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对抗禽流感:有备无患

 

我们怎样才能在不引发恐慌的情况下保持对禽流感的警惕呢?全球各地的国家红会可以在预防禽流感中发挥独特作用,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准备。

 

在印度尼西亚的一处乡村禽类市场里,随处可见明晃晃的屠宰刀、血块和内脏杂碎,看着红十字志愿者们在这分发禽流感防治材料,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尽管距离雅加达以南三小时车程的帕朗库达市场内热浪袭人,但商贩们对拉赫马特·恩杰普和他带来的宣传单反应冷淡。

“接触了肉制品后一定要洗手。”“不要把不同种类的肉存放在一起。”拉赫马特边说边迅速走到另一个摊位,努力回避那些恼怒的目光。那种目光清楚地表明:他像石油大亨舞会上的环保主义者一样不受欢迎。

印尼已有80多人死于禽流感,他们或是食用过受污染的肉,或是处理过受感染的禽类,或是通过禽类的排泄物而感染上了禽流感病毒,这正是拉赫马特沿街宣传而商贩们又不愿面对的事实。拉赫马特正努力的向那些获利不高的禽类商贩们传播公共卫生知识。

寓教于乐

最终,拉赫马特似乎来了灵感,或至少是想起了培训时学到的东西。他挺直了腰板,用清晰、自信、友好的语调,与一个年轻的屠夫攀谈了起来。看来,这种方式起作用了,23岁的卢卡斯·纳里亚尼取了一张海报钉在他摊位的墙上,海报上画着一块鲜美的炸鸡块,旁边写着切实可行的健康忠告。

毕业于当地一所旅游学校的卢卡斯表示,尽管摊位内没有自来水(也没有冷藏设备):“我每天都洗三到五次手,也可能是七次,所有早晨到的禽肉就在当天卖出,不然就扔掉。我知道怎么保证肉的安全。”

“但我不知道要是感染了禽流感该怎么办。电视和广播播了一些相关内容,但那还不够。我该到哪儿去买药?要多少钱?你应该面对面地去告诉所有的人,而不光是跟我们卖鸡的人谈。”

顺路往前走,展玉(Chianjar)红十字分会就是这样做的,而且工作进行得较为顺利。哈里·希达亚带领两名志愿者切琴·苏尔亚纳和戴维·莱斯纳萨尔到学校和村里的公共活动场所举办活动。互动的活动方式吸引了村里的男女老幼,人们时而心领神会地点头称是,时而纵情大笑,时而围着讲解员争抢海报、宣传单以及制作成飞行蛇棋等棋盘游戏形式的卫生教育材料。

我们正驱车前去参加一个为草拟印尼传染病防范计划而召开的组织间会议。途中,国际联合会禽流感项目协调员戴维·西托姆普尔(Dewi Sitompul)说:“互动非常重要,只是简单地把材料分发出去没有什么意义,必须让人们真正参与进来。我们的目标群体是每天和家禽打交道的家庭主妇和接触禽类的商贩,以及在泥里玩耍或是为了好玩而射杀野生鸟类的儿童。”

“你看一下这类[红十字]活动要宣传的信息就知道它是关于基本公共卫生的。因为它推广的是基本卫生知识,所以适用于所有危害健康的流行病。许多人认为,我们穆斯林不会有事儿,因为我们每天洗五次手。但我们还是得强调,每次外出回来都必须洗手。”

印尼之谜

戴维的同事,国际联合会驻印尼的卫生协调员延森(P.G. Jenssen)特别提到,该国的禽流感高死亡率(每102例中有81例死亡,而全球的死亡率低于60%)是一个有待进一步调查的谜。

他说:“医生们能否及时识别禽流感?病人是否及时求医?人们是否为了避免家禽被宰杀而将病禽藏匿起来?对损失家禽的农民进行合理补偿,需要经常地监督这个大问题。”

在印尼,一个最大的挑战是地理条件。该国国土广大,人们生活在散布于安达曼群岛与澳大利亚之间数以千计的岛屿上。印尼卫生部公共交流事务负责人莉莉·苏利斯蒂奥瓦蒂(Lily Sulistyowati)表示,这使得印尼红十字会成为国家疾病防范工作中的关键机构。

谨慎行事

苏利斯蒂奥瓦蒂同时还是防范大流感国家委员会的副主席。她希望有了这个新计划草案后,到2008年,印尼将有能力应对一场大流感的爆发。

她说:“红十字会一直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我们需要他们的志愿者广泛传播我们的四条信息,即:洗手、人禽分离、充分烧煮禽肉以及向村长汇报任何感染的迹象,并帮助提高公众的警觉性。”

