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简讯


柬埔寨:打击人口贩卖

柬埔寨的波贝镇(Poipet)位于泰柬边境,是众人皆知的贩卖人口的集散地。日前,柬埔寨红十字会率先发起一项特别行动,旨在同波贝和遍布东南亚地区的这种现代奴隶贸易展开斗争。柬埔寨红会负责打击人口贩卖的项目协调官孙·甘哈(Sun Kanha)表示:“不管什么原因,我们都必须直面这些交易。单单道德上的说教于事无补。该行动的重点是在柬埔寨西北的班迭棉吉省(Banteay Meanchey)和柬埔寨东南靠近越南的柴桢省(Svey Rieng) 开展预防、提升公众意识以及向妇女和儿童提供援助等方面的工作。”柬埔寨境内大部分的人口贩卖是为了性剥削。然而,另有一些人由于赌博或负债陷入抵债劳务的骗局。虽然尚无可靠数据,但据不同组织估计全球范围内每年有50万至400万人被拐卖。


©MARTIN O’BRIEN-KELLY / 国际联合会


国际联合会主席会见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国际联合会主席胡安-曼努埃尔·苏亚雷斯·德尔托罗(Juan Manuel Suárez del Toro)于六月在马德里举行首次会面,探讨了他们共同关注的人道问题。双方就非洲、气候变化和人口迁移交换了意见。对联合国秘书长而言,气候变化的影响是其“个人的优先考虑事项”。国际联合会主席表示,国际联合会已经全身心投入到帮助世界各地人民迎接这一新挑战的工作当中,并正通过降低风险和备灾救灾等工作提高人们快速应对的能力。苏亚雷斯主席还说明了基于红十字红新月核心行动领域的国际联合会全球议程是如何同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保持一致的。


©国际联合会


乍得:雪中送炭

武装叛军和政府军间的冲突迫使许多乍得人舍弃即将收获的庄稼,四处逃命。政府军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支部队保护同苏丹接壤的东部边境的平民居民,边境地区的居民处境堪忧。此外,过去六个月间,宗教部族间冲突又起,不安全局势进一步恶化,更多的人流离失所。另外,平民居民还受到由苏丹进入乍得的越境袭击的侵扰。

考虑到营养不良正在威胁大部分流离失所的乍得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乍得红十字会联合发起了一项重要的救济行动,主要提供食物、种子和工具,以及住所加固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阿娜希塔·卡尔(Anahita Kar)说:“完成这些物资发放的压力很大,因为雨季即将来临,并将从六月底一直持续到十月。一旦雨季来临,就几乎无法接触急需救助的人。所以我们正努力向大量的流离失所者送去援助,他们经历过多次迁移,已经无力应对。”

目前,约有13万乍得人流离失所,还有约23.5万名自2003年达尔富尔爆发冲突以来进入乍得定居的苏丹难民。


©MARTIN VON BERGEN/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秘鲁:悲惨大地震

8月15日,一次强度为7.9级的地震袭击了秘鲁中部地区,造成500多人丧生,成千上万人无家可归。地震毁坏了道路,阻碍了救援工作的开展。为支持秘鲁红十字会的救援和救灾工作,国际联合会立即从其紧急救灾基金中调拨25万瑞士法郎。另外,国际联合会的泛美救灾队也调派了灾害防控代表前往灾区,并提供帐篷、塑料布、毯子和塑料桶等救灾物资。


©路透社 / MARIANA BAZO,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关塔那摩

自2002年1月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就一直在探视古巴关塔那摩湾的被关押者。目前,那里关押着来自约30个国家的近390名被拘留人员。截至2006年12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促成被拘留者同其家人间将近两万八千封红十字通信的传递。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所有从关塔那摩湾转移到第三国的被拘留者的情况进行跟进,特别是当他们在第三国再次遭到逮捕时。该组织致力于在新的拘留场所探视被拘留者,以确保其待遇和拘留条件符合国际法的要求。必要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将在被拘留者获释时向他们提供衣物和交通工具使他们得以回家。

