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消除禁忌

 
据联合国数据显示,约有1.3亿名妇女和女童接受了切割女性生殖器手术。在非洲、中东和亚洲,每天至少有6000名妇女和女童被切除阴蒂或外生殖器,而手术通常是使用未消毒的刀片。  

自2004年以来,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已经把废除切割女性生殖器的习俗纳入优先工作重点。2008年和2009年,西非和中非各国红会都加大力度提醒人们女性割礼对成千上万名妇女的健康带来的有害影响,这其中包括增加了感染艾滋病的风险。

据估计在喀麦隆每五名妇女中就有一人遭受割礼。以下是《红十字与红新月杂志》对喀麦隆红十字会志愿者保利娜贡乌娜内以及在7岁时就被施以了割礼的法蒂玛玛朱伊妮的采访。

你为什么要参加这场废除切割女性生殖器习俗的运动?
法蒂玛:我想让其他妇女不再遭受我那样的痛苦。我被切除阴蒂时大出血,祖母只得把我送到医院。这之后,伤疤时常令我不舒服。我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分娩持续了4天。我有5个孩子,每一次分娩,伤口都会裂开,痛得要命。

你们如何让人们理解切割女性生殖器做法的危害?
保利娜:法蒂玛是个穆斯林,能说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她来自受切割女性生殖器习俗影响最为严重的地方。当她讲述她的亲身经历以及那之后她的健康状况如何受到损害时,人们都会认真倾听。她是相当有勇气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避讳的话题。

切割女性生殖器习俗禁忌的是什么?
法蒂玛:我的祖母告诉我,如果我不这样做,人们会笑话我,而且我也会嫁不出去的。

保利娜:这种做法会降低女性的性敏感度,这样女人婚外性行为的可能性也会降低,也就保住了家庭的荣誉。

你如何说服人们应当终止切割女性生殖器的做法?
保利娜:我们强调它对健康的影响:妇女如何受到严重的感染以及在分娩过程中可能会失去腹中的孩子。

如何看待那些给人做割礼手术的妇女?
保利娜:我们不会公开指责此类妇女,而是努力帮助她们。她们干这行可以挣很多钱;我们向她们提供小额贷款用以资助其另谋生计。培训她们成为园丁或者助产士,或是教他们养殖家畜、种植庄稼去卖。2007年3月至2008年3月间,已有100名从事此类职业的人接受了我们的帮助。

你们的工作起到了什么作用?
保利娜:我们第一次去这些村子时,被人们赶了出来。男人们对我们想要废止这项传统习俗很生气,并忿忿地辱骂我们。我真不愿意再回去,那儿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因为我没有受过割礼,所以觉得缺乏说服力,开展工作相当的困难。但自从法蒂玛加入我们小组之后,情况就有所改观。人们开始听我们讲话了。当法蒂玛讲到她分娩的艰难时,可以看到人们眼中流露出的同情。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知道了这个做法极为有害,并告诉我们他们不会再让自己的女儿受这个苦了。

法蒂玛:对女人来说,公开谈论这个话题是很困难的。传统女性应该呆在家里养育子女。但我清楚我不想让两个女儿再受我那样的苦。打破这种痛苦和虐待的传统太重要了,而且我也得到了丈夫的全力支持。

克莱尔•杜尔
克莱尔杜尔是驻瑞士的一名自由撰稿人。

在塞内加尔迪阿布戈召开的关于切割女性生殖器的会议。
©REUTERS / FINBARR O’REILLY,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