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苏丹南部:
在和平中谋生存

 

2005年,苏丹南部长达22年的内战结束,但战争对人们身体与心理造成的创伤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愈合,对穷人来说更是如此。今年年初我们对苏丹南方首府朱巴(Juba)教学医院的访问便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那是1月的一个暖融融的上午,拥有50张病床的朱巴教学医院(大家都称之为JTH),似乎比平时更加繁忙。医院设立了一个隔离病房,用来收治络绎不绝前来就诊的疑似霍乱病人。内科与儿科病房拥挤不堪。在急诊室,医护人员正在处理一起车祸中的伤者,这是当天数起车祸中的第一起。

看着憔悴的病人躺在急需重新粉刷的病房内的铁架床上,注视着清洁工清扫走廊时扫帚下腾起的灰尘,呼吸着人们散发出的各种气味,我们便可察觉,虽然战争早已结束,但冲突给原本就贫困不堪的社会所带来的破坏却是毁灭性的。

外科病房的住院病人中,有几个被枪打伤的男人,还有一个是被矛刺伤的。一个叫拉里莎的女子,一条腿已被截肢。她躺在床上,脖子上挂着一条细细的彩珠项链,正往裹着绷带的残肢上喷洒廉价香水。她旁边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和她的孩子,母子两人都在村里的部落冲突中受了伤。

儿科病房人满为患。母亲们抱着生病的孩子挤在破旧的床上,还有些人铺张毯子坐在地上。病房里挤得严严实实,走动时稍不注意就会踩到躺在地上的孩子。在一片混乱中,患疟疾和痢疾的孩子一动不动地躺在灰色的军用毯或褪色的被单上打点滴。哭闹声掩盖了嘈杂的说话声。当班的只有一个护士,名叫帕特里克,是医学院一年级的学生。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过去14年间一直为朱巴教学医院提供支持。在此期间,许多外科医生、麻醉师、医生、护士以及管理人员都在那儿工作过。他们协助那里的近1000名苏丹当地医护人员开展工作,到护理学校任教并提供管理方面的指导。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仍在向该医院提供一切所需药品和医疗用品,以及供实验室使用的试剂和绷带、外科手套、床单和护士服等非药物类用品。但在战争结束两年后的今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开始削减对其的支持力度,并将于2007年12月从朱巴教学医院撤出,由南方政府卫生部接管。

该院院长萨穆埃尔·绍伊(Samuel Salyi)对这一前景感到担忧。他说:“罗马非一日建成。人们刚刚摆脱战争,还需要时间来恢复;他们尚未抚平战争带来的创伤。”

世界银行正通过其“多边捐助信托基金”向该医院投入上千万美元用于翻修。不过,绍伊最担心的不是基础设施而是人手短缺。“流散在各地的医生仍然不愿回家,”他说道,语气中流露出一丝失望。整个战争期间,他都留在朱巴。

医院唯一的放射科医生是另一个坚守岗位的人。1983年战争爆发后,他把家人送到了乌干达,自己返回了医院,整个战争期间都坚守在岗位上。他说:“如今,需求在不断增长。街上车多了,相应的事故也多了。同时,人也多了,我们每天要拍30张X光片。”他也担心象自己这样的老一批医护人员渐渐老去后,会不会没有年轻人顶上来。他说:“我已经跟政府反映过了,请求他们派新人来,我们老一辈人很快就力不从心了。”

另外,许多医护人员在冲突中经受了精神上的创伤,似乎仍处于深深的不安之中。在医院工作了多年的克里斯蒂娜·阿孔戈修女解释说:“有些护士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正独自拉扯着孩子。”

医护人员的缺勤现象也很普遍,或是去打第二份工增加收入,或是去种粮食养家糊口。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项目经理路易丝·维耶尔曼是在朱巴教学医院工作的15名外籍人士之一,她说:“战争摧残了人们的灵魂。”

医院由政府管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起辅助作用。除了鼓励苏丹当地同行认真对待工作以外,委员会工作组能做的很少。外科护士克莱尔·格里普顿问道:“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希望,你怎能激发起他的热情来呢?”在一个缺乏治病救人责任感的文化氛围中,每一个小小的进步都是一个胜利。

比如说,看到一位患结核的9岁小女孩,在长时间的病恹恹之后,终于坐了起来,并饶有兴味地观察周围的事物,这一天就很有意义。得知儿科病房的婴儿死亡率从7%降到了5%也让人感到一丝欣慰。而看到病人在观看临时放映的电影《狮子王》时露出高兴的神情,更是一个值得回味的时刻。在儿科病房工作的21岁学生帕特里克表示,他背井离乡地在乌干达漂泊期间,参与了艾滋病防控活动,并在那时下定决心从事医务工作。2005年,他回国后与15年来未曾谋面的父亲一起生活,并很快就进入朱巴教学医院的护理学校学习。他说:“我是自己决定回来的,帮助他人是我发自内心的愿望。”

急救区那边还等着一大群人。天色已晚,但这里仍然如同上午一样繁忙。一位老妇人,头枕在儿子的腿上,在露台的阴凉处躺着,奄奄一息。又一起车祸的受伤者正在等待收治。旁边的一棵树下,病人的亲属们在燃起的火上搅动着锅里的饭菜,并为露宿做着准备。日近黄昏,看着人们忙活时亲密无间的场面不禁让人想起威廉·佩恩(William Penn)的动人话语:“我期待渡过一生/但只一次/只要我能做任何善事/或能向我的人类同伴展示一点善心/那么让我马上就做吧/不要耽搁延误/也不要疏忽遗忘/因为/我无法重新来过。”

这似乎是一首恰如其分的赞歌,献给那些为帮助苏丹长期内战的受难者已付出良多、以及正在帮助其在和平中谋生存的人,献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们和苏丹当地的工作人员。

也许可以用挪威护士图丽德·安德烈亚森(Turid Andreassen)的话来作这个故事的结语。谈到自己在朱巴教学医院的工作时,她说:“做这个工作,不但要运用你所有的护理技能,也要运用你作为一个人所拥有的一切。”


朱巴教学医院。
©BORIS HEGER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一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外科医生在实施膝关节手术。
©BORIS HEGER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为将来作准备
  • 朱巴教学医院现由苏丹南方政府卫生部负责管理。至于医院未来的长期管理,该卫生部正考虑雇用管理公司。
  • 朱巴教学医院的经费由未来三年拨给卫生部门的共计2.2亿美元的政府资金来保障。
  • 随着苏丹本地医生的受聘和上岗,内科、儿科和妇科等主要科室的专家聘用工作已经完成。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2007年底撤出的条件已成熟。

 

杰西卡·巴里(Jessica Barry)
杰西卡·巴里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传播代表。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