2007年4月5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雅各布·克伦贝格尔结束了在华盛顿与美国官员们举行的会谈,与会的美方成员有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蒂芬·哈德利(Stephen Hadley)及其他政府高官,会谈主要讨论了与拘留有关的事宜。克伦贝格尔先生表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美国当局间的对话是有益的,但他同时也强调,对在反恐战争中被抓获或被逮捕之人的拘留,必须在适当的法律框架内进行。他还特别强调了进一步加强程序性保障的必要性,特别是在关塔那摩湾和阿富汗的巴格拉姆(Bagram)。虽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欢迎任何有利于澄清关塔那摩被拘留者前景的进展,但它认为目前并没有一个适用于处理被拘留者地位问题或是其被拘前景的法律框架。

关于在秘密地点关押的被拘留者,克伦贝格尔先生表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仍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那些据认为已被捕的人。

 


©路透社 / JOE SKIPPER,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特大洪水造成数千万人口受灾

2007年年中,孟加拉国、中国、哥伦比亚、印度、印度尼西亚、尼泊尔、巴基斯坦和苏丹等国遭遇了数十年不遇的特大暴雨,受灾人口达几千万。据估计,南亚有3千5百万人受灾,其中印度有1千4百万。在印度受灾最严重的比哈尔邦(Bihar),多达7万户房屋被毁。在金融中心孟买,数以千计的灾民蹚着没膝的洪水艰难前行;在其它一些地方,人们或是遭蛇咬了,或是被压在家中坍塌房屋的瓦砾下面,或是溺水身亡。印度的农业收成将会受到洪灾的严重影响。在中国,夏季的洪水导致2亿人口受灾,受灾人口之多,令人瞠目结舌;其中约有700人丧生,至少5百万人被迫转移。在国际联合会的支持下,全世界的国家红会发放了基本救灾品,转移了受灾群众,并提供了急救服务。

 


©路透社 / RAFIQUAR RAHMAN,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所罗门群岛得到太平洋地区伙伴们的帮助

四月,在所罗门群岛遭到地震与海啸袭击后,整个太平洋地区都伸出了援助之手。由澳大利亚、汤加、新西兰与瓦鲁阿图等国组成的一支国际团队与所罗门群岛红十字会的同事们携手应对灾民们对食物、水、临时居所的迫切需求,并对他们的长期需求做出评估。零散居住在西部岛屿上的上万名受灾群众逃离了沿海的村庄,到山上避难。他们害怕会有更多灾难,不愿回到自己的房屋、田地与捕鱼场。国际联合会后勤代表、汤加红十字会秘书长西奥内·陶莫埃法劳(Sione Taumoefalau)曾在印度洋海啸后去亚齐(Aceh)工作过,他认为人们需要时间来重塑自信。他说:“我们应对的不仅仅是物质方面的问题,还需要从其它方面来帮助大家。”他对所罗门群岛灾民的灾后恢复和未来的备灾能力很有信心。他说:“在亚太地区,我们必须作好备灾工作,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灾害多发地带。”

 


©ROSEMARIE NORTH / 国际联合会


莫桑比克:早期预警

二月,当飓风法维奥(Fávio)横扫过莫桑比克伊尼扬巴内省(Inhambane)时,莫桑比克红十字会已是严阵以待了。

志愿者阿妮塔·瓦尼塞拉说:“我们向人们发出了预警,建议他们加固房屋,固定房顶,并叫他们把孩子留在家里,别去上学。房屋是被毁坏了,但没有人丧生。”

2002年,在一场造成700人死亡的毁灭性洪灾之后,莫桑比克红会的备灾项目在伊尼扬巴内开始启动,旨在利用简单的技巧向社区发出灾害将至的警报。该红会项目在每个社区培训五名志愿者,并为他们配备用来传达飓风警报和应对灾害的无线电收发装置和哨子。这些灾害委员会也在急救服务、受益人确认及需求评估等方面提供帮助。

