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印度:丑化、
歧视和艾滋病

 

印度艾滋病感染者人数仅次于南非和尼日利亚。自我满足、愚昧无知和社会保守主义阻碍着控制艾滋病蔓延的努力。

 

我们的车从印度最大的艾滋病医院门前驶过。丹巴拉姆(Thambaram)医院位于印度南部城市金奈(Chennai),男女老少正成群结队地沿着车道,朝医院里的几栋单层砖结构建筑走去,他们或是去看病或是去探望在这儿治病的亲属。

这所政府管理的医院1937年开办时是一处结核病疗养所,1993年以来也开始诊治艾滋病感染者,现每天接诊近800人,许多人都来自200公里以外的地方。

医院副院长钱德拉·塞克兰(Chandra Sekaran)说:“看病的人来自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各地及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和卡纳塔克邦(Karnataka)等邻近省份。我们不拒诊。如果床位不够了,就安排他们睡在地上。”

在充斥着丑化和歧视现象的保守的印度社会,如此宽容的态度即使在医学界也是不多见的。

我们在印度红十字会中心的门前下了车,那儿的项目协调员尚塔·迪亚斯(Shanta Diaz)快50岁了,但精神饱满,她告诉我连找个为她开车的司机都很难。

“已经有两个人拒绝了我,因为他们不愿每天送我去医院。一个电动三轮车司机坚信他只要一进医院的大门就会感染上艾滋病。”

护理和营养

迪亚斯是一名专业营养师,她的小组共有七个女人,负责每天供应200份饭,满足病人每日营养需求的三分之一。专门烹制的木豆糊米饭,加入了孜然和腰果调味,在病房里很抢手,病人排起队领取这份医院日常饮食之外的美味。每个月她们还为新入院的人提供近400个装有肥皂、毛巾和牙膏的卫生用品包。其实,红十字的服务远不限于分发食物和洗护用品。

情感支持和咨询被视为帮助患者重塑生活的关键。迪亚斯说:“人们常常问我,‘我还能活多长时间?’我反问他们,‘你希望活多长时间?’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坚持抗逆转病毒治疗,注意饮食,呵护自己,他们的CD4阳性T淋巴细胞数就会上升,他们就能继续活下去。”

但她提到妇女的状况更加困难。对90%的妇女来说,唯一的风险因素是她们结了婚。她们中很多人一旦被诊断为艾滋病感染者,就被将病传染给她们的丈夫抛弃,也被家人嫌弃。

丑化

马尔蒂是个瘦弱的女子,25岁,但看上去只有15岁,她刚刚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她安静地坐在那儿,双眼低垂,女儿维迪亚和红十字的咨询师们在一边玩耍。咨询师们说服了马尔蒂的丈夫让维迪亚接受检查,但现在他已经怒气冲冲地走了,也不清楚他明天会不会来看结果。

马尔蒂将同其他妇女一样住进病房,很少有人会来看望她们,病房中充斥着强烈的绝望感。

另外一个妇女,24岁的拉利塔,盘腿坐在床上,不安地摆弄着她那褪了色的绿纱丽。她丈夫酗酒,常常打她,还把靠劳力赚来的一点钱花在喝酒和嫖娼上。

她竭力忍着泪水,说恨不得把自己和孩子都杀了。

她说:“我丈夫已经回到村里了,他会跟每个人讲我们得了艾滋病。我回到村里,就会人见人躲。没有人会跟我说话或者跟我的孩子玩耍。我也害怕来例假或不小心被割伤时把病传染给他们。”

许多妇女都在怀孕或哺乳时毫不知情地把病传给了孩子。

在一旁的儿童病房,瓦桑蒂陷入深深的忧郁。一周前,十岁的儿子拉维确诊感染了艾滋病。她和丈夫测出HIV阳性已有好几年了。现在,丈夫正经受慢性腹泻的折磨,她自己也常常胃疼。她说她住在安得拉邦,因为那里的医生拒绝给他们进行抗逆转病毒治疗,她只好来到丹巴拉姆医院。

