场上,有足够体力来卖芒果补贴家用。

 


家访(比如去探访这个住在乌干达坎帕拉北部一个村子里的带着八个孩子的寡妇)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基于家庭的治疗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 HEINE PEDERSEN /丹麦红十字会

 

 

 

 

 

 

 

 

津巴布韦人的生存状况

津巴布韦有1300万人口 。
男性和女性的期望寿命分别为34岁和37岁。
83%的人口每天靠不到2美元生活。
110万17岁以下儿童由于艾滋病成为孤儿。
来源: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

 

 

 

 

 

 

 

 

 


© TAPIWA GOMO / 国际联合会

塔皮瓦·戈莫(Tapiwa Gomo)
塔皮瓦·戈莫是国际联合会南部非洲的地区信息代表。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