阿妮塔·瓦尼塞拉解释说,无线电收发装置是预警系统中的关键部分。她说:“我们预报飓风就要来了,人们一开始并不相信,问我们是怎么得到上帝的启示,了解到天气变化的。于是我们遵照红会的指导,将社区里的人们划分成小组,然后把无线电收发装置带到每一个小组,并播放政府广播,这样人们就能亲耳听到广播里是怎么说的了。”各地方红十字分会也通过使用喇叭和访问学校来帮助向群众发出警报。

飓风过后,国际联合会派出紧急卫生队以及用水、救灾、后勤和电信等领域的专家支援莫桑比克红会向灾害幸存者提供紧急援助。

然而,应对灾害的钥匙是握在莫桑比克人自己手中的,莫桑比克人也下定决心要增强其自身的抗灾能力。瓦尼塞拉说:“红会让我们知道能为自己做什么。今年我们感觉安全多了。作为地方委员会的成员,我们有责任看护自己的社区。我们能够提供帮助,因为我们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国际联合会


黎巴嫩:悲恸中的红十字

6月11日,当黎巴嫩军队在巴勒斯坦难民营与“伊斯兰法塔赫”组织作战时,从难民营里飞出的炸弹碎片击中了黎巴嫩红十字会的车辆,两名黎巴嫩红十字会志愿者遇害,另有一名受伤。这起悲剧性事件发生在黎巴嫩北部紧邻巴里德河(Nahr el-Bared)营区的阿拉伯塔(Burj el-Arab)的黎巴嫩红十字会急救站附近。25岁的布洛斯·米马里(Boulos Meemary)是哈勒巴(Halba)急救中心的负责人。他在2000年成为黎巴嫩红十字会的志愿者。26岁的海赛姆·苏莱曼(Haitham Sleiman )也在哈勒巴中心工作。他在2003年成为黎巴嫩红十字会的志愿者。

5月底,巴里德河难民营爆发了战斗。自那时起,供电就中断了,干净的水也难以见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黎巴嫩代表处主任霍尔蒂·赖希·库尔科(Jordi Raich Curco)说:“我们对身陷难民营的那些人的苦难深表关切。”6月初,尽管战事激烈,巴勒斯坦红新月会与黎巴嫩红十字会的营救小组,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协作,成功地从难民营中撤出了35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及其运动伙伴与联合国难民救济与工程处及其它联合国机构紧密合作,进行食物、饮用水、蜡烛、卫生包和毯子的分发工作。

在黎巴嫩南部的艾因赫勒韦(Ain el-Hilweh)难民营也爆发了猛烈的战斗,许多巴勒斯坦家庭被迫到附近的西顿(Sidon)市避难,这也促使运动作出更多人道努力。

 


©路透社 / JERRY LAMPEN,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斯里兰卡:悲恸中的红十字

32岁的辛纳拉萨·尚穆加林加姆(Sinnarasa Shanmugalingam)和26岁的卡蒂凯苏·钱德拉莫汉(Karthekesu Chandramohan)在斯里兰卡红十字会拜蒂克洛(Batticaloa)分会工作了多年。他们在科伦坡参加斯里兰卡国家红十字会组织的一个培训讲习班。6月1日,他们在科伦坡城堡(Fort)火车站等车返回拜蒂克洛时,被不明身份的人绑架。6月2日,他们的尸体在拉特纳普勒(Ratnapura)省基里埃拉(Kiriella)的敦巴拉(Dumbara Estate)被发现。

斯里兰卡红十字会总干事内维尔·纳纳亚克拉(Neville Nanayakkara)表示:“我们对这起残忍的谋杀感到震惊,并向死者的家人和同事表达我们诚挚的哀悼。”同时,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呼吁斯里兰卡当局对这两起谋杀事件立即进行全面调查。它也提醒冲突各方,国际人道法规定禁止谋杀,冲突各方必须尊重人道机构的工作,避免任何危及人道工作者或人道活动的行为。

在这之前的几个月中,斯里兰卡安全部队与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之间的战斗在该国北部与东部地区持续。然而,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将继续开展与冲突有关的工作及海啸之后的工作。

 


