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超越反地雷行动: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应对武器污染的方式

 

第30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的成果之一是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各国加强对平民的保护,反对不分皂白地使用武器和弹药并降低由此造成的影响,同时强调需应对战争遗留爆炸物和集束弹药的人道影响。除法律层面的努力外,运动还开展行动,努力减轻武器污染引发的人道影响。

 

冲突结束后,遗留下来的最常见的武器有哪些,这些武器又是如何对人们产生影响的呢?国际人道法对诸如地雷、集束弹药以及路边炸弹有何规定呢?并且运动能在受武器污染的环境中实施哪些行动以减轻影响呢?

2007年10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内罗毕举办了新的武器污染培训课程,以上这些问题只是20多名参加者需解决问题中的少数几个。参加者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资深管理人员及来自各个领域的专家,这表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减轻武器污染对人类的影响而开展的活动具有跨领域性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日内瓦的武器污染部门负责人及此培训课程主任本拉克表示:“这门课的主要目的是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管理人员和决策者对武器污染问题有一个基础但准确的理解。有些武器常常在冲突结束很长时间之后仍持续造成人员伤亡,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动员、激励和支持运动为减轻这些武器的影响做出卓有成效的贡献。”

战争遗留爆炸物

在20世纪80年代末阿富汗冲突中出现的国际人道反地雷行动部仍相对年轻。正如拉克所说,传统意义上,反地雷行动仅限于排雷与警惕地雷危险两个方面。他说:“‘反地雷行动’这个术语的范畴非常窄,而且从很多方面来讲它已经过时且具有限制性。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已超出这一范围,因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始使用‘武器污染’这个词来更准确地描述武装冲突留下的污染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采取灵活创新的方式至关重要。只是一味坚持普及知识与排雷是没用的。”

尽管地雷问题是促成反地雷行动部设立的原因,但一直以来都很清楚的是,地雷问题只是一线地区诸多问题中的一部分。武装冲突留下了各种各样的“战争遗留爆炸物”,包括迫击炮、射弹、手榴弹、导火索、集束弹药以及许多其它未爆炸或被遗弃的武器。

这类致命遗留物不仅持续造成人员死亡和重伤,还切断了人们获取基本用品和服务的途径,使经济活动陷于瘫痪并阻碍了和解。

例如,在柬埔寨,未爆炸武器持续造成那些以捡金属废片为生之人的死伤。在安哥拉,大量的地雷严重阻碍了流离失所的平民重返家园。在巴尔干,看上去酷似玩具的导火索和手榴弹仍继续造成发现它们的儿童残疾或丧生。在老挝冲突结束30年后,耕地的农民仍经常被埋于地下的集束弹药炸死、炸伤。这些只不过是令人悲痛的长长名单中的少数几个。

拉克说:“问题是,仅仅只是告诫人们远离地雷或战争遗留爆炸物,因为它们很危险,并不足以防止人们被炸死或炸伤。实际上,许多人为了满足基本的生存需要而不得不冒险:去取水、去种地、去市场、去上学等等。”

拉克坚持认为,武器污染只应被视为武装冲突期间或结束之后容易给人们造成伤害的众多原因之一。他说:“这方面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要做的工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并非一个反地雷行动组织,它的使命是保护平民免受武装冲突影响,其中也包括了武器污染问题。”

在过去10年中,通过向受难者提供救护和援助,推广《渥太华公约》和《常规武器公约》等国际准则,并开展预防伤害和减轻社会经济影响等活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成为国际反地雷行动领域的主要参与者。

为了在此基础上获得进一步的发展,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指导委员会于2005年通过了一个有关预防性反地雷行动的新行动框架。

拉克说:“我们通常所说的反地雷行动并非单独的行动。新框架的目的是提供一种简单、灵活且着眼于解决问题的工作方式,以便将专业的反地雷行动技能整合到方方面面的工作中去。”

根据具体情况,这些部门可包括水与居住环境、经济安全、合作、交流、保护以及法律等。

在有些情况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可能必须调查并清除对生命以及基础设施直接的威胁,从而使该组织及运动所开展的相关行动能够继续。2007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瑞典救援服务局和挪威红十字会签署了快速反应协议,使专业人员在接到通知的72小时内就可以到位并接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派遣。

国家红会的优势

除采取直接行动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运动内部处理武器污染问题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因此也有责任确保运动伙伴能够规划和实施活动。该组织理想的工作方式是与国家红会合作在其本国开展工作,因为国家红会了解当地的情况并且拥有地方工作网络,也承诺遵守相同的原则。实际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约90%的武器污染项目是建立在合作与能力建设基础之上的。

凭借其基层网络,国家红会在收集信息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而这些信息是有效应对武器污染所必需的。比如在阿富汗和柬埔寨,国家红会收集了绝大部分的地雷事故相关数据,这使得在这些国家开展工作的反地雷行动组织可以就排雷及其它相关活动做好规划并确定重点。与此同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在适当的时候为有关当局的能力建设提供支持。

鉴于地雷与战争遗留爆炸物常常阻碍人们获取基本用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试图提供一些可以保护民众的安全替代品直至该地区的地雷被彻底清理干净为止。在这方面,国家红会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比如,柬埔寨红十字会与塔吉克斯坦红新月会提供小额补助,以减少由于经济需求而被迫冒险的行为。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运动的支持下,阿塞拜疆和克罗地亚等国的红会已为生活在被污染地区的儿童修建了安全区域。

各国红会也通过其独特的工作网络努力提高人们对危险区域以及低风险行为的意识。安哥拉与哥伦比亚便是国家红会在警惕地雷危险教育中发挥关键作用的两个范例。

拉克说:“各国红会是运动应对武器污染的方式获得长期成功的关键。最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有责任帮助各国红会进行能力建设以应对这一在许多情况下直接威胁工作人员与志愿者生命的问题。”

他进一步表示:“我们希望新的培训课程将有助于形成必要的推动力,以促使武器污染问题在运动内部得到有效整合并成为主流议题。”

除内罗毕一年两次的培训课程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为地区顾问组织快速反应培训和特别课程。

 


阿富汗红新月会志愿者在达库向学生讲授有关地雷及其它爆炸性装置危险性的知识。
©MARKO KOKIC / ICRC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本拉克与内罗毕新的武器污染培训课程的参与者在一起。
©MARKO KOKIC / ICRC

 

 

 

 

 

 

 

 

 

 

 

 

 

 

 

 

 

 


尼加拉瓜,为孩子们开办有关警惕地雷的讲座。
©MARKO KOKIC /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克洛迪娅•麦戈德里克
(Claudia McGoldrick)
克洛迪娅麦戈德里克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日内瓦资深编辑及媒体关系官员。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