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放眼世界的博物馆

 

仿制的食品券、面包做的圣礼容器、监狱的镣铐、截肢锯,这些只是日内瓦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5万多件藏品中的几例。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自1988年开放以来已经收集了丰富的实物和资料。这些收藏回溯了世界上第一个人道组织从成立到现在的历史。为了搜集这些藏品,博物馆向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成员寻求支持。各成员积极响应,将有历史意义的物品以及见证他们人道行动的实物移交给该博物馆。

运动成员之一的国际联合会将一些收藏存放到这个博物馆,藏品包括一个独特的海报系列,收集的是各国红会在1945至1990年间印制的6000多张海报。这些海报来自120多个国家,表明了运动的普遍性,同时记载了各国红会发起的包括血液采集、疾病预防、招募志愿者、紧急救援等多项活动。

这些海报一直是红十字与红新月杂志“我们的收藏”专栏中的内容,并定期成为博物馆展览的重要部分。以事故预防、吸烟、筹资或宗教形象等为主题的展示为介绍20世纪下半叶各国红会所开展的工作提供了引人入胜的视角。

收藏的文献远不止海报,该博物馆还搜集邮票、照片、影片,以及工作文件和救援物品。曾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馆留存的国际战俘局1914至1918年间创立的卡片索引是常设展览中的典藏精品。有历史意义的展品和现当代的展品互为补充,前者见证了红十字红新月早期的活动,后者则通过一袋米或一个血袋,一个捐款箱或一个急救箱展示了运动近期的行动。

爱的劳动

该博物馆还有一个引以为豪的独家收藏,藏品是受益者(主要是被拘留者)送给为其带来援助之人的物品。并排陈列的是看似毫不相关的展品:巴勒斯坦被关押者做的清真寺模型,柬埔寨难民画的画,萨尔瓦多社区绣的一张毯,印度尼西亚被拘留者制作的煤油炉。这些表达谢意的纪念品是援助提供者与接受者之间紧密联系的动人见证。这些物品常常由重复利用的材料制成,既体现了制作者的聪明才智和坚强毅力,也可由此瞥见他们艰苦的生活条件。这一收藏最初是为1992年的一次临时展览收集的,多年以来又不断吸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和其他运动工作人员收到的礼物作为藏品。

馆藏精品按严格的保管标准收藏,确保可以长期保存。但是,保存本身并非其目的,保存是为了在博物馆的常设展览或临时展览中,在运动的出版物里或是在其网站上(www.micr.org),公开展示这些藏品。从这一期起,红十字与红新月杂志将在封底轮流刊登这些海报与或特别或普通的实物,让读者有机会看到该博物馆的珍贵收藏。

今天留给明天的财富

该博物馆既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丰富遗存的宝库,也是运动正在开展的行动的明证,它为后代记录下今天的行动。为此,该博物馆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政策,搜集表现当前人道行动各个方面的藏品。虽然博物馆位于日内瓦,靠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际联合会的总部,但它收集来自各大洲的实物、文献和影像,还有运动在战争时期与和平时期所展开工作的例证,力求反映运动的地域和文化多样性。它致力于建立与各国红会的联系,从那儿征调藏品,比如海报、照片、影片、救援物资、人道工作者及其受益者的见证记录等等。

有了运动中各成员的努力,特别是国家红会的支持,博物馆可以继续拓展它的收藏,这些构成了我们共同的财富。

帕特里克·奥德赛(Patrick Auderset)
帕特里克·奥德赛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藏品搜集和保管项目负责人。


©THIERRY GASSMANN / ICRC

藏品数据一览

• 代表200个国家
• 11000张海报
• 9000幅照片
• 3000件实物
• 2000部影片
• 25000枚邮票
• 10000枚奖章


1870至1871年法德战争期间,帕泰医生(Dr Patay)在法国海军服役时使用的医药箱。本馆藏品(帕泰家人遗赠)。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

摇椅

“我最后的几次探视期间,一个被拘留者送给我这把小椅子,这是他们国家常见的一种椅子。他说:‘既然我们在这儿没法给你找到一个舒适的座位,那么我希望这把椅子会解除你的疲乏。’”

“的确是这样,探视时,代表们从一个牢房到另一个牢房,但是那里只有床和床垫,没有可以坐的地方。这把椅子是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给被关押者的援助物资(奶粉,肥皂,牙膏)包装袋上抽出的一根根黑白线编织成的。”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在日内瓦的一次题为“无声之物”的临时展览上,一个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的口述记录。展品为1900年至1992年间监狱和战俘营里的被关押者制作的物件。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