©JESSICA BARRY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阿富汗:更多痛苦

阿富汗人民在近30年的战争中经受了巨大的、似乎永无休止的痛苦。当前,冲突仍在激化和蔓延,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在纪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常驻阿富汗20周年之际,行动部主任皮埃尔·克朗恩布尔向所有参与人道行动的阿富汗人,特别是向那些多年以来依靠自己的力量管理医院的外科医生和护士,以及阿富汗红新月会的11000多名志愿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派驻人员(62人)和当地雇员(超过1100人)致以敬意。他说:“我们的工作之所以比4年甚至2年前更有成效是因为我们加强了与阿富汗红新月会的合作伙伴关系。”

路边炸弹袭击、自杀性袭击、定点清除、持续且强烈的空袭以及日益频繁并已扩散到全国各地的军事行动等一系列事件愈演愈烈,导致阿富汗人道局势日益恶化。敌对行动已导致人们不断迁移,特别是在时常发生战斗且战事尤为激烈的坎大哈(Kandahar)附近的南方地区。冲突的升级导致战争中的受伤人数显著增加,当地居民中普遍存在一种不安全感,并且这种不安全感还在不断加深和蔓延。克朗恩布尔表示:“当前,在该国绝大部分地区,普通阿富汗人最关心的是如何远离冲突地带,如何避免身陷暴力冲突中。”

接下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继续对34个拘留地点的近7000名被拘留者进行探视,并继续为流离失所者提供援助。至关重要的假肢康复工作也在继续,1988年以来,已有76000多人得到了治疗,其中32000多人是已截肢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继续在阿富汗的一些最贫困的城镇街区实施改善水供应的行动。

 


©LORENZO MERLO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俄罗斯:结核用药时不再作弊

俄罗斯红十字会护士叶连娜·科罗廖娃说自己见识过病人们逃避服用结核药的各种方法。“有个病人等我一扭头就把药片吐出来,药物的副作用让他难以忍受。经过跟他多次交谈并对他精心照料,我们成了朋友,他也不再作弊了。他认为是在为我服药,但实际上他是为自己的身体服药。”遵医嘱服药的好处还不止这一点。不完成用药的患者有产生多重耐药病菌的危险,导致其需要时间更长和费用更多的治疗,感染其他人的机率也随即增高。俄罗斯红十字会在别尔哥罗德镇(Belgorod)及其周边地区开展的项目,旨在减少不按国家卫生机构的规定完成治疗的患者的人数。在帮助患者完成往往十分痛苦的用药计划时,交流和社会心理支持至关重要。俄罗斯红十字会还提供食物包。在短短四年多的时间里,该地区用药作弊的患者比率已从28%下降到4%。


在朱莱达提供帮助

2004年开放的朱莱达(Gereida)难民营接纳的难民人数超过13万,他们是从遭受袭击的苏丹达尔富尔南部村庄逃出来的。作为唯一在朱莱达难民营开展大规模活动的人道组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非常繁忙,每月按定额向流离失所者发放高粱、扁豆、盐、糖、肥皂和水,以满足他们的基本需求。为了改善营区的卫生状况,还兴建了更多坑式厕所。由来自苏丹红新月会的50名志愿者组成的工作组帮助难民营内的居民将废弃物及牲畜尸体扔到城外新建的垃圾场。在与英国红十字会及澳大利亚红十字会共同管理的治疗与辅助喂养中心,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每周要治疗700多名5岁以下的营养不良儿童。儿童获得驱虫治疗和紧急诊治,还得到维生素补充剂和一种每天提供相当于1500卡热量的特殊配方食品。在难民营的主诊所,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每天提供400例有关呼吸道疾病、痢疾、血吸虫病以及其他疾病的咨询。除了确保满足营地居民的基本需求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向重返村庄的人提供帮助,主要帮助他们恢复农业生产以及确保向他们供水。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担任营养观察员的艾莎(Aisha)说:“我们来到朱莱达已经快三年了,现在,因为我有工作了,我们比营地大多数人生活得好,但我们还是想尽快回到自己的村子里去。”

 


©BORIS HEGER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