这一工作至关重要,一位专家警告说:“在印尼,如果流感病毒变异并传播到人群中,情况就非常棘手了。我们现在离混乱已经不远了。”

该计划包括提高医务工作者的警觉性,这是计划特别重要的一个方面。苏门达腊(Sumatra)的一份报纸曾有这样的报道:一位禽流感感染者的尸体在被转交给其家属前,在救护车上放了一夜。

国际联合会禽流感问题特使皮埃尔·迪普莱西(Pierre Duplessis)表示,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必须谨慎行事:既要将禽流感作为首要和重点问题来关注,又要防止散布恐慌或者叫喊“狼来了”。他将媒体对此缺少重点关注的原因归结为该病毒尚未表现出非常适应人体的迹象。然而,形势尽管令人鼓舞,却依然严峻。

迪普莱西说:“刚好我们这段时间不是太忙,这样我们就能继续巩固我们的防范工作。如果我们能控制住这种在鸟类间传播的流行病,那么或许我们可以说,H5N1型病毒已经消失了。”

“但环境中仍有相当多的病毒活动(散布各处、不断变异的病毒)。1998年以来,在印尼已经发生了2000起不同的鸟类流行病疫情。我们必须记住人类的流行病在上个世纪就爆发过三次,而且极有可能再度爆发,所以我们绝不能放松警惕。”

迪普莱西认为国际联合会及各国红会自2005年以来已在制定禽流感防范计划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同年,世界卫生组织禽流感问题特别代表罗伯特·纳巴罗(Robert Nabarro)在首尔大会上警告说,大流行性禽流感一旦爆发,可能会造成5百万到1亿5千万人死亡。

迪普莱西称:“伤亡人数取决于疫情爆发的强度,但我相信国际联合会及各国红会将会有效应对。人员伤亡当然也将严重干扰我们的工作,如果工作人员缺勤率达到40%的话,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将受到影响。”

可能性很大

国际联合会禽流感项目负责人米罗·莫德鲁尚(Miro Modrusan)表示赞同,他说:“如果我们要成功应对一场流行病的大规模爆发,所有的参与者都需要知道每个人的分工。我们要有全局观念,而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做得还不够。所有人都认为大流感极有可能在今后10年间的某一时期发生,但没有人能预测那将会发生在何时何地、有多大规模。这个建议只是涉及做好准备并界定国家红会在全国计划中的作用。”

虽然各国政府都在采取措施应对禽流感以及大流感的威胁,但在亚洲、非洲以及欧洲传播的病毒,对于较贫穷的国家来说尤其值得关注。因为在这些国家,目前用于应对如此严重问题的基础设施尚不足,再加上又有在后院养家禽的传统,所以难以实施防控措施,如全面的禽类免疫和其他生物安全措施等。


加强公共卫生

世界卫生组织流感项目负责人福田敬二说:“我们能够确定一些将有助于我们迎接大流行病挑战的关键步骤。最大的好处之一是,加大对提升整体公共卫生能力的投入有利于我们有效地利用有限资源并建立起应对其它公共卫生威胁的保护体系。”

世界卫生组织大流感防范计划的核对单为成员国列出了用于评估其准备情况的关键步骤,包括监控系统、病例调查与治疗、疫苗与抗病毒项目,以及维持重要服务的计划。

对全社会的挑战

福田说:“大流行病预防的关键一点是政府公共卫生部门之外其它部门的参与要不断扩大。流行病不仅冲击了卫生部门,还对整个社会构成挑战,因此预防工作自然要求多部门的共同参与。私营企业以及像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一样的专门组织将在流行病防控工作中起到重要的辅助性作用。”

公共卫生工作的首要目标是要确保各国及人民对大流行病的防范工作尽可能完备。媒体的关键作用之一就是让公众知情。

福田说:“对于任何一个较为长期的公共卫生风险,我们可以想见,媒体的关注程度和公众对风险的感知都不尽相同。随着时间的推移,公众对还在攀升的公共卫生风险产生行为适应是正常现象。人们总是不断作出调整并继续生活下去。”但实际情况是,虽然媒体报道时多时少,风险本身以及流行病造成的危险却丝毫没有改变。世界卫生组织的评估认为,大流行病的威胁依然很高。

福田说:“最有效的交流策略就是始终就我们所了解的、不了解的以及大家为协助应对风险所能做的事情进行直接和坦诚的对话。”