打破医务界的沉默

在印度,医院和医生常常不愿意诊治艾滋病感染者。丑化现象不分阶层普遍存在。

巴拉来自一个殷实的中产阶级家庭,取得了金融学学位。他从未想到自己会感染上艾滋病。然而,在被金奈一家私人医院拒诊后,他住进了丹巴拉姆的姑息疗法病房,正经受着胃溃疡和体重急剧减轻的折磨。他在枕头下压了一本圣书,还说要劝朋友们“采取安全性行为”。

据钱德拉·塞克兰医生说,很多医院因为不愿意治疗或是不知道如何治疗而把碰到的艾滋病病人推到这儿来。他认为家庭内部、工作场所和医务界中所存在的丑化和歧视现象是遏制艾滋病传播的最大障碍。

由于印度艾滋病疫情仍在加剧,丹巴拉姆已经开始为全国各地的医生提供住院实习机会,这样他们就可以为各自医院和手术室中不断增加的患者提供更好的诊治。

加大工作力度

印度的艾滋病感染者人数超过250万。世界上每16名艾滋病感染者中就有一名在印度。国际联合会的艾滋病特别代表穆凯什·卡皮拉(Mukesh Kapila)警告说:“印度的艾滋病若得不到控制,全球的艾滋病疫情就不可能得到控制。”

2006年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国际联合会发动了一个全球联盟,加大工作力度,从而在中低收入国家中,成倍增加了红十字与红新月艾滋病项目的直接参与者与受益人。

艾滋病已经成为印度红十字会在公共卫生方面的首要工作。然而,像丹巴拉姆医院开展的那种治疗与支持项目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工作主要集中在通过青年同伴教育进行预防上。

当前,印度红十字会正在卡纳塔克邦、安得拉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和泰米尔纳德邦这四个艾滋病高发省份及抗艾滋能力极弱的北方邦开展工作,为600个行政区中13个区的520所学校培训年轻人,建议其将保持节制、忠诚以及使用安全套等纳入生活技能培训课中。此类教育项目也在工厂工人和监狱被关押者中间开展。

该地区的其它国家红会也已经将同伴教育项目的范围扩展到主要的易受影响人群——同时也是艾滋病的传播人群,如吸毒者,性工作者和外来工等。

卡皮拉和国际联合会的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推进工作的方法。他说:“要想有效开展预防工作,就必须在人们感染艾滋病之前积极地找到他们。”

“我们必须清除我们骨子里的保守主义。要记住,帮助被边缘化和被丑化的人群是我们的普遍价值之一。因此,国家红会更加主动地着手解决与艾滋病传播群体相关的问题是十分关键的。”

最近去丹巴拉姆时,他建议红十字加强对离开医院庇护的艾滋病感染者的后续服务工作。例如,有法律专长的志愿者可以帮助他们处理在工作场所遭到不公平辞退和不公正待遇的案例,而同代表艾滋病感染者利益的非政府组织建立伙伴关系可以增强本组织工作的影响力。

卡皮拉说:“丹巴拉姆是一个旗舰项目,但是,红十字的工作要在印度真正富有成效,不仅必须开展更多且更好的预防与支持工作,还需要创新的方法来同肆虐的艾滋病作抗争。”

印度红十字会秘书长阿加瓦尔(S. P. Agarwal)博士说:“如果有更多资源的话,我们可以在更多的学校和地区开展工作。这是我们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我们具有覆盖面广的青年志愿者网络,要充分发挥这一优势。”

 

 

 

 

 

 


金奈,丹巴拉姆医院的工作人员帮助艾滋病感染者充实地活下去。
©所有照片: 克莱尔·杜尔 / 国际联合会

 

 

 

 

 

 

 

 

 

 

 

 

 

 

印度的艾滋病状况


11亿人口
250万艾滋病感染者
0.36%的成年人感染艾滋病
7%的成年艾滋病病人在接受抗逆转病毒治疗
数据来源:联合国协会

 

 

 

 

 

 

 

 

 

 

 

 

 

 

 

“......他们可以充实地生活下去”

 

 

 

 

克莱尔·杜尔(Claire Doole)
克莱尔·杜尔是瑞士的一名自由职业记者。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