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格鲁吉亚援助

 
格鲁吉亚最近发生冲突后,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采取了迅速果断的人道应对行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第比利斯和茨欣瓦利的工作人员简要地向我们讲述了对冲突受难者的初期援助工作。  

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茨欣瓦利办事处的雇员,哈姆雷特和阿图尔于8月7日开始进行保安值勤。8月20日,他们看到第一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人道运输物资队进入南奥塞梯,车辆上旗帜飘扬,值勤任务就此结束。战斗期间,他们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办事处的大门敞开,寻求避难的人们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邻居们知道这是红十字的大楼,因为我们在二层阳台上插上了旗帜。”阿图尔回忆道:“近40人在地下室里藏身,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他们都吓坏了,真是胆战心惊。我不断在想‘父母怎么样了’,知道他们在替我担心。交火刚一停歇,我就跑回家,只待了10分钟,又立即返回来。”

蒙面武装人员三次闯入我们的院子,威胁说要洗劫办事处并把它放火烧掉。每次阿图尔和哈姆雷特都说服他们放弃了那种想法。“我们知道紧闭大门、阻止他们进来或以任何方式进行抵抗都无济于事。你知道,我们不能对牛弹琴!拯救办事处并让那些把自己托付给我们的人幸免于难的唯一办法就是劝入侵者相信:红十字是一个人道组织,它旨在对人们进行援助,并不参与政治。我们很幸运: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但他们真被我们说服了。”

8月20日战斗终于平息下来。阿图尔和哈姆雷特回忆道:“人们可以离开避难所了。邻居邀请我们去吃饭喝啤酒。我们那时才意识到战争结束了。”

从第比利斯寻人

危机之初,22岁的皮克里亚·贾瓦什维利听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保护工作组正在招募讲英语的一线工作人员。贾瓦什维利学过国际人道法,了解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她给朋友妮诺·别里阿尼泽打了电话。20岁的别里阿尼泽回忆道:“每天只是盯着电视看周围发生的事儿,不能帮上任何忙,我早就不耐烦了。”

两个女孩都发出了工作申请,几天后就被录用了。

25岁的莱拉·拉济什维利也是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这一职位的。她说:“我想去亲眼看看所发生的一切。”整个小组还包括25岁的医学生克季·齐齐纳泽和23岁的塔马·克瓦拉茨赫利亚。

这些姑娘们的主要工作是应对茨欣瓦利保护工作组发出的请求,帮助寻找住在南奥塞梯的弱势人群、老人及生病村民的亲属。战争伊始他们年轻的亲属逃往哥里或第比利斯,这些人于是被迫与亲人分离。然后她们还要帮助家庭成员重聚。

这项工作具有侦探小说的所有特点。别里阿尼泽对其中一个案例记忆犹新:“我帮助茨欣瓦利外一个村子中卧床不起的老太太寻找女儿,在第比利斯找到了她的女儿,但她还以为母亲已经死了。当我告诉她我们已经找到她母亲时,她向我询问各种各样的问题。她无法相信那真是她的母亲,但千真万确。我们在这个代表处帮她们重聚了,我永远都无法忘记当时那姑娘脸上呈现出的喜悦。”

阿纳斯塔西娅·伊修克(ICRC茨欣瓦利代表处),杰西卡•巴里
(ICRC第比利斯代表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放了卫生用品、厨具、床单及其他生活用品。
©ANASTASIA ISSYUK / ICRC

 

 

 

 

 

 

 

 

广泛的支持

从一开始,格鲁吉亚红十字会就为流离失所者发放紧急援助物资,组织人们献血并提供心理支持。与此同时,俄罗斯红十字会为逃离南奥塞梯的人提供了卫生用品、毯子、衣物及其他援助,照顾数百名无人陪伴的儿童,提供心理支持并开始进行筹款活动。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8

版权声明