产生恐慌的风险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认的H5N1型病毒在人类间传播的病例,只有同一家庭出现多起病例现象引发了对这种可能性的高度怀疑。但是,一旦病毒在人类间传播的情况发生,这种大流行病的冲击将是巨大的。世界卫生组织根据一次中等程度的大流感疫情所作的估计显示,全世界的死亡人数可能在200万至740万之间。世界银行估计,下一次的大流行病将有可能给世界经济造成每年8000亿美元的损失。

由于尚无可靠的治疗方法和疫苗,面对可能爆发的大流感,卫生当局将不得不主要依靠卫生教育、隔离及病例管理等公共卫生措施来防范。大流感一旦爆发,最大的冲击很可能并非来自于感染或死亡人数,而是公众为避免感染的恐慌反应所造成的经济与社会后果。

国际联合会驻亚洲的地区卫生代表阿姆嘎·奥云格列尔(Amgaa Oyungerel)指出,这就是为什么私营企业已率先在“持续性运营”方面展开了工作。她不认为对像禽流感及人类大流感这样“假定疾病”的投入会导致对疟疾或麻疹等现有疾病的忽视。

她说:“一场毁灭性的大流行病会导致我们近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倒退回去。所以政府和企业想要防范其发生并不奇怪,而且对禽流感及大流感研究方面的投入都是新增的款项。”

尚未作好准备

奥云格列尔说,对禽流感的重视已经给东南亚,特别是越南和泰国的卫生体系带来了诸多明显的好处。泰国现已从三年前的零起点步入了该地区流感血液诊断领域的区域领先行列。她也提醒,警惕是最好的防备,因为90%的疾病来自于动物界。人们与动物有密切的接触,因为他们从农村迁出后仍保留着饲养牲畜的习惯(比如在院子里养家禽)。同时,动物还被关在越来越密集的空间里。

“虽然某些国家将禽流感作为引发人类流感的潜在诱因并在遏制其发展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但世界为此作出的防范措施并不令人满意。”

奥云格列尔表示,推广活动有助于加强整体的公共卫生体系。她说:“疫苗和抗病毒药物等医疗问题仍然得到了过多关注。而我们将倡导采取更多基于社区并以公共卫生为导向的防范措施,以及建立起更好的预防机制。”

奥云格列尔称,另外一个风险是对鸡、鸭等的消费不断增长。她说:“随着中国等国家经济的增长,人们手头的钱多了起来,能够改善他们的日常饮食,因此食用的禽类也越来越多。”

有些群体可能面临严重的打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医生埃里克·比尔尼耶(Eric Burnier)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一项职责是提醒各国政府对被关押者及国内流离失所之人等特别易受伤害群体所应承担的义务。”

各种机遇

假如大规模流行病爆发并在人类间传播,传统的国际援助机制很可能会无法运行(由于边境关闭及旅行限制),这使发生疫情的发展中国家不得不独自应付负面的后果。而且世界关注的焦点将极有可能转移到应对流行病上来,从而忽视同时发生的自然灾害或复杂的人道紧急状况。

尽管要避免引发恐慌,各国政府及其它机构可能最终必须作出困难的决定。“遏制”和“隔离”等词汇对坚持公民自由原则的人来说有不祥的意味,但对那些在拥挤的城市中应对流行病的工作者来说,这些可能是最合理的做法。

通过备灾活动,国际联合会发现了一些不曾料想的机会,可以去开展以前从未计划过的工作。

国际联合会的“国际救灾法、惯例及原则”项目从法律准备方面展开颇具开拓性的工作,它可能有助于各国政府在面临大规模灾难或是大范围传染病爆发时采取有效行动。国际联合会国际救灾法协调员维多利亚·班农(Victoria Bannon)说:“关于突发事件应急计划及商业运营连续性方面的讨论已经很多了,但很少有人讨论有关流行病控制措施的法律问题。”由于对国外救济组织缺少法律承认,急需的国际援助可能受到阻碍;海关与税收的手续可能会延迟药品、救济物资及设备的运达;难以获得签证会阻碍援助工作者;而不承认国外专业资格也可能导致有关专家在紧急事件中无法提供帮助。相关机构间可能缺乏协调性,信息也无法共享;同样,还可能存在不遵守人权、人道原则以及质量和责任标准的现象。

班农说:“我们正从国家层面的法律防范措施着眼,制定方针以指导在非冲突性紧急状况下的工作。”

由世界卫生组织及国际联合会共同参与的一项试验性研究的准备工作正在柬埔寨展开。班农说:“我们在柬埔寨的研究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国家的应对,即政府将如何应对。研究也许会表明我们心目中的问题可能并不是什么问题。”

“二是我们检视法律安排,比如如何跨国境运输药品,或是所有有关遏制的问题以及在行动受限时人道工作者如何开展工作。”

“第三个研究领域是政府宣布紧急状态的后果:私立医院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隔离如何实施等等。非典(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揭示了许多道义与法律方面的困境。”班农指出:“这一试验性的研究将帮助我们回答上述一些问题。”

国际联合会特使迪普莱西对棘手的问题作出了坦诚的回答。先是千年虫、非典,现在又是禽流感。对所有这些问题的防备,难道只是给半官方机构创造一些工作机会吗?难道只是对可能并不会发生的事情浪费大量的金钱与感情吗?

他回答道:“在救灾工作中,我们不知道下一场灾难将来自何处。它可能是地震,也可能是洪水,或是恐怖主义行动。我们无从知晓。但我们知道的是,禽流感是一个重大威胁,做好防备工作才是明智之举。这当然不是浪费资源。现在,我们应对各种流行病的防备工作都更加完善;我们从防范禽流感的工作中学到了许多。”



©路透社 / FATIH SARIBAS, COURTESY http://www.alertnet.org

 

 

 

 

 

 

 

 

 

 

 



科特迪瓦,阿比让。一个男孩站在鸡舍旁,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在该地区发现了17只感染了高致病性H5N1型禽流感的禽鸟。
©路透社 / LUC GNAGO, COURTESY http://www.alertnet.org

 

 

 

 

 

 

 

 

 

 

 



在可能发生禽流感地区进行的喷洒消毒剂与普及预防知识的活动中,印尼红十字会的一名志愿者在雅加达附近森佩尔村的一个禽类饲养场分发有关禽流感的宣传单。
©HADI KUSWOYO /印度尼西亚红十字会

 

 

 

 

 

 

 

 

 

 

 

 

 

 


在禽流感恐慌后的一次禽类食品推介活动中,一个韩国女孩正吃着一块鸡肉。
©路透社 / You Sung-Ho, COURTESY http://www.alertnet.org


 

 

 

 

 

 

 

 

 

 

 

 

 

 

 

 

 

 



印尼红十字会的一名志愿者在分发有关预防禽流感的材料。
©Rano Sumarno /印度尼西亚红十字会


 

 

乔·劳里(Joe Lowry)
乔·劳里是国际联合会驻东南亚地区信息代表。

 

 

禽流感知识问答

什么是禽流感?
禽流感是一种主要感染家禽与野生鸟类的病毒性传染病,但在极少数情况下,也能导致严重的人类感染。其中H5N1型病毒对人类最具致命性。
禽流感是如何传播的?
传染源是感染了病毒的禽类(家禽或野禽)。应避免直接接触羽毛、粪便、血液、飞沫或呼吸道分泌物及病禽肉;接触禽类后,应该洗手。
禽流感为何危险?
禽流感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在40%到60%之间。H5N1型禽流感有可能变种并发展为人流感病毒,从而导致全球性流感的大爆发。
什么是大流行性流感?
当一个地区出现的病毒迅速扩散到世界各地时,大流行性流感就爆发了。在上个世纪,大流感曾在1918年、1957年以及1968年发生过。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导致4千万人丧生、世界20%的人受到感染。
它会再次发生吗?
科学家与世界卫生组织预计,与过去的50年相比,人类离大流感再次爆发的时间更近了。
人类感染禽流感有什么症状?
禽流感的症状与普通的季节性流感症状非常相似:发热、肌肉疼痛、咳嗽、呼吸急促及全身乏力。
吃禽肉或是禽蛋安全吗?
食用煮熟的禽肉及禽类制品没有危险。肉应烧透煮熟,食物中不应看到血水或是生的部分。蛋应煮熟或是烧透,绝不能生吃。处理冷冻禽肉是不安全的,因为病毒仍可以存活。在处理过解冻的禽肉后,要用肥皂洗手并用水及洗涤剂清洗工作台面。
怎样做才能保护自己不会感染禽流感或人流感呢?
基本的卫生措施就是最好的保护措施,如经常洗手、咳嗽时捂上嘴、避免接触病禽和死禽,以及确保禽肉与蛋煮熟烧透等等。
有禽流感疫苗吗?
有,但只是针对禽类的。疫苗仍处于研制阶段,尚无经证实对人类安全有效的疫苗。原型疫苗即将面市,但生产足够的疫苗还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到那时,疫苗可能又无法有效抵御禽流感了,因为病毒的基因组成经